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三章:今夜有鬼(3)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個心安。 一個掛墜飾物而已,我不當事,但是考慮到這事情是我奶奶臨終前一直囑咐的,每年到這個時候,我都會乖乖回去,讓我爺爺拿著墜子念叨一會,順便拜祭一下奶奶。 但是今年,我沒回去。這個生日,我是在城里過的。 那天,上班的時候,我坐在辦公室,翻一下桌面上的日歷,心里劃算了下時間,然后扭頭看向我身后坐著的耗子,問他:“朗姐走了沒?” 耗子是我一朋友,也是我的同事;朗姐是我們廣告公司的經理。 “朗姐?”見我問他,耗子探起身,朝著經理辦公室半掩著的房門望去,看了一眼,說:“......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啊呸!”

    聽老劉這么說,我趕緊扭過頭,一口將嘴里的東西吐出來。

    我一抹嘴,尷尬著笑:“沒看清,沒看清!我說這口感怎么這么渣呢,光顧著看你了!”一邊笑,我一邊繼續盯著李曉雪看。

    “呵呵……呵呵呵……”李曉雪笑得挺僵硬,嬌羞地一扭頭:“你別老這么盯著我看,怪嚇人的。”她把紙抽盒子往我眼前送送:“要不你再吃一張。”

    “不吃了!不吃了!”我說:“吃不慣!留著給耗子吃。”

    李曉雪被我盯著看,招架不住我熱情洋溢的眼神,臉紅到脖頸。

    她扭捏一下,站起身:“吃蛋糕啊!我去拿!”然后踏著小高跟跑到那邊桌子,開始拆蛋糕盒子。

    耗子戳我一下:“陳哥,你自然點!”

    有了一個美妙的開場,這后面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我不再那么拘謹,點了蠟燭許了愿,然后開始切蛋糕,后面朗姐又帶頭領了一杯祝福酒,然后我拽著耗子和老劉一直喝,到了半宿。

    出了酒店大門,朗姐把車開過來。

    我剛要抬腳上車,朗姐笑盈盈地把我推了下來:“老劉和耗子跟我順路,我把他倆送回去,小陳啊,你送曉雪回去。”

    朗姐家不是在北邊嗎,老劉家朝南走,耗子家要走西邊那條路啊……我還想問,朗姐一腳踩在我腳背上:“小陳啊,你把曉雪送回去啊,我們呢,就先走了。”

    我清醒過來。

    這是朗姐給我們倆創造獨處的機會啊!

    看著朗姐的小轎車絕塵而去,我靠近李曉雪,樂呵呵地繼續笑:“嘿嘿嘿,那啥,我送你回去啊。”

    李曉雪含蓄地點點頭,然后我倆沿著路邊走。

    她家住在建設新區那片,沿著這條主干道一直走就到。那地方是前幾年新起的樓盤,位置不算偏,環境也不錯。當初建設的時候,那老總拿著大喇叭站在臺子上吆喝,說那里的房子好,建了樓,還要再建商業一條街,再建個新公園。

    不過當初吆喝的挺好,前兩年樓盤起來了,但是后面那片——原來規劃要建設商業街和公園的地方,不知道為什么停了工,成了一片荒地。幾年了都沒動靜,讓在那里買了房的人挺氣憤。

    我把她送到了她們家樓下。

    李曉雪停住腳,站在樓道口,小臉紅撲撲地問我:“你……你不想說點什么嗎?”

    “哦!”我說:“那我走了啊!”

    李曉雪一跺腳:“不是這個!”

    我又說:“你早點睡?”

    她挺生氣地看著我:“哎呀!你腦子被驢踢了啊!平時看起來挺精明的,這時候,你怎么這么笨?!”

    我沉默一下,她居然還知道這事。

    “算啦!”她一扭頭上了樓:“你還要坐車,早點回去吧。”

    “哦。”

    見她上了樓,我也轉身往回走,沒走兩步,她又噔噔噔地從樓梯上下來,喊我說:“哎!你先等會!”

    我詫異道:“怎么了?”

    曉雪說:“你走的時候順著原路回去,別走后面繞近路,尤其是不能走過了那些樹的界限……”停頓一下,她又小聲說:“我聽人說,后面那片地……好像鬧鬼……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你別走后面……”

    我借著月光望向她說的那片地方,離著她們小區的鐵欄桿外墻挺遠,那邊栽了一溜的樹。

    我滿口應下來,她沒好氣地又瞪我一眼,噔噔噔地上了樓。

    出了小區這當,我手機響了,我拿出來一看,頓時出了一頭汗——我爸打來的!

    我說了,我們家的情況比較特殊,首先我有一個在村里當陰陽先生的爺爺,用老爺子自己的話說,他很厲害!不過我不信這些個陰陽術,沒覺得老爺子哪厲害了,反而覺得我爸更厲害——他是武術教練,小時候揍我的時候,練了一身的本事!

    我趕緊接了電話:“爸,啥事啊?”

    “你爺爺說你沒回去。”我爸在那頭張口就罵:“小兔崽子,翅膀硬了啊?老子的話都不聽了?你在哪鬼混呢?”

    我爺爺太壞了!還打我小報告!

    我編個理由說:“我……我這公司里不是有點事嘛!耽擱了,車票都買好了,我這就準備上車了!”

    我爸喘著大氣繼續罵:“趕緊回去!你爺爺都在家等你一天了!”

    掛了電話,我把手機揣兜里,望望眼前的平坦大馬路,一轉身就朝著那邊空地走,走那地方吧,離著火車站近。

    我握緊了褲兜里的車票,一路小跑就過去了。

    這邊栽的是一排柳樹,柳樹條隨風搖擺。

    曉雪跟我說這里鬧鬼。

    所以我用手扶著近前的大柳樹,特意先踮腳瞇著眼睛看了一陣,結果半個鬼影都沒有。

    我放心地穿過了這排柳樹。

    誰知腳剛落地,剛才耳邊還寂寥無聲的,我走過了這排樹的空隙,耳邊忽然有聲音響起來,像是有人唱歌,但是夾在風聲里嗚嗚地聽不清。

    我的心底忽然泛起了一股子寒意。

    誰在唱歌?

    我僵硬地扭著頭,循著聲音去找。

    聲音從南邊來,于是我瞪大眼睛看過去,那邊剛才還什么人沒有,結果突然就多了一圈子的人,看模樣像是幾個大媽,身子都飄飄然地,伴隨耳邊的嘈雜歌聲,這是……

    跳廣場舞的?

    我早就聽說跳廣場舞的大媽了不得,沒想到居然這么厲害,直接霸占了人家的建設區!

    怨不得遲遲不開工。

    這房老板就夠厲害了,隨手一揮,就是好幾車的人來攆人,但是大媽更厲害,房老板都不敢妄動,要不然這些大媽一人摔一下,房老板都得破產!

    眼前的驚奇變化,使我不由得多看了兩眼,渾身都僵住。

    一個胖大媽瞅見我,飄飄然地晃著身姿,隔著老遠沖我喊:“那個小伙子!走錯地兒了!這不是你來的地方!”

    我沖著胖大媽干笑兩下。

    身后的柳樹條子又被風吹得稀里嘩啦動起來。

    我忙回頭抖了個機靈,結果扭回頭再看,那群大媽又消失了,只剩下耳畔嘈雜的風聲。

    我呆住了。

    剛才明明沒人,然后明明又見她們在眼前扭來晃去,一小會功夫,大媽們收拾完東西又走了?

    見鬼了?

    我又仔細想想,這似乎也沒什么不對的,都半夜了還不趕緊回家,跳廣場舞也不能這么折騰人,沒什么好驚訝的,中國大媽們一向都很神,練一身來無影去無蹤的本事也很正常,大晚上的,自己嚇唬自己干嗎?

    多心了!多心了!

    我想,還是抓緊時間趕路要緊,要不然就我爸那臭脾氣……

    只是這里的風,吹得人太不舒服。

    背脊又是一涼。

    我趕緊扭臉看北邊。

    那邊也有人,似乎還有人擺小攤,我擦著頭上的汗,還是走那邊吧。

    走這邊,最頭上是個老頭,捧著個破茶壺蹲地上,他前面擺兩盆花,見我過來,忙起身招呼道:“小伙子,買盆花啊!”

    這不挺正常的嗎?

    于是我定了定神,蹲下身賞起花來。

    這花我沒見過,徑挺高,不長葉子,頂上一簇艷麗的大紅花,挺討喜。

    我問瘦老頭:“大爺,這什么花?”

    老頭說:“彼岸花。”

    名字挺洋氣的,而且我爺爺喜歡養花,我覺得可以給他捎一盆回去。

    我蹲下身子,掂量掂量花盆,又問他:“多少錢一盆?”

    老頭岔開五個手指頭:“便宜吶!只要五……”他頓了一下,眉毛突然一挑道:“這花,我不能賣給你。”

    怎么又不賣了?我稀奇道:“大爺,可沒你這么做生意的。”

    大爺把花盆從我手里奪回去,然后沖我一個勁的擺手:“小伙子,走吧!走吧!這里不是你來的地方!”

    我笑著道:“那這是誰來的地方?我還不能來了?”

    老頭說:“這里是鬼市!”

    我心里咯噔一下。

    鬼市?那不是文物販子的市場嗎?文物販子的生意競爭挺激烈啊,他們這地下交易,什么時候把市場拓展到我們北河市這個和諧城市來了?

    老頭似乎看透我的心思,板著臉陰陰地說道:“這里是陰陽分界區!是孤魂野鬼的聚集地!”他一指我身后那一排大柳樹:“那排柳樹,就是分界點,那一邊,才是你應該去的地方!”

    “大爺,這種故事我爺爺給我講的多了,我從小就不信!”我笑道:“我信你啊,那就有鬼了!”

    老頭不死心,還想說什么,但是末了一搖頭:“算了,算了,你能看到鬼市,要么是會些通靈手段,要么就是陰氣纏體,活不長了。”他嘆了長長一口氣:“唉,小伙子,你命不好啊,這地方,你來了就走不了了,你跑不出去了,你可別回頭……”

    于是我扭頭看身后。

    幾個人瞪著眼珠子盯著我看,有男的也有女的。

    那眼神挺狠,就像是一幫窮兇極惡之徒看向一個手足無措的帥小伙似的,我長這么大,還從未見過如此犀利的眼神。

    一個男人擦著嘴角口水,對旁邊人說:“是活人!而且快沒人氣了!”

    長發遮住臉的白衣女人問:“他還有多少陽氣?”

    我皺著眉頭繼續看。

    奇怪的是我被他們盯著看還沒說什么,眼睛剛瞄了兩下,這女的先怒了:“臭流氓!真不要臉!你往哪看!”說著話,她伸手捂著胸:“呸呸呸!臭流氓!”

    “有毛病?”我說,“你們盯著我看干嘛,沒看過帥小伙?!”

    那男的扭頭問女人:“帥小伙?在哪里?”

    女人道:“呸!這人臉皮真厚,也不照照鏡子!”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三章:今夜有鬼(3)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三章:今夜有鬼(3)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真到了講道理的時候,我卻發現根本不好使,我把我爸成功說服了——他說不過我,于是揍了我一頓。 從那以后,我就清楚的意識到,講道理也得分人分時候,就拿眼前的這個老大爺來說,他跟我講道理,那是為了騙我錢,所以我不能信他。 我推開他轉身就走。 老大爺還不死心,趕緊推著三輪車跟上我,繼續在我耳邊說服我道:“小伙子,你身上的這人氣實在是太弱了,你可要當心,當心吶!你的人氣虛弱,陰氣就會趁虛而入……” 我摳著耳朵,扭臉看著老大爺童叟無欺的表情,直接告訴了他:“我不信你。” 老......


    下二章預覽:...連綿不絕,奪人魂魄。 “媽呀……” 我松了一口氣,倚著身后一塊墓碑,一屁股坐在地上。 兇險啊! 好好的一個大姑娘,居然是白骨精變的,這真是兇惡無比啊,她二話不說就給了我兩巴掌,聽我那來無影去無蹤的二姐說,我爺爺還想讓我當這個陰陽先生,這要真當了,每天面對這樣一些兇神惡煞的厲鬼,那能有好嗎? 我擦著頭上汗,這當,忽然又聽到身后有鬼罵罵咧咧地喊:“你這人聽不懂鬼話是吧?你丫故意的吧,剛跟你說了,你又把屁股塞我家門上!” 這里還有個惡鬼呢! 我趕緊爬起身來,順著墓碑頂上一下子翻過去跑了,跑兩步回過頭,然后就看見一個鬼站在那個墳堆前面,手里舉著塊磚頭叫罵:“別讓老子再碰見你!” 我一溜煙的跑遠了。 出了墳地。 我又四下觀察好一會,見沒有鬼追過來,也沒有鬼變的大妹子了,先前一直跟著我的那只貓也沒了蹤跡,我心里這才安定下來,找棵樹底下靠著坐。 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聽到水塘子那邊有女人的哭聲,忽長忽短的,很是嚇人,仔細聽了一會,那聲音遠遠地不過來,不知道是水塘子里又鬧什么鬼,這個鬼既然不過來,我也不會閑的再去招那個鬼,心里想著等會回......


    下三章預覽:...。 馬屁精好奇道:“陳先生,你想什么呢?一直傻笑。” 我沖著他一擺手道:“沒事,沒事!” 到村口,進了家門,屋子里亮著燈。 走進門,老爺子正坐在炕頭喝茶,見我回來,頭也不抬地問我:“你去哪了?” 我說:“去城里轉了一下午。” 老爺子皺了皺眉頭,又端起茶杯來。 我對著屋子里四下瞅瞅,沒看見我二姐,大姐這時候在外面沒進來,我沖著老爺子嘿嘿一笑,把頭探過去道:“老爺子!” 我爺爺問:“干嘛?” 我問他:“你這當陰陽先生的,賺錢嗎?” 老頭狐......


    下四章預覽:...在店里待著吧,這幾天事情多,得有人幫著你忙活。”看向二姐,她正坐在沙發上打呵欠,我道:“反正有二姐在這里守著,有事情也不怕。” 馬屁精點點頭。 雖然堂鋪開起來,但是這幾天的生活依舊沒有什么太大的改變,我照常上班,晚上下班的時候來鋪子里溜一圈。 店里生意不溫不火,算下來,剛夠水電雜費,幸虧這還不算人工成本,如果算上人工支出費用,我這鋪子,要賠錢! 我有些坐不住了。 當初是聽大姐說賺錢,我才當上這陰陽先生,開了這間堂鋪。可是這成本拋下去,不見回本,還有要往里繼續貼錢的......


    下五章預覽:...光頭伙計動動嘴,想要罵過來,瘦伙計道:“別理他,當心有詐。”說著話,謹慎望著我手里的包子,猜測道:“他在貓糧里放死老鼠,那包子里說不定被他加了耗子藥……” 我是出于好意問,可是孫掌柜并不領情,把全是貓爪印的胳膊抬到胸前去不讓我看,又冷冷地哼一聲:“囂張。” 大姐抿嘴笑出聲道:“呦,孫掌柜,輸人不輸陣啊。” 孫掌柜回過頭,又上下打量我這大姐。 大姐此刻妖力回來了,孫掌柜瞅一陣,眉頭又是一鎖,鼻子哼出聲來:“呵,原來你也是個百年修為的妖狐,隱藏的夠深的,不過我孫某人,豈是那......


    下六章預覽:...上,這時候的精神狀態明顯不如白天,挺擔憂地看向窗外,他連驚帶嚇的,氣色很不好看,對著外面看一會,把眼睛緩緩閉上。 房間里挺安靜。 大姐掏出個粉色的手機拿著看。 李曉雪坐在一旁看雜志,翻兩頁,她見我坐著挺無聊,又站起身問我:“陳一二,你不吃點什么?我去買點……” 她這么一說,我確實感到有點餓,含糊一聲:“隨便買點吧,吃什么都行。” 李曉雪翻出錢包,又問大姐,大姐搖頭說:“我不吃。” 一會的功夫,她買了些東西回來,大都是從下面商店買的零食。 我接過來,拿出瓶水,擰開喝一口,又掏出袋面包拆開。 醫院里一股子藥味,混雜著消毒水味,太刺激人,即使關著門也聞得到,于是我靠在窗邊,把窗戶打了開。 靠窗邊正吃著,忽然瞥見一個人影。 樓下有個人穿褂子,走起路來不緊不慢,這當,停在窗口正下面,拿著扇子開始扇起風來,像是等待著些什么。 這人是……孫掌柜?! 我有些懷疑。 看著確實像,不過我不太確定這人影到底是不是他,雖然他靠著的窗戶那有燈光透出來,可是看不清臉。 盯著這人看一會,我越來越覺得他像是孫掌柜,畢竟他兩個伙計就在......


    下七章預覽:...得意,沖我揚威道:“呵呵!陳老板,你看我這招式如何?” 說實話,看起來挺唬人的。 不過……我壓根看不懂。 我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該怎么開這個口。 說他這招有氣勢吧,我這個外行還真看不明白;若是說他這招沒氣勢,這看起來倒是有點玄機;倘若明溜溜的說出來我看不懂,又怕被他小看了。 躊躇一下,我只得說:“恩。” “陳老板,你這話什么意思?”孫掌柜瞇起眼睛。 我說:“恩……” 孫掌柜出聲道:“恩?” 我點點頭說:“恩!” “……”這下輪到孫掌柜眨......


    下八章預覽:...去吧……” “別聽他胡說!” 孫掌柜喊道:“李總,這姓陳是想來害你,他故意下毒,又想把我支走,你別聽他的,這人和那纏著你的惡鬼是一伙的!” 李博成說:“啊?” “這怎么可能。”我道,“李總,咱倆無冤無仇的,好端端的,我害你干什么?” 我瞄一眼孫掌柜:“這孫掌柜是自己賺不到錢,他也不想我賺這個錢,你看他現在這樣,自身都難保,哪還有能力護著你?” 李博成繼續看那邊窗戶,語氣堪憂:“這……” 大姐笑盈盈道:“呦,李總,你也看出來,孫掌柜和我們啊,確實有些過節......


    下九章預覽:...陳老板,我們又見面了!” 大姐嗤一聲,懶得看孫掌柜。 我說:“呦!孫掌柜?” 孫掌柜走過來。 這時候有個穿袍子的大妖站在這里,他顯得有恃無恐,背著手靠近我,歪嘴笑:“陳老板,我們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瞄一眼這個病怏怏的人,問一聲:“這個病老頭是你請來的幫手?” 孫掌柜對我這個稱呼似乎很不滿意,當即撇著嘴道一聲:“什么病老頭?這是我們旁門一道的掌教大教主!” 大教主? 我對這個稱呼挺驚奇,又回頭細細打量這個穿袍子的人。 大姐冷言道:“這些旁......


    下十章預覽:...面對我的真身,也都奈何不了我!你這后輩,才丁點的道行,這時候單身匹馬闖進來,實在是唐突啊,依我看,還是將定魂珠送出來,我留你個全尸!” 這話夠囂張的! 我嗤一聲道:“你一個病怏怏的老妖怪,不用想拿話嚇唬我。” 傻鬼盯著馬屁精看看,然后問我:“二老板,不是還有我們倆嗎?他怎么說你是單槍匹馬進來?” 我說:“他不識數!” 馬屁精說:“他不把我們放在眼里。” 傻鬼聽完一嘟嘴:“憑什么不把我們放在眼里啊?” 我看一眼傻鬼,懶得跟他多解釋,隨口說道:“單身匹馬……我是領頭的,孤身一人,就是‘單身’,你和馬屁精是鬼,馬屁精名字有個馬字,那不就是‘馬’?他一句話一下子把我們三個人都概況了。” 傻鬼說:“單身,馬……這不是兩個人嗎?” 我說:“你是中間那個,你是屁。” 傻鬼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回味一下,又說:“那為什么你不是屁?” 我罵道:“你哪那么多廢話?” 這時候,旁門教主聽到我說他,一笑道:“呵呵呵呵,我可不是拿話嚇唬你,只是因為本體消爛,留下的病根而已,但是我的修為,那根本不是你能抗拒得了的!” 他說著話,身遭浮現出......


    本章精要    “啊呸!”

        聽老劉這么說,我趕緊扭過頭,一口將嘴里的東西吐出來。

        我一抹嘴,尷尬著笑:“沒看清,沒看清!我說這口感怎么這么渣呢,光顧著看你了!”一邊笑,我一邊繼續盯著李曉雪看。

        “呵呵……呵呵呵……”李曉雪笑得挺僵硬,嬌羞地一扭頭:“你別老這么盯著我看,怪嚇人的。”她把紙抽盒子往我眼前送送:“要不你再吃一張。”

        “不吃了!不吃了!”我說:“吃不慣!留著給耗子吃。”

        李曉雪被我盯著看,招架不住我熱情洋溢的眼神,臉紅到脖頸。

        她扭捏一下,站起身:“吃蛋糕啊!我去拿!”然后踏著小高跟跑到那邊桌子,開始拆蛋糕盒子。

        耗子戳我一下:“陳哥,你自然點!”

        有了一個美妙的開場,這后面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我不再那么拘謹,點了蠟燭許了愿,然后開始切蛋糕,后面朗姐又帶頭領了一杯祝福酒,然后我拽著耗子和老劉一直喝,到了半宿。

        出了酒店大門,朗姐把車開過來。

        我剛要抬腳上車,朗姐笑盈盈地把我推了下來:“老劉和耗子跟我順路,我把他倆送回去,小陳啊,你送曉雪回去。”

        朗姐家不是在北邊嗎,老劉家朝南走,耗子家要走西邊那條路啊……我還想問,朗姐一腳踩在我腳背上:“小陳啊,你把曉雪送回去啊,我們呢,就先走了。”

        我清醒過來。

        這是朗姐給我們倆創造獨處的機會啊!

        看著朗姐的小轎車絕塵而去,我靠近李曉雪,樂呵呵地繼續笑:“嘿嘿嘿,那啥,我送你回去啊。”

        李曉雪含蓄地點點頭,然后我倆沿著路邊走。

        她家住在建設新區那片,沿著這條主干道一直走就到。那地方是前幾年新起的樓盤,位置不算偏,環境也不錯。當初建設的時候,那老總拿著大喇叭站在臺子上吆喝,說那里的房子好,建了樓,還要再建商業一條街,再建個新公園。

        不過當初吆喝的挺好,前兩年樓盤起來了,但是后面那片——原來規劃要建設商業街和公園的地方,不知道為什么停了工,成了一片荒地。幾年了都沒動靜,讓在那里買了房的人挺氣憤。

        我把她送到了她們家樓下。

        李曉雪停住腳,站在樓道口,小臉紅撲撲地問我:“你……你不想說點什么嗎?”

        “哦!”我說:“那我走了啊!”

        李曉雪一跺腳:“不是這個!”

        我又說:“你早點睡?”

        她挺生氣地看著我:“哎呀!你腦子被驢踢了啊!平時看起來挺精明的,這時候,你怎么這么笨?!”

        我沉默一下,她居然還知道這事。

        “算啦!”她一扭頭上了樓:“你還要坐車,早點回去吧。”

        “哦。”

        見她上了樓,我也轉身往


展開+
展開+
  • 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

    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最新章節

        伴隨著魂導科技的進步,斗羅大陸上的人類征服了海洋,又發現了兩片大陸。魂獸也隨著人類魂師的獵殺無度走向滅亡,沉睡無數年的魂獸之王在星斗大森林最后的凈土蘇醒,它要帶領僅存的族人,向人類復仇!唐舞麟立志要成為一名強大的魂師,可當武魂覺醒時,蘇醒的,卻是……曠世之才,龍王之爭,我們的龍王傳說,將由此開始。最新章節更新地址::///s20599/js330

  • 無酒尋月(散花集)

    無酒尋月(散花集)最新章節

        散花集,顧名思義。
        乃將平日偶作寫錄,不分類別,亦不拘格。

  • 小品文章-「男孩與女孩」

    小品文章-「男孩與女孩」最新章節

        這天,男孩與女孩相遇。
        女孩已占據男孩心中的一部分。
        這天,女孩與男孩相遇。
        男孩已經悄悄的住在女孩心中。
        如果說,
        這是上天給我們的一點點小玩笑,
        我們可能玩不起----
        *-------------*
        有天突然有靈感隨手寫寫的文章
        是一篇短篇的文章!
        很簡單的那男孩和那女孩
        有些地方很不順的請多多指教  >"<!
        如果想看原本文章,請按下它吧!
        黑夜不懂白天的話"’http://www.wretch.cc/blog/susanyeh1

  • 混亂學員第二彈

    混亂學員第二彈最新章節

        ㄒ√ㄒ
        嘻嘻!我很喜歡這本書所以我想寫寫他的後續發展
        寫的不好的話可以跟我講
        有什麼指定的文章可以叫我寫寫看

  • 黃沙之傳

    黃沙之傳最新章節

        完稿於於2008/5/7
        準備修搞中∧∧b
        這點就只好請各位看的時候先忽略了||  b
        不過還是先放上來讓大家看看了
        ***
        作品介紹的話──
        她發現,曾經呼風喚雨的自己在這兒什麼也不是
        他發現,自己在這群人面前顯示出自己的所有弱點
        她要求,許許多多的真像
        他看見,自己成長環境中的諸多謊言

  • 霸道老公任性寵

    霸道老公任性寵最新章節

        母親病重,為了籌錢,她只好賣掉傳家寶。

  • 獨家蜜愛:晚安,莫先生!

    獨家蜜愛:晚安,莫先生!最新章節

        “莫太太,蜜月期,你確定要把老公關在外面?”新婚第二夜,某男手拿鑰匙打開緊鎖的房門。rn“莫先生,休息一夜,再戰如何?”某女拉過被子將自己裹成粽子。rn某男搖頭,順便堵上她的嘴:“不行,說好的夜夜當新娘呢?”rn某女哀嚎,寶寶很困,寶寶腰酸,寶寶傷不起啊!rn被心愛的男人劈腿,打擊,事業下滑。rn莫逸塵,錦城最神秘,最權利滔天,最俊美無鑄的男人,他對許傾傾說:“嫁我,你失去的,我全替你討回!”

  • 不滅陽帝

    不滅陽帝最新章節

        九大大帝之一陽帝葉天辰,千年前遭徒弟背叛最終隕落。千年后,葉天辰重生于同樣遭人背叛,最終淪為廢人的天才少年身上。卻現滄海桑田人事全非,曾經背叛自己的徒弟,已然成為浩瀚界唯一主宰!帝者歸來,橫掃八荒,踏上復仇之路──戰天驕,破圣院,斬神主!ps:不滅陽帝書友群,群號:3978517oo

  • 重返三百年

    重返三百年最新章節

        當寧葉白發蒼蒼,滄桑面容,耗盡壽元,親手將自己埋進古棺。  當身軀陷入無盡黑暗之后,他再度睜開雙眼卻是一夢回到了三百年前。  那時候這個大時代還未開啟,那時候曾經為他而死的人兒卻還依然面容猶存,這對于他而言卻是最好的時代。  萬界破滅,位面爭渡,不進則退,曾經耳熟能詳的仙武,玄幻位面爭渡融合,只為萬界歸一之際占據霸主之位。  萬族爭霸,天驕之戰,無數氣運之子隕落其中,重來一世的寧葉卻是想要帶著末法時代的位面逆流而上,進擊一個個位面。  建最強宗門,鑄無上運朝,開辟至高圣地,這一世,我寧葉,只愿君臨天下。

  • 總裁令:老婆乖乖入懷

    總裁令:老婆乖乖入懷最新章節

        她是最優秀的克隆人,卻莫名成為別人的替身。為了報復,他用一紙合約將她囚禁,直至將她傷得體無完膚,他才知道自己認錯了人……

  • 大明帝國

    大明帝國最新章節

        當年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 帶著聯盟大招系統去修仙

    帶著聯盟大招系統去修仙最新章節

        上百英雄的終極技能,盡數化作手中的仙術。

  • 重生之我是阿斗

    重生之我是阿斗最新章節

        誰說阿斗是扶不起的?我還需要人扶嗎?我被譽為三國時期第一博學多才之人,諸葛亮、司馬懿都對我贊譽有加。什么?木牛流馬?那是什么原始人用的破爛,我九年義務教育加3年高中加4年大學,怎么也懂一點機械知識吧,隨便拿點出來就秒殺諸葛亮、馬均啦。什么?諸葛弩?都什么年代了,還用冷兵器,我造不出TNT,黑火藥、硝酸甘油還是很簡單的吧。可惜出生得太晚了,大喬、小喬、甄宓、蔡文姬都成了中年大嬸,著名美女沒見著,沒關系,四川自古出美女啊,四川妹子皮膚好啊,還愁沒美女么?名將?我有子龍叔叔我怕誰?誰敢在我面前自認名將我上前就是一槍。曹家人說:我有猛將。我說:我有槍。陸遜說:我會偷襲。我說:我有槍。司馬懿說:我詭計多端。我說:我有槍。鄧艾說:我會奇襲。我說:我有槍。大家都說,能不能不要提

  • 帥小子,別想逃:飆車女霸王

    帥小子,別想逃:飆車女霸王最新章節

        “轟!”車摔落地面,爆炸。我抬頭,只見他溫柔地笑著,緊緊地摟著我。我們終于被拉上了“陸地”,雙腳著地的一刻,才感到心臟猛烈的跳動,全身已被冷汗浸漬,四肢顫抖無法克制。“你……輸了?”我不安地問。他輕輕地吻住我:“對,輸給你了……”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九古龍帝無彈窗邪王纏上身:王妃休想逃無彈窗絕版校草,請小心!無彈窗農門醫女逆襲記無彈窗

全文閱讀:異劍 (重寫)全文閱讀仙妻入懷:總裁今夜吃定你全文閱讀撩妻狂魔:總裁老公難招架全文閱讀龍牙兵王全文閱讀花都最強醫仙全文閱讀至尊狂醫全文閱讀夜夜笙歌,總裁太強勢全文閱讀妖妃御邪王全文閱讀強婚奪愛:首席的秘寵嬌妻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三章:今夜有鬼(3)】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