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十五章:狐與貍貓(7)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拽了出來。 我往地上一坐,所有的人、妖、鬼都看我。 戲臺子的老班主是個成了精的老黃仙,身上的皮毛都變成雪白色。 他這時候站我身前,小眼睛一瞇,沖著我一笑:“小伙子,你這是演什么節目呢?”他伸爪子指指自家的戲臺子:“年輕人,這么會表演,上去唱兩段?” 趙叔在一旁沖我樂呵呵的笑,我眼睛掃過老黃仙的臉,然后又細細的掃過在場的每一個鬼的臉,心中駭然,連連搖著頭道:“不唱,我不唱……”說著話,我又爬起身,然后隨便選了個方向就奔了出去。 跑的那一剎那,我隱約聽到趙叔在后面喊我......


    上二章提要:...看,還能打游戲!沒見過吧?全觸屏的!” 周圍的眼光刷刷看過來。 從小到大,我還是頭一遭被這么多目光注視著,還偏偏是一圈鬼圍著看,我這心情可想而知。 人家撞鬼大都碰一個,我直接進鬼窩里來了! 我咋就這么倒霉呢?! 想到這,我再次捏緊手里的礦泉水瓶,趕緊胡亂地輪了兩下,叫出聲道:“別過來啊!你們都別過來!” 一只手悄無聲息地搭在我肩膀:“你別緊張,我們沒惡意。” 我謹慎地回過頭。 是個鬼。 他笑道:“你別害怕,我們是鬼,又不是妖怪。” 我一看他那血肉模糊的樣子,立馬抖起了腿肚子:“你……你們……到底……到底想干嘛啊?” “我們就是來看看熱鬧。”這個鬼樂呵呵地說:“跟著你,沾點人氣,你別害怕,嚇著了吧?”他又遞給我一把瓜子:“來,吃把瓜子,壓壓驚。” 我這人膽子比較小,怕把這鬼惹急了,趕緊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接過來,剛接穩當,想把手縮回來。 “咳咳……” 這當,我又聽到先前的詭異咳嗽聲,結果,一個哆嗦,手里的瓜子全都掉在了地上。 這個鬼又很是不滿意道:“你不要浪費嘛!你要知道,現在物價那么貴,買包瓜子都好......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馬屁精?”

    我又問他:“你以前就叫這個名字?”

    這個鬼沖我笑道:“那可不,我以前就叫這名字!”

    話落,他沉默一會,又小聲的加了句:“其實我都做鬼這么多年了,我也早忘了自己生前叫什么名字了……”

    我說呢。

    他爸要是給他起這么個名字,那絕對不是親生的,不過看這個鬼說起話來的態度模樣,這名字倒是一點不委屈他。

    他倒也是全然不在意,這當,臉上又換回那幅笑嘻嘻的模樣,往我身前靠了靠,說:“我一個小野鬼,孤苦伶仃的,要名字也沒啥用,大哥,你說的馬屁精這個名字,那就挺好!”

    我瞅一眼地上散落的骨灰盒殘骸。

    他沒招我也沒惹我的,我二話不說就給人家把房子拆了,還嚇唬他,這時候火氣消了,覺得挺對不住他,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想了想,我從兜里掏出個煙盒子,里面就剩下兩根煙,掏出來遞給他一支:“來,抽根煙,咱倆聊聊天。”

    “呦,大哥,這哪好意思的!”他一個勁擺著手:“我不抽煙。再說了,我現在都成鬼了,點了煙也浪費,而且我看這煙,挺高檔的吧?哎呦,你看,還分檔次呢,你說你自己抽有煙屁股的,把高檔次、沒有煙屁股的給我,這我哪受得起!”

    見他不要,我自己點上煙,吸一口,又把煙盒子塞給他:“要不我先給你個煙盒,你湊著合住兩天?”

    他一個勁推辭道:“不用,不用!不就是一個房子嘛,我啊,這原本就是無主游魂一個,居無定所的,村里的那個陳老爺子,他見我可憐,揀點木頭幫我釘了一個,這時候沒了就沒了吧!”

    我應一聲:“哦。”

    馬屁精見我這時候火氣全消了,又湊過來貼著我坐下,樂呵呵地問我:“大哥,你剛來這個村?我看你面生。”

    我說:“我從小在這里長大,不過早就搬出去了,最近幾年工作,很少回來。”

    他點頭:“怨不得呢,我都沒見過你。”然后跟我講:“其實我也是前兩年剛來這里,這個村子都荒了,一共就住著兩個人,很少能看見活人走動。”

    我沖他笑笑:“你一看就個外來戶,對這個村子的了解還不如我。我要是不回來住的話,村子里一共有三個人住,還有個魏太爺,不過他年紀大,身子也僵了,不經常出來活動,你可能沒見過。”

    “你說魏太爺啊,我見過啊!”馬屁精跟我道:“不過啊,這個村子里,確實是一共就住了兩個人,而且就這倆人的那身份啊,還都不一般。剩下的,都是些近幾年搬來住的妖鬼。”說著話,他手一指身后的山:“前天,還有個狐貍精從山上下來,來到村里住。”

    手指完那邊,他突然好像想起來什么似的,又提醒我說:“那片墳堆里住著個白骨精,兇著呢,你可別去那邊招她。”

    我沒好意思告訴他,就在剛才,那個白骨精被我三兩下就打跑了。

    不過……他說村子里就住著兩個人?

    我眉頭擰了一下:“我數學不好,但是我識數,是三個人啊……”

    馬屁精笑道:“嘿嘿嘿,你不常回來,所以這點你就不如我清楚了,確實是兩個人,一個是陳老爺子,他是陰陽先生,剩下那個人,年輕的時候好像當過茅山道士呢,最后的那個吧……”

    他賣起關子不說話了。

    我心里挺詫異,居然都不知道還有這檔子事。村里現在住著三個人,一個是我爺爺,還有就是魏太爺和趙叔,但是聽他這話的意思,怎么?好像里面還有個人是妖鬼?

    魏太爺,一個行動不便的老爺子,以前在村里很有威望,和村里人處的也都很好,我們那幫子小孩,小時候跑他家宅院里玩,他只是在屋里坐著看我們笑,還讓趙叔端點心給我們吃。

    趙叔,那更不用多講,他在村里老好人一個,樸實和善的莊稼漢子,一直負責照顧魏太爺,小時候,他還救過我的命,他會些手藝,我們那幫熊孩子經常纏他,讓他帶我們去山上抓兔子。

    可是他倆,誰也不像是個道士,也都不像是妖鬼啊?

    “這不可能吧?”我好奇道:“我怎么看不出來?也沒聽我爺爺說起過這茬啊,他們倆誰是妖鬼?”

    馬屁精說:“不是妖,也不是鬼。”

    我說:“神仙?”

    “嘿嘿嘿嘿,肯定不是神仙。至于是什么,那我就不能說了。”馬屁精跟我打個馬虎眼,然后道:“我不敢說,現在村里住著的都是大鬼大妖大人物,都是些有頭有臉的妖魔鬼怪,我怕說出來嚇到你,也怕得罪他們。”

    我只是感到好奇,也沒想往深處問。

    聽他這么講,我又吸口煙,把煙屁股彈出去:“這村里還真是不能待了,原來都是些妖魔鬼怪,我居然在這里從小長到大……”

    馬屁精又說:“那也不能這么說啊,原來住的,都是活人吧?”他思量道:“原來的人都走了,剩下一個荒村,然后妖鬼就來了,撿個現成地方,畢竟陰陽有別,大家都是各走各的路,誰也不能打攪誰。”

    我驚奇道:“你們這些妖啊鬼啊的,就這么守規矩?”

    馬屁精給我解釋道:“那是自然。”

    “如果我們大白天的在街上溜,那像話嗎?就像你們有法律,我們也有規矩要遵守,你們不是有通靈的道士、陰陽先生嘛,他們就是守著這個規矩的,而且地府啊,還有鬼差經常出來抓呢,這丫的不守規矩,直接給你抓進地府關地獄,還得交罰款呢!”

    我樂道:“呦,這還有相關部門呢?”

    馬屁精慎重地點點頭,然后又跟我講:“說起地府,前些年的時候,我還去過呢!”

    我問他:“你嚇唬人了?”

    “大哥,你看就我這膽子小的鬼,哪敢嚇唬人啊?”馬屁精嘿嘿笑道:“我去旅游了。那可是冥界大城市,進門都得買票,多少鬼想在那里辦戶口都得排隊,有錢都不好使,那還得有關系才行!”

    聊到最后,他激動地跟我說:“大哥,等你有時間,你可得一定去看看!”

    我擺著手,沖他干笑兩聲:“算了,算了!我不想去看,我就在北河市公園轉轉就挺好,地府那是大城市,我去不起,這輩子也都不想去!”

    馬屁精跟我道:“大哥,你真得去看看,我跟你講啊,那地方老氣派了!就那城門,一天都得刷一遍漆,大哥你這么有見識的一個人,一定得去那地方看看才行,反正你現在沒事,要不,我現在就帶你去逛逛?”

    我舉起拳頭道:“我不想去,你再這么說,我脾氣上來了,可真揍你!”

    馬屁精沖我一笑:“別別別!既然你不想去,那就不去看唄。”

    我悶悶地哼一聲。

    到底是人鬼有別,聊個天都這么費勁。

    這時候,前面有聲音傳過來。

    我看過去,隱約見前方有人從打著手電點著燈籠找過來,行色匆匆。

    隔一會,我聽到趙叔說話道:“這小子,肯定是被嚇壞了,居然還敢往這種地方跑。”

    我爺爺的聲音焦急地說:“這個小兔崽子,一點膽量都沒有,真不隨我!”說著話,手電光使勁往這邊晃:“你聽,這地方有鬼哭聲,他該不會是撞見了什么吧?”

    趙叔說:“這地方好像來了個白骨精,不常走動,跟我們都不熟悉,小三可別是撞著她了吧?”

    我那個二姐的聲音也在其中:“我剛才就是跟著他到前面,然后他跑進那片野墳堆子里。”

    老爺子罵出聲道:“這個小兔崽子,一點不聽招呼,我讓他去看戲,熟悉熟悉妖鬼,他居然往這種地方跑,等回頭我就告訴他爸,說他回來不聽我話,讓他爸揍他!”

    “不像話,真是急死人了!”老頭子繼續說:“哎,我跟你說,今天下午,我那可是一手的好牌,結果全讓老黃仙那家伙一把臭牌拖了我后腿,要不是為了保他這個老黃皮子,我那一準就是頭客,那老鬼得給我進倆貢!”

    “呵呵呵……”趙叔干笑道:“那老黃仙會唱戲,打牌就不行了,我在旁邊看得都揪心,小三這跑得有多遠啊?”

    二姐說:“快了,就在前面。”

    然后,我又聽到我那個大姐的聲音:“哎喲,我好像看見了。”

    趙叔問:“在哪?”

    “就在那邊。”大姐笑出聲道:“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把他叫過來。”

    手電的光還在遠處晃。

    馬屁精聽到聲音,跟我道:“好像是來找你來了。”

    “恩。”我應一聲,和他說:“這老爺子不教我好,想著法子讓我撞鬼。”

    馬屁精沒出聲,反倒是我大姐的聲音,忽然從身后傳過來:“呦,弟弟啊,你在這里聊什么呢?”

    “大姐?”我一愣,抬頭看看周圍,前面空曠的一條土路:“怎么沒見人?”

    大姐笑道:“我在你身后。”

    “身后?”

    我回過頭,這才看到大姐不知道怎么從我眼皮子底下過來,她別致的身材靠著樹站,我又把頭抬得更高一些,卻忽然看到大姐的脖子上面,是毛茸茸的一個狐貍頭。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十五章:狐與貍貓(7)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十五章:狐與貍貓(7)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 馬屁精說:“陳老爺子是陰陽先生啊,還是你爺爺,他說的話肯定不會錯!”馬屁精摸著下巴回想道:“以前,有個算命先生,他跟我講,我有三日之內必有大災,禍及生命,我也沒信他,你猜后來怎么了?” 我說:“我不猜。” “后來,我死了!”馬屁精痛心疾首道:“臨死前,我可后悔了,想起十年前的那個算命先生,我當時為什么就不信他的話呢?” 三天和十年,這差得可有點遠啊! 我說:“得了,咱倆還是去縣城吧。” 我和馬屁精沿著路一直走,走了一個半小時,來到縣城。 進了城,看著......


    下二章預覽:...一個司機從車窗里探出頭罵:“你這人,站在大馬路上干什么呢?也不怕被車撞死!” 我趕緊從路中央走出去,那司機罵罵咧咧地走了,我又尋思一會,搖著頭走開,進了商場去買了些吃的,傍晚的時候,這才拎著東西從里面出來,順路又去鋪子里看一眼。 走到鋪子門口,馬屁精迎了出來:“陳先生,我找了個鬼,你看這鬼成不成?” “這么快?” 馬屁精伸手一指,我就看到鋪子里坐個胖鬼,挺結實,只是一看他面相,我頓時感覺這鬼長得有些不機靈啊,傻了吧唧似的,見我看他,沖著我一個勁地傻笑。 我說:“這從哪找的?” 馬屁精手一指前面胡同道:“剛才在那邊撿的。” “呦,他這樣的,能行嗎?”我挺懷疑的看著這個傻鬼:“傻了吧唧的,看著一點都不機靈。” 馬屁精小聲跟我道:“不要錢,白干活!” 我點點頭道:“那還成。” “嘿嘿嘿嘿……”馬屁精燦燦一笑,然后回身沖著那個傻鬼揮揮手道:“傻子,過來。” 那鬼憨聲憨氣地問:“干嘛啊?” 馬屁精一臉嚴肅道:“過來,見見幕后大老板!” “哦!”這傻鬼撓兩下屁股,慢騰騰地站起來,然后屁顛顛的跑過來:“嘿嘿嘿,幕后大老板......


    下三章預覽:...發了訂單表格,然后到了下班的點。 我帶著曉雪往堂鋪這條街走。 路過孫掌柜家的鋪子,我又特意打量一眼,他昨天開門營業半天,今天依舊沒開門。 他家店門縫底下滲出的黑氣,兀自飄散。 走進店門。 二姐瞇著眼睛趴在臺面上,手里拿著昨天馬屁精掏出來的那團朱砂線,滾來滾去的擺弄,見我進來,跟我道:“今天店里生意,比前兩天要好得多。” 我嘿嘿一笑,指著李曉雪道:“二姐,這是李曉雪。”然后跟她道:“那就是我二姐。” 李曉雪跟二姐打個招呼。 二姐抬頭看她一眼,忽然說......


    下四章預覽:...驚奇。 我慎重地點頭,說:“恩!” 二姐也嗤出聲來,十分厭棄地道了一聲:“如此看來,這個孫掌柜,當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這事情,和他有關系的話,這人,也真不怕遭了報應。” 我說:“要是這件事情,真的和那孫掌柜有關聯,就我這么耿直的一個人,肯定不能放過他。” “你的想法是好的,”二姐卻說,“但是你道行太淺,還敵不過他。” 我不以為然道:“我不怕他。” 此刻,二姐依舊是只花貍貓的模樣,走在墻頭優雅地踱著步子。 你說我一個大活人,走在大街上,時不時抬頭跟墻沿上......


    下五章預覽:...這賬本,以后討不回來!” 光頭伙計拎著困住小鬼的網兜,急忙問他:“掌柜的,怎么辦?” “呵呵呵呵!怕什么,既然只有陳老板出來……” 孫掌柜抿嘴一笑,又指了指額頭上蹭破的地方給我看:“也罷!既然如此——陳老板,我們的新帳舊賬,那正好趁現在一起算算。” “誰跟你算這個?”我道,“放了那個小鬼!” 我一瞪眼,光頭伙計連忙后退一步,瘦子護著他,擋住小孩防備著我。 孫掌柜又說:“這小鬼,豈是你陳老板說放就放的?你當我孫某人是什么人!” 孫掌柜說完,輕輕抖落一下身......


    下六章預覽:...吃飽了撐的去護著這種人?! 我稍稍判斷:李博成現在戴的這串珠鏈,怕是過了今晚,僅剩的那點暗淡靈光勢必會消磨殆盡。 出馬、出道、出黑,這是民間三出,都通靈。 既然懂得通靈之法,那肯定有些類似的護身用的東西。 我店里也有不少,而且出門的時候,我身上還揣了兩個,但是李博成這類人,我實在是不想給他。 于是我把這茬話頭挑開,說:“如此說來,孫掌柜這也是盡了力了,不過嘛,他這都是些治標不治本的做法,保得了你一時,保不了你一世!” 李博成點支煙,給我送過來:“陳先生說得果然一陣見血,有見地!”他小心翼翼問我:“陳先生,你可有更好地法子?” 我悠悠道:“方法嘛,肯定有……” 這當,那個墨鏡保鏢走到李博成身后,小聲道:“李總,孫掌柜來了。” 李博成說:“孫掌柜?” 他起身朝著門那里看,連忙道:“那快請孫掌柜進來!”說完,沖我一笑:“孫掌柜來了。” 他怎么來了! 我一皺眉,這剛開始套李博成的話,孫掌柜居然就出現了——他這人,真是狗皮膏藥,腳底踩的狗屎,走哪都晦氣! 大姐聽聞,抿嘴笑笑,不動聲色。 我心里沒了底,這李博成看......


    下七章預覽:...越來越近。 他走起路來明明慢吞吞的,可是每次眨個眼的功夫,他都能走出好一段距離,以至于我眨眼四五下的空當,他渾身充斥滿黑色妖氣的身軀已經貼到我身后。 兩三米的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他停下腳,又用手背掩住嘴咳嗽一聲,然后緩緩抬起頭,袍子里有一雙紅色的小眼睛,但是臉上其他地方一點看不到,全是令人不舒服的黑氣。 大姐這時候才回身盯著這人打量,臉色明顯戒備起來。 我問他:“你是誰?” “咳咳……”他又咳一聲,眼睛望向我,沙啞著嗓子開腔道:“你不認得我。” ......


    下八章預覽:...好!” 我心中猛然一沉。 不吉利啊…… 這當,孫掌柜跳過來,也隔著門看我,嘿呦一下樂出聲道:“呵呵呵呵!陳老板,你中計了,你真以為我會讓你們全都進去?” 馬屁精說:“原來他還留了一手!” 我說:“真卑鄙啊!有本事你把我二姐放進來!” 孫掌柜抿嘴又笑:“呵呵呵呵……陳老板,就你這點道行,能耐我們教主幾何?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你這是自投羅網!” 二姐聽完,回過身,揮手在孫掌柜臉上劃了一道,那孫掌柜頓時捂著臉后退兩步,臉上多了幾道貓爪印。 ......


    下九章預覽:...“對面?” 我抬頭瞄這女人一眼,直截了當道:“對面已經關門大吉了。” “關門了?”她奇道。 我說:“恩,關門很久了。” 她聞言皺起眉頭,思量一會,像是滿懷心事,又向我打聽道:“什么時候開門?” “不開了。”我說。 她又問:“為什么?” “恩……對面鋪子的孫掌柜……”我說,“早些天的時候,他被煞氣蝕了心脈,現在估計已經埋土里去了吧。” 女人瞪大眼睛,好像不相信似的,又問一聲:“當真不開了?” 這還有假? 我懶洋洋地道一聲:“他人都沒了,......


    下十章預覽:...服,加之陰氣太強,我這點道行還穩不住心神,讓人總覺得心里發寒。 我說:“那就走吧,別在這站著了,擋著人家走路。” 說著話,我走上路面,回身道一聲:“走!走!走!” 馬文雅皺著眉頭看一陣,咬起嘴唇,皺眉想了想,沒多說什么,立馬跟著我往回走。 走出沒幾步,我回頭再看看身后的路面,那群鬼走得還挺快,不大會的功夫,居然已經到了我們身后,他們從那邊路上拐過來,一露面,陰氣也頓時加重了幾分。 我看得一愣神。 馬文雅停腳,問我:“怎么不走了?” 我說:“先等會!” 馬文雅挺吃驚地看著我:“怎么了?”說著話,她也回頭看過去。 我沒多說什么,只是朝他們揚了揚手,示意他們先下了路面,然后自己也站在路邊上,盯著那邊走過來的鬼又仔細看看。 這些鬼走起路來稀里嘩啦的。 借著月光,我這才看出來,居然是一群穿盔帶甲的陰兵,領頭的一隊,十五六個的樣子,扛著根大鐵矛,不急不緩的往這走。 馬屁精這時候也看出來,瞪大眼睛看著我:“這是……” 我說:“陰兵?” 馬屁精踮腳仔細看看,看一陣,他搖頭跟我道:“不太像,我去地府的時候,見過陰兵,不......


    本章精要    “馬屁精?”

        我又問他:“你以前就叫這個名字?”

        這個鬼沖我笑道:“那可不,我以前就叫這名字!”

        話落,他沉默一會,又小聲的加了句:“其實我都做鬼這么多年了,我也早忘了自己生前叫什么名字了……”

        我說呢。

        他爸要是給他起這么個名字,那絕對不是親生的,不過看這個鬼說起話來的態度模樣,這名字倒是一點不委屈他。

        他倒也是全然不在意,這當,臉上又換回那幅笑嘻嘻的模樣,往我身前靠了靠,說:“我一個小野鬼,孤苦伶仃的,要名字也沒啥用,大哥,你說的馬屁精這個名字,那就挺好!”

        我瞅一眼地上散落的骨灰盒殘骸。

        他沒招我也沒惹我的,我二話不說就給人家把房子拆了,還嚇唬他,這時候火氣消了,覺得挺對不住他,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想了想,我從兜里掏出個煙盒子,里面就剩下兩根煙,掏出來遞給他一支:“來,抽根煙,咱倆聊聊天。”

        “呦,大哥,這哪好意思的!”他一個勁擺著手:“我不抽煙。再說了,我現在都成鬼了,點了煙也浪費,而且我看這煙,挺高檔的吧?哎呦,你看,還分檔次呢,你說你自己抽有煙屁股的,把高檔次、沒有煙屁股的給我,這我哪受得起!”

        見他不要,我自己點上煙,吸一口,又把煙盒子塞給他:“要不我先給你個煙盒,你湊著合住兩天?”

        他一個勁推辭道:“不用,不用!不就是一個房子嘛,我啊,這原本就是無主游魂一個,居無定所的,村里的那個陳老爺子,他見我可憐,揀點木頭幫我釘了一個,這時候沒了就沒了吧!”

        我應一聲:“哦。”

        馬屁精見我這時候火氣全消了,又湊過來貼著我坐下,樂呵呵地問我:“大哥,你剛來這個村?我看你面生。”

        我說:“我從小在這里長大,不過早就搬出去了,最近幾年工作,很少回來。”

        他點頭:“怨不得呢,我都沒見過你。”然后跟我講:“其實我也是前兩年剛來這里,這個村子都荒了,一共就住著兩個人,很少能看見活人走動。”

        我沖他笑笑:“你一看就個外來戶,對這個村子的了解還不如我。我要是不回來住的話,村子里一共有三個人住,還有個魏太爺,不過他年紀大,身子也僵了,不經常出來活動,你可能沒見過。”

        “你說魏太爺啊,我見過啊!”馬屁精跟我道:“不過啊,這個村子里,確實是一共就住了兩個人,而且就這倆人的那身份啊,還都不一般。剩下的,都是些近幾年搬來住的妖鬼。”說著話,他手一指身后的山:“前天,還有個狐貍精從山上下來,來到村里住。”

        手指完那邊,他突然好像想起來什么似的,又提醒我


展開+
展開+
  • 神戰史

    神戰史最新章節

        世界上并沒有天神,所謂的神,就只是人類心理所推崇出來的偶像罷了,唯獨例外的,就只有類似神的存在。
        『異能者』
        人們口中是這麼敘述的┅┅
        「過去,為求戰爭的勝利,人類開始接觸上帝的禁忌,忘記身為『人』的本份,進而操弄基因,使得人們有了人型的諸神,也就是『異能者』。
        然而隨著時代的進步,異能者的發展能力也跟著顯著強大,這時人們卻漸漸發現異能者已經不再是戰場上的武器,而是能毀滅世界的怪物,經過反覆再反覆的爭論,激烈再激烈的斗爭,人們決定讓異能者這樣的存在,退出戰場。
        就這樣,異能者的名字,伴隨歷史的波浪,逐漸消失在人們的記憶當中 。」
        數千年後,一名女孩意外喚醒百年前的原始異能者。
        『Tyr』
        一名能自由控制槍械與火藥的男人,一個只要想要就能瞬間毁滅世界的異能者。
        『Tyr』對喚醒自己的女孩說道┅┅
        『只要你愿意,世界會為你而毀滅,只要你想要,數千萬的生命就在你手里。我將化做你手中的一把槍,為你掀起無數次的戰火。』
        這時的女孩并不知道從小生活長大的城市早己被諸神給占據,因為┅┅
        諸神的基因是會世代繁殖而流傳下來。

  • 官夢

    官夢最新章節

        他,懷著愛恨情仇,夢想當官,踏入仕途,卻是另一番天空。
        他,穿梭于黑白兩道,游刃于正邪之間,向往光明走上一條充滿荊棘和誘惑的漫漫官路……
        正義與邪惡相伴、善良與卑鄙為伍、美麗與丑陋共存、光明與黑暗交融,所有這一切無時無刻不在顛覆他的神經,震憾他的心靈。
        別樣的官場,權謀、計謀、陰謀不斷;
        另類的情感,少女、熟女,美女如云;
        笑,笑至憂傷;怒,怒至癲狂;
        庶民弄權,王侯將相寧有種?
        且看屌絲劉夢強官場逆襲!

  • 超腦之王

    超腦之王最新章節

        木林,一個高中生,卻因為在中考之前摔壞了腦袋,從此獲得了超級大腦,從此人生發生了改變......

  • 塵斗路

    塵斗路最新章節

        在嗤笑質疑中拔足,于險難桎梏中前進,這就是少年的修途,這就是少年的斗路。

  • 凌霄劍帝

    凌霄劍帝最新章節

        傳說天地間有十二卷仙經,誰能夠擁有其中一卷,就能獲得舉世無敵的力量,能夠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輝。少年周岳,機緣之下,獲得仙經一卷,從此開啟了一條逆天暴走之路。

  • 首席總監:佳人寵上天

    首席總監:佳人寵上天最新章節

        “周先生,你好冷!”他哪里冷?明明滾燙的能燙死人。“喬小姐,你好暖!”她哪里暖?明明冷的都成冰山了!首席總監,寵妻無下限。

  • 巫王妃

    巫王妃最新章節

        恒飾千金笑傾國,長垂宿世情緣泣。只為佳人以沫情,宿世姻緣何時清?木盒蹤跡實難尋,是否赴身只為情?跨世追秘路坎坷,何以歸途路難尋?怎奈殊途不同歸,巫山玉啼棄情絲。奈何情絲棄不盡,千金還你一世情。莫待空杯獨敬月,踏破血海為一人。不負君,不負卿,揭秘故能而示。

  • 美女的貼身民工

    美女的貼身民工最新章節

        作為一個勤勞的農民工,哪里有活干哪里就有陳鋒的身影。“可是,為什么有我的地方,總有那么多的美女呢?”陳鋒如是說。上聯:校花、警花、姐妹花,花花盛開;下聯:仙女、魔女、妖媚女,女女爭艷。橫批:美女如云。農民工陳鋒,為救工友,意外墜樓,機緣巧合之下融合了渡劫身死的丹祖靈魂,從此他的世界變了。且看一個小小農民工,如何玩轉于美女叢中,霸艷都市!

  • 一夜燃情:陸先生的摯愛

    一夜燃情:陸先生的摯愛最新章節

        懷孕六周,季溫顏被“無能”丈夫毒打,肚中孩子來歷不能。丈夫為了所謂的“男人尊嚴”,執意讓她流產……為保孩子,季溫顏躲進醫院被陸黎川所救,為報恩,她甘愿做保姆還債。直到陸黎川的出現,事情的真相慢慢浮出了水面……“那么,你肚子里孩子的父親是誰?”“其實,我也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這個孩子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雖然讓我的生活徹底粉碎,但我并不怪他。”怎想一次意外,兒子居然是被發現和陸黎川血型一樣,這難道是巧合?

  • 刺魂

    刺魂最新章節

        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不學無術,游手好閑,擁有一個店,卻天天關門睡大覺;有一只狗,卻經常連狗糧都買不起。而實際上,我是一名刺魂師,只要有錢,我就能把亡者紋在人的身上,管他是怨靈報怨還是善靈報恩。

  • 都市護花兵王

    都市護花兵王最新章節

        一代兵王藏身精神病院,是臥薪嘗膽,還是被逼無奈?為了完成一個最低等的F級任務,他再度回歸都市,卻無意揭開了陰暗世界的一角。傳承強者,高階修士,隱世門派,古武高人接踵而至……他將如何面對?清純校花,美女總裁,性感空姐,可愛護士紛至沓來……他又該怎么抉擇?作為一個萬花叢中飛,片葉不沾身的勤勞園丁,葉天不厚道的笑了:“老子既要護花,也要除蟲!”

  • 主上,你貓掉了

    主上,你貓掉了最新章節

        人類,經過了上百萬的進化終于變成了高智能站立行走的高等生物。蘇然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返祖,穿越成一個四肢動物——貓?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令她相當無語的是,她的主人竟然是一個變!態的戀!獸!癖?好嘛,老子是獸態的時候你摸老子名曰順毛老子可以理解。可是老子變成人的時候你還摸摸摸個什么勁?信不信老子一把爪子撓死你?

  • 緣淺情深:歡喜冤家不路窄

    緣淺情深:歡喜冤家不路窄最新章節

        這顆心曾經為你跳動過,但是四年了,葉芷莘回來了,那她還愛你嗎?你是否為當初的事情后悔過呢?林子翔?這是差距?楚晨洛我們門不當戶不對,我們放手吧!夏初末我們就不能再去面對這一切嗎?兜兜轉轉,安晴,你真是個大笨蛋,喜歡上那些不喜歡你的人,讓自己遍體凌傷,難道你不知道夜子軒一直默默守護著你嗎?……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易烊千璽,下個轉身再見無彈窗撿個千年僵尸做寵物無彈窗boss有毒,嬌妻嫁一贈一無彈窗隋唐小書生無彈窗某市一中高二某班無彈窗

全文閱讀:庶不奉陪:將軍,夫人又跑了全文閱讀斗靈戰紀全文閱讀婚姻對對碰全文閱讀農女重生:家有嬌妻福滿園全文閱讀錯愛總裁:囚愛千金全文閱讀兵隱都市全文閱讀修仙歸來當奶爸全文閱讀醫妃傾城:錯惹嗜情王爺全文閱讀我的生日是鬼節全文閱讀曾經有個男盆友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十五章:狐與貍貓(7)】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