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 牧神記最新章節列表> 第六章 小不點兒,死
《牧神記》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刀之后立刻與馬爺練拳,然后蒙上眼睛與瞎子比棍,之后又去和瘸子學腿功,再去鐵匠那里拿著百十斤的大錘打鐵。如此高強度的訓練,他只是稍稍呼吸吐納,修煉所謂的“霸體三丹功”,不過片刻便又神采奕奕,精神百倍! “霸體三丹功”的效果,讓村長也是嚇了一跳,讓藥師暗暗檢查他的身體,免得他因為太亢奮給身體留下隱患。 藥師檢查之后,面色古怪道:“不是亢奮,也沒有隱患,而是他的元氣就是這么強,已經開始提升他的身體素質了。” 村長也是懵了,饒他曾經叱咤風云見多識廣,也沒有見過秦牧這樣的情況,竟然將最......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難道她是用這道細線操控這口劍?只是這么細的線,她是如何做到讓劍轉向的?”

    秦牧來不及想出其中的奧妙,立刻飛奔而去,只聽咄的一聲,那口劍與他擦身而過,刺入一株大樹之中,深入樹身。

    那口劍仿佛活物般,在樹身中跳動兩下,沒能從樹身中拔出,隨即那女子飄然而至,纖細手掌握住劍柄,將寶劍從樹身中抽出,懊惱道:“我的白虎真元還是不夠強,無法做到如臂使指……”

    “晴師妹,你能夠以真元化作細絲,御劍殺敵,已經很了不起了。”

    與她一起踏波而行的那個男子來到她身邊,柔聲笑道:“你欠缺的并非是修為,而是火候,這次師父帶著我們來到大墟歷練,便是讓我們補上這個弱點。以往我們自顧自修煉,缺乏實戰,而現在這個小魔崽子就是我們的實戰機會,你很快便可以掌握以氣御劍。”

    另外三個少年趕至,其中一位少年笑道:“這小魔崽子變化成鹿,鹿本來便十分敏捷,所以能夠躲過師姐的御劍。”

    那位晴師姐精神大震,繼續御劍向秦牧刺去,嬌笑道:“曲師兄,你先不要出手,留下這小魔崽子給師妹練練劍。”

    曲師兄便是與她一起踏波而行的年輕男子,聞言點頭,笑道:“三位師弟,咱們一起欣賞晴師妹的劍法如何。”

    秦牧全力躲避背后飛來的劍光,心中不解:“以氣御劍?難道那女子手中的絲線不是真正的絲線,而是她的元氣?元氣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操控寶劍?我能不能做到?”

    他跟隨屠夫學習殺豬刀,屠夫只教他雙手控刀,卻從未教他用元氣控刀,他對這方面一無所知。

    看到那位晴師姐以氣御劍,秦牧也動了心思,既然可以以氣御劍,是否可以用元氣駕馭其他東西?

    不過那位晴師姐再次御劍追殺,讓他來不及琢磨。而且他現在被司婆婆變成了一只麋鹿,手腳不便,體內的元氣也陷入死寂,不如平常時期活潑。

    嗤——

    劍光閃動,從后方襲來,從秦牧背上劃過,秦牧只覺背上一涼,接著火辣辣的疼痛傳來,心知被那位晴師姐的劍傷到了背部。

    “糟了,麋鹿雖快,但畢竟不如真正的身體靈活,我被婆婆變成了鹿,再受了傷,恐怕在劫難逃了……”

    他剛剛想到這里,突然只覺自己的嘴巴裂開了。

    這并非是真正的裂開,而是鹿皮的嘴巴部位從他身上脫開了!

    秦牧立刻想到司婆婆讓自己快跑的時候,悄悄從“他”眉心取下一根針,這根針,正是定住天魂的那根!

    很快,他的腦袋與鹿皮分開。

    后方劍氣破空,嗤嗤有聲,向他斬下,秦牧奮力向前沖去,整個人從鹿皮中沖出,連翻帶滾,跌倒十余丈外,隨即縱身而起,撒腿狂奔。

    在他身后,那鹿皮被那位晴師姐以氣御劍斬得粉碎,劍如飄花,來去如電,顯然這女子追殺秦牧的途中,劍法大進!

    秦牧擺脫鹿皮束縛畢竟還是耽擱了一瞬,一個少年從樹林上空踏葉而行,從天而降落在他前方,擋住去路。

    兩人相距只有兩三丈,兩三丈的距離,瞬息而至,下一刻兩人便會臉對臉!

    秦牧來不及變向,腦中沒有其他任何念頭,身體不由自主的使出瘸子傳授給他的腿功,頭下腳上,腿如旋風般掃出!

    “青龍臂!”

    那個少年要比秦牧年長幾歲,露出譏諷的笑容,雙手封擋,兩條手臂散發出一道道青蒙蒙的光芒,布滿龍鱗的龍爪從雙手皮膚上浮現出來,緊接著秦牧的腿與他的手臂碰撞,叮叮兩聲鋼鐵撞擊聲傳來,那少年臉上的笑容還未消失,便悶哼一聲,立足不穩,被掃得不得不退開。

    他的兩條手臂衣衫嘭嘭炸開,兩袖像紙蝶般翻飛,碎屑漫天飛舞,只見他兩條手臂似乎是雕琢著龍爪紋身,龍爪與手臂纏繞。

    不過硬接秦牧兩腿,他的雙臂頃刻間變得又紅又腫。

    “你腿里藏著鐵錠?”

    那少年痛得雙手顫抖,又驚又怒,目光又落在秦牧的腳上:“鞋也是鐵的?”

    秦牧兩手一撐,雙足落地,狂奔而去。

    但這少年的話也提醒了他,他的兩條腿上的確綁著鐵錠。瘸子教他腿功,要求他雙腿必須綁著鐵錠,起臥行走都不能解下,要一直帶著。

    這些日子,瘸子見他身體愈發結實,力氣越來越強,于是在他腿上綁的鐵錠也越來越重。不僅如此,瘸子還要鐵匠啞巴給秦牧打了一雙鐵鞋,增加重量。

    一雙厚底鐵鞋,重達十斤,單腿鐵錠,重達二十斤,秦牧雙腿綁著五十斤的重物!

    瘸子要求他練到感覺不出鐵鞋和鐵錠的重量,才能取下鐵錠,才能將鐵鞋脫掉,秦牧這些日子已經習慣了鐵鞋和鐵錠,剛才撒腿狂奔,也渾然沒有想起來自己居然是負重奔行。

    只是停下脫鞋解綁肯定會被追上,他萬萬不能停下。

    “踏破須彌山!”

    秦牧奔跑之中,突然右足發力,施展出一招踏破須彌山,穿在腳上的鐵鞋厚厚的鞋底被踩得像是泥巴一樣飛濺,鐵鞋四分五裂,碎屑四處崩散。

    與此同時,他小腿肌肉繃緊,一條條腿部肌肉團成團,向外膨脹,將一根根鐵錠崩開,像是一根根利箭咄咄射入四周的樹木中。

    秦牧另一只腳向前跨出,落下,同樣踏破鐵鞋,崩開鐵錠。

    呼——

    他的身體突然一輕,一步跨到樹梢,將他嚇了一跳。

    秦牧光著腳丫,腳尖踩在樹梢上,身體開始向下沉去。

    而在下方,劍光閃閃,從下向上刺來,映入眼簾的是數十個鋒利的劍尖!

    那位晴師姐以氣御劍的手段是越來越厲害了,她并非駕馭數十口劍,而是一口劍抖出數十個劍花!

    秦牧突然想起瘸子的話:“不要去想你腳踩的地方能否承載你的重量,只要你跑得夠快,水就是平地,草就是平地,空氣就是平地,到處都是一片坦途!”

    他腳尖一點,邁步狂奔,背后劍光沖天,將剛才他所站著的那株大樹樹冠切得粉碎!

    兩個少年縱身而起,跳到樹頂,駭然的看著秦牧踩著一株株大樹樹梢,狂風般呼嘯而去,那腳步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這家伙,比我們年紀還要小,速度怎么這么快?他的修為好像……好像比我們還要強一些……”

    兩個少年剛剛想到這里,卻見曲師兄一溜煙般呼嘯而起,向秦牧追去,速度比秦牧還要快。

    “曲師兄不愧是靈胎巔峰的武者,實力比我們強太多了。”

    兩人贊嘆:“曲師兄親自動手,這小魔崽子在劫難逃了。”

    就在此時,山林之間突然升起一個巨大的陰影,一只席子般大小的毛茸茸的巴掌向那曲師兄輪去,一巴掌將身在半空中疾馳的曲師兄抽中!

    曲師兄被抽得陀螺般轉動,向后飛來,轟隆跌落在地,連翻帶滾不知多少周,這才止住,剛剛坐起身來,便哇的吐了口鮮血,厲聲道:“不要過去!那里是魔猿的領地,有一只魔猿住在那里!”

    其他四人連忙停步,只見那山林中的陰影正是一頭大的可怕的黑猩猩,雙目赤紅,獠牙突起,沖著他們雙拳捶胸,聲音如戰鼓轟鳴:“小不點兒!死!”

    而剛剛在前面狂奔的秦牧也被這頭魔猿一巴掌抽落下來,跌落在魔猿的大腳旁邊,一動不動,不知死活。

    晴師姐低聲道:“曲師兄都被這頭魔猿一巴掌重傷,那小魔崽子也被魔猿抽了一巴掌,應該已經死了吧?”

    她話音未落,卻見趴在魔猿旁邊的秦牧悄悄側頭張開眼睛,偷偷打量魔猿,晴師姐嚇了一跳:“這家伙沒死?”

    那頭漆黑的魔猿嘶吼幾聲,見眾人不敢上前,這才作罷,低頭看了看秦牧,伸出兩根指頭將秦牧翻過身來:“小不點兒,死?”

    只見秦牧雙目瞪圓,七竅流血,舌頭都吐在外面,顯然死得不能再死!

    魔猿哼哼兩聲,將秦牧的“尸體”丟在一旁,一屁股坐了下來,拔起一株樹悠閑地吃著樹葉。

    “魔猿這么兇,竟然是吃素的。”秦牧繼續七竅流血,雙目瞪圓,悄悄挪動肩頭向外挪去。

    那魔猿猛地回頭,秦牧的“尸體”紋絲不動,魔猿死死的盯著他,秦牧的“尸體”還是紋絲不動。

    那魔猿探出手指戳了戳“尸體”,發現“尸體”冰涼,已經變得硬邦邦的,很是滿意:“小不點兒,死。”于是不再理會,轉過頭來專心吃樹葉。

    遠處,晴師姐忍不住道:“大個子,小不點兒的尸體這么快就變得硬邦邦的,你不覺得奇怪嗎?”

    那魔猿似乎能聽懂她的話,拍了拍自己的腦門,立刻轉過身來,卻見那小不點兒的“尸體”直挺挺的站了起來,撒腿狂飆而去。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牧神記》之 第六章 小不點兒,死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牧神記》之 第六章 小不點兒,死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宅豬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五人的絲線上,漓江五老頓時被絲線切得粉碎,血肉散落一地! 說來也怪,那絲線竟然沒有沾到任何血跡,反而像是活的一般自動纏繞,縮成一個線團回到籃子里。 司婆婆哼了一聲,咯咯笑道:“死瘸子,你來了多久了?” 在她身后不遠處,瘸子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來,滿臉堆笑道:“剛來,剛來。姐,我啥都沒看到,也沒聽到。” 司婆婆瞥他一眼,笑瞇瞇道:“看到無所謂,只要沒有聽到就好。咱們回村吧。” 瘸子遲疑一下,道:“天魔教主厲天行一輩子英明神武,卻做了一件蠢事,晚年的時候看上了當時最......


    下二章預覽:...,竟然憑借神魔佛三種聲音相互打斗而破壁,他的小小胸膛頓時被巨大的成就感填滿。 不久,秦牧這才安靜下來,心道:“靈胎壁,靈胎神藏,既然是神藏,那里面一定有神留給我的寶貝兒……” 他閉上眼睛,“看”到了眉心間的燦燦金光,他的意識小心翼翼的“進入”這個神秘的神藏,只見靈胎神藏是一個奇異的空間,里面到處都是金燦燦的光芒,像是古老無比的洞天福地。 他的意識潛入,靈胎神藏好像是一片光的海洋,光芒遍地,有如仙境一般,意識被光芒滋潤,很是舒適。 他的意識在這片金光之海中飛行不知多久,始終沒有任何發現。 “不是說是靈胎神藏嗎?怎么里面什么東西也沒有?難道神把給我的寶貝拿走了?” 秦牧納悶,靈胎神藏被打開了,那么神藏何在? 突然,他看到光海中竟然還有一個石像,孤零零的聳立在光海之中,很是突兀。 “靈胎神藏中怎么會有一個石像?難道這就是神藏?” 秦牧詫異,意識圍繞石像飛舞,上下打量,他這才發現怪異之處,石像只是他的錯覺,并非是石頭雕琢。 這“石像”似玉非玉,似石非石,晶瑩剔透,但又給人一種柔軟的感覺。 最為古怪的是,“石像”的模樣兒居然與他......


    下三章預覽:...! 一聲沉悶的巨響傳來,一人一猿被各自的力量彈飛,那魔猿落地,立刻再度沖來,巨大的拳頭破空,轟得空氣震顫不已,一邊移動一邊出拳,空氣被震得嗡嗡作響。 秦牧驚訝,千手佛陀這一招,竟然也被這頭魔猿煉成了! 盡管魔猿施展的千手佛陀還有些生疏,招式的精妙還沒有掌握,但是千手佛陀的神韻它卻已經掌握,再加上這頭異獸力大無窮,千手佛陀在它手中,單純論威力,還在秦牧之上! 魔猿的身體太強大了,壯得不像話,修煉了雷音八式之后,身體更加強壯,每一拳的力量都大得嚇人! 秦牧昨天修為大增......


    下四章預覽:... 魔猿點頭。 秦牧立刻動身回村,沒過多久他便來到殘老村外,遠遠只見兩艘紙船停靠在村門口的空中,紙鶴落在村口的樹下,不過船上和紙鶴上都沒有了人,應該是已經進入村子。 他走入村莊,只見船上發話的那個老者正坐在村長對面,與村長說話,道:“聽聞貴村的司婆婆手藝了得,所以前來,想請婆婆幫忙剪裁幾件衣裳。” 村長道:“敢問要做什么衣裳,尺寸如何?” 那老者道:“要做壽衣,一共九件,就按照你們村里人的身材剪裁吧。我還聽說馬爺的木工很不錯,還要勞煩馬爺幫忙做九口棺材,棺材的長短,也......


    下五章預覽:...隊從外界運到鑲龍城,然后大墟的居民用奇珍異寶和獸皮去換,完全可以說鹽巴比金子還貴。 司婆婆每次都是拉著一車的寶物,帶著幾頭牲口前往鑲龍城,賣掉牲口和寶物,才能換來一些油鹽醬醋。 藥師上前,為秦牧上藥,包扎他手上的傷,搖頭道:“空手抓劍,你的元氣還沒有強到那等程度,下次別逞強。” 秦牧只覺手心涼涼的麻麻的,感覺不到疼痛,道:“我的控劍術不行,做不到漓江派那人那般靈敏,我感覺到自己有一身力氣,卻無法打出去。” “很正常。屠夫這廝的控劍術太差,教不了你。” 藥師笑瞇瞇道......


    下六章預覽:...觀心,似乎入定下來,對臺上的勝負毫不放在心上。 擂臺上,明心高高瘦瘦的身體隱隱浮現出金光,這小和尚竟然給人一種他是一尊佛陀的感覺,神圣,莊嚴,廣大,帶給人無以倫比的心靈壓迫! 擂臺下,聚集了各個村子的男女老幼,都被吸引過來,原本人聲鼎沸,而此刻明心體表散發金光,立刻讓所有聲音突然齊齊消失,鴉雀無聲。 他們幾乎在同一時間閉上嘴巴,有如遭到當頭棒喝一般! 這便是佛門的心法,如來大乘經。 這門心法的修行之路與其他門派的心法不同,走的路子由表及里,表是體表,體如來,里是心,心如來。佛門稱之為體如,心如。 明心盡管只修煉到體如的表層,但是佛相一出,便可以給人當頭棒喝! 司婆婆等人不由又緊張起來,明心還未出手,但這種氣勢便可以先給秦牧一個下馬威,打消他的斗志。 試問,誰敢向佛出手? 但秦牧就敢! 秦牧身與心合,心與意合,意與拳合,拳與氣合,氣與身合,與此同時,他的靈胎與他的身體一起動作起來,身與靈合,施展出九龍馭風雷! 他的步法是瘸子的偷天神腿,速度極快,明心還未眨眼秦牧便已經來到他的身前,明心還未抬手,秦牧這大氣磅礴的一拳便轟擊......


    下七章預覽:... 白狐試了一下,搖頭道:“我沒有聽到神音。” 秦牧皺了皺眉頭,他從前導引元氣來到眉心,便會有神音阻止他破壁,他本以為白狐也會遇到這種情況,沒想到白狐卻說沒有。 “難道是人與狐的靈胎神藏構造不同?” 他沒有多想,繼續講解,沒過多久,便將這一卷古籍講完。這卷古籍中記載的修煉方法確實有獨到之處,不過與秦牧的“霸體”不合,他無法修煉。 白狐聰慧,將書中內容領悟,笑道:“我從前按圖修煉,本以為學會了這本書上記載的東西,沒想到還是練錯了許多地方。多謝公子為我解惑。我叫狐靈兒,敢問公......


    下八章預覽:...珠玄冰封印的幼龍和顧離暖時,司婆婆拍了一下手掌,笑道:“顧離暖這老小子有古怪,那些穿著官服的骷髏,一定是死在他的手中,被他吃掉了!官場中人,一向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你是怎么騙他的?” 狐靈兒聽得佩服不已,這位老婆婆根本不曾親眼所見,僅憑聽聞便做出和秦牧一樣的判斷,難道也是狐貍成精? 秦牧將傳授自己丹心訣說了一番,又取出少保劍。 司婆婆接過查看,贊嘆一番,道:“少保劍的確是天下少有的寶物。延康國傾國之力鍛造十六口一品佩劍,其中有少保劍,太保劍,太傅劍,少傅劍,太師劍,少師劍,三司......


    下九章預覽:...難處,隨便找家**,告訴那里的女子你來找付磬允,便可以找到我了!” 秦牧在下一房的門口靜站片刻,心境這才恢復如常,少年擦去臉上的唇印,走入房中,心道:“難怪瞎爺爺說女人都是妖精變的,親我一下,差點把我的心吸了出來……” 這間房中是個女肉販子,面帶兇相,比屠夫還要兇惡幾分,手里拎著一口殺豬刀,正在嗤嗤的磨刀,嘴里叼著一根剔牙的骨刺。 秦牧剛剛走入房中,那女肉販子一言不發,直接持刀殺來,刀光傾瀉,小小的房間掀起狂風,每一刀都是開膛破肚的狠辣招式,毫不留情! 秦牧急忙拔刀便擋,......


    下十章預覽:...。” 秦飛月冷哼一聲,淡然道:“欺騙朝廷命官,謀奪朝廷命官的寶物,你可知道是多大的罪?” “大墟中沒有朝廷。” 秦牧不解道:“無法無天的地方,誰能給我定罪?” “你有恃無恐,看來是有所依仗。” 秦飛月看向江邊,瞳孔驟縮,沉聲道:“晚輩延康國師弟子秦飛月,延康國正四品忠武將軍,江邊的前輩如何稱呼?” 瞎子拄著竹杖,笑呵呵道:“一個瞎子而已,還能怎么稱呼?老殘廢罷了。” 秦飛月面色一沉,四下打量,瞥見殘老村,微笑道:“三年前,我延康國的南疆五苗府府牧沐悲風率領眾多漓江劍派好手進入大墟,據說是來尋仇,后來江下有人尋到了他和漓江劍派高手的尸體。我親自檢查過沐悲風等人的尸身,是被槍刺死,但是殺他的人用的不是槍,而是一根竹杖。前輩,你也用竹杖?” 瞎子手中拄著竹杖,笑瞇瞇道:“瞎子不用竹杖,還能用什么?這竹杖是探路用的,免得眼瞎不認得路,踢到硬石頭就不好了。” 秦飛月聽他話中有話,愈發肯定自己的猜測,冷笑道:“前輩,沐悲風應該就是死在附近吧?當時前輩是否看到了什么?” 瞎子蕭索道:“我是瞎子,能夠看到什么?小將軍說笑了。沐悲風的名字我也......


    本章精要    “難道她是用這道細線操控這口劍?只是這么細的線,她是如何做到讓劍轉向的?”

        秦牧來不及想出其中的奧妙,立刻飛奔而去,只聽咄的一聲,那口劍與他擦身而過,刺入一株大樹之中,深入樹身。

        那口劍仿佛活物般,在樹身中跳動兩下,沒能從樹身中拔出,隨即那女子飄然而至,纖細手掌握住劍柄,將寶劍從樹身中抽出,懊惱道:“我的白虎真元還是不夠強,無法做到如臂使指……”

        “晴師妹,你能夠以真元化作細絲,御劍殺敵,已經很了不起了。”

        與她一起踏波而行的那個男子來到她身邊,柔聲笑道:“你欠缺的并非是修為,而是火候,這次師父帶著我們來到大墟歷練,便是讓我們補上這個弱點。以往我們自顧自修煉,缺乏實戰,而現在這個小魔崽子就是我們的實戰機會,你很快便可以掌握以氣御劍。”

        另外三個少年趕至,其中一位少年笑道:“這小魔崽子變化成鹿,鹿本來便十分敏捷,所以能夠躲過師姐的御劍。”

        那位晴師姐精神大震,繼續御劍向秦牧刺去,嬌笑道:“曲師兄,你先不要出手,留下這小魔崽子給師妹練練劍。”

        曲師兄便是與她一起踏波而行的年輕男子,聞言點頭,笑道:“三位師弟,咱們一起欣賞晴師妹的劍法如何。”

        秦牧全力躲避背后飛來的劍光,心中不解:“以氣御劍?難道那女子手中的絲線不是真正的絲線,而是她的元氣?元氣可以做到這種程度,操控寶劍?我能不能做到?”

        他跟隨屠夫學習殺豬刀,屠夫只教他雙手控刀,卻從未教他用元氣控刀,他對這方面一無所知。

        看到那位晴師姐以氣御劍,秦牧也動了心思,既然可以以氣御劍,是否可以用元氣駕馭其他東西?

        不過那位晴師姐再次御劍追殺,讓他來不及琢磨。而且他現在被司婆婆變成了一只麋鹿,手腳不便,體內的元氣也陷入死寂,不如平常時期活潑。

        嗤——

        劍光閃動,從后方襲來,從秦牧背上劃過,秦牧只覺背上一涼,接著火辣辣的疼痛傳來,心知被那位晴師姐的劍傷到了背部。

        “糟了,麋鹿雖快,但畢竟不如真正的身體靈活,我被婆婆變成了鹿,再受了傷,恐怕在劫難逃了……”

        他剛剛想到這里,突然只覺自己的嘴巴裂開了。

        這并非是真正的裂開,而是鹿皮的嘴巴部位從他身上脫開了!

        秦牧立刻想到司婆婆讓自己快跑的時候,悄悄從“他”眉心取下一根針,這根針,正是定住天魂的那根!

        很快,他的腦袋與鹿皮分開。

        后方劍氣破空,嗤嗤有聲,向他斬下,秦牧奮力向前沖去,整個人從鹿皮中沖出,連翻帶滾,跌倒十余丈外,隨即縱身而起,撒腿狂奔。


展開+
展開+
  • 九霄神王

    九霄神王最新章節

        窮碧落,下黃泉,笑問蒼天可有仙。……重睜無波的瞳,剎那青天失色,這一世,九霄之上,諸天在下!
        </p>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九霄神王》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p>

  • 皇后難為

    皇后難為最新章節

        入宮探望姨母,不想竟撞破了驚天秘密,從此被迫為后。
        她賢良淑德,端莊大方,只為穩坐鳳椅,活得自在。
        只是她沒想過,已經成了母儀天下的皇后,她還要經歷那么多酸甜苦楚才能坐穩后位。
        身為皇后,她要賢惠大度,替皇家選秀納美,這是為皇上計!為皇家子嗣計!
        身為皇后,她要冒著被遷怒的危險,勸說皇上雨露均占,這是為妃嬪計!為后宮太平計!
        身為皇后,她要不顧自己安危,堅定不移的站在皇上身邊,這是為江山社稷計!
        身為皇后,她背負著一個秘密,不能對人言,還要裝作一無所知去成全,這是為姨母計!為皇家顏面計!
        可是,她想做一個好皇后,她卻不能為自己計。

  • 冥夫難纏

    冥夫難纏最新章節

        這是一篇男主假裝是一個孩子,賣萌撒潑,死纏爛打,纏著女主,證明自己是堂堂八尺男兒,卻總是被女主笑話他是五歲小屁孩,欺負暴打的文。

  • 龍武帝尊

    龍武帝尊最新章節

        凌云乃神界威震八方的龍武大帝,只差一步便可登臨帝尊、稱霸三界,卻因身懷祖龍至寶,被十方大帝、九天仙尊、五虎神將和冰雪仙尊聯手斬殺,重生在了神武大陸一個九天絕脈的武道廢體身上。重活一世,凌云注定要強勢崛起。煉仙丹、鍛神兵、創靈陣、馭萬獸。破蒼穹,逆乾坤,凌萬天,踏萬界!神擋殺神,佛擋殺佛,轟轟烈烈,再踏巔峰。

  • 星域蒼生

    星域蒼生最新章節

        諸天萬界,星域為尊;殺戮無意,天道有情;蒼生回眸,萬古悲歌;再世為尊,笑盡寰宇。星域至強者林河偶得重寶蒼生珠,被摯友背叛,遭群雄圍殺,身死道消;于幻云大陸重生,成為秦云。在黑暗中崛起,以手中之利刃,斬破黎明光輝。笑問諸天萬族,何人敢稱尊?

  • 抓不住的溫柔

    抓不住的溫柔最新章節

        一個月之內,結婚,離婚,再結婚。米小戀都不知道自己是福還是禍。再結婚卻不知道自己的老公是誰。只是晚上會很準時的回來睡她。“榮總,我要辭職!”“可以,你看看合同,把一千萬的違約金付了,你要走我就不攔著你!”工作上還遇到了一個變態的總裁,米小戀覺得自己的生活簡直都是暗無天日。可是事情并不像米小戀想的那樣。

  • 至尊靈皇

    至尊靈皇最新章節

        他是被廢門派廢除修為的廢物,卻偶然在一處絕地中獲得無上至寶紀元之書,成為傳說中的無上體質。從此,腳踏各路天才,力壓各派天嬌,逆神弒仙,成至尊,入長生,踏上了血腥殺戮的皇者之路。

  • 只怪男配太絕色

    只怪男配太絕色最新章節

        身為執行官,顏詩嘉穿梭各大時空世界,修復劇情世界。不僅要維護男女主,拒絕被炮灰,還要攻略到各類男配,他們長得比男主帥,偏偏得不到女主的愛。很容易受到反抗組織投入的病毒侵擾,進化成反派。為維護世界的和平,顏詩嘉走進時空界門,攻略以下人物:防備心爆表的大明星√,傲嬌不講理的妖怪√,乖萌聽話的傀儡√,恐女癥科技天才√……

  • 一品女狀元

    一品女狀元最新章節

        講述學渣蘇小安在穿越后被父親要求去科考,慢慢愛上自家鄰居(才子溫言),結識了一眾好友。在苦逼的科考之路中屢屢遭到陷害,卻在眾人的幫助下一次次化解,更有思春的小郡主誓死要嫁給他,蘇小安表示,男女通吃什么的,是苦不是福啊。

  • 農女王妃桃花多

    農女王妃桃花多最新章節

        一醒來就要被送去冥婚??靠,她要叫這些混蛋知道她的厲害,什么要被送去給王爺≧?≦這一朵又一朵的大桃花可讓她怎么辦ヾ●′?`●?哇~

  • 我的法尸老公

    我的法尸老公最新章節

        姥姥為我訂了冥婚,讓本就是陰命的我,從此詭事不斷,走上了一條與常人不同的道路,雖然在“法尸”老公的幫助下一次次的擺脫困境,只是誰又受得了夜夜與鬼物相守,為了“自保”我開始學習法術······

  • 傲世傻爺:美人斯容

    傲世傻爺:美人斯容最新章節

        生前,她是高傲盤旋的飛燕,她是虞家的耀眼明珠,她的郎人,觸手可及,高居廟堂之上。一朝家族覆滅,命運沉浮似浮萍。生后,她嫁入慕家,飽受凌辱,她恨他入骨,他卻深陷她心,欲罷不能,只能緊步相逼。深宮荒誕冰涼,誰蠱惑誰救贖,顛沛流離的回憶、是是非非的摧殘,她如何書寫命運的長書?為何……上蒼不再多一點的憐憫,卻讓她成為傻王爺的妃?“娘子,我冷。”男人神色曖昧,擁住女人薄唇輕貼,呵氣成蘭。冷啊……那衣服怎么一件件都飛了?“娘子,我餓了。”男人俯身輕啄,神色曖昧,唇中漾起邪魅的笑,將女人圈入懷中。餓了……那忍著吧。“娘子……”“又要干什么?”男人欺上身,箍住小臂,目光緊逼。“跟我……造小人。”造小人……再造個傻王爺?!

  • 錦繡田園之農女要翻身

    錦繡田園之農女要翻身最新章節

        蘇文錦本是支援抗災的緊急救援,結果人還沒到就被埋進了泥石流。她從現代軍醫轉眼變成大越國的一個小農女,關鍵還是窮的揭不開鍋的那種……沒飯吃?且看她如何利用大自然資源填肚子!沒錢花?且看她如何一雙素手賺金銀!沒男人?且看她……“呸,哪個不長眼的說我沒男人,沒看見我“妻妾”成群嗎?”“娘子何時“妻妾”成群?為夫怎么不知?”蘇文錦的話還沒噴完,就被人從后面攔腰抱起。

  • 冰魂王座

    冰魂王座最新章節

        他的靈魂被封印于邪惡神器之中,從此不見天日。
        直到有一天,他以冰魂之體重生。

  • 一品田園美廚娘

    一品田園美廚娘最新章節

        一覺睡醒慘遭穿越,釀酒世家繼承人秒變啞巴。奇葩親戚層出不窮,栽贓陷害要她命莫名其妙救個男人卻是青樓老板,還死纏爛打對她投懷送抱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神魂丹帝

免費無彈窗:幻里·幻旅(暫名)無彈窗我的絕色美女房客無彈窗總裁寵妻請溫柔無彈窗如果女兒從未來趕過來并告知我毀滅了世界的話無彈窗

全文閱讀:堆庫存底,草稿區。全文閱讀情不由己:總裁大人離婚吧全文閱讀逆天全文閱讀蠱毒天尊全文閱讀殄官賜福全文閱讀糟糕,被龍潛規則了全文閱讀毒妃壓寨:王爺,劫個色!全文閱讀顏式甜寵:總裁調教小嬌妻全文閱讀無敵煉藥師全文閱讀

牧神記最新章節- 牧神記全文閱讀- 牧神記txt下載- 牧神記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六章 小不點兒,死】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牧神記】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牧神記》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