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十八章:狐與貍貓(10)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的人齊刷刷地看過來:“醒了?” 我大姐最先走過來,盈盈的笑臉湊過來,問我:“呦,弟弟啊,昨天晚上,大姐是不是嚇到你了?” 我不說話。 馬屁精這時候也樂呵呵的湊過來道:“陳大哥,你可算醒了啊,你都不知道,昨晚上啊,我把你從溝里拖上來,那可真是費一番周折啊。” 我依舊不開腔。 接著,我爺爺那張老臉又貼了過來,沖著我嘿嘿笑:“大孫子啊,好點沒?昨天晚上可真是嚇死我了,這要是讓你奶奶回來看見這茬,那不得又罵我?” 老爺子就這么擔心我? 我可沒覺出來,他把我攆出......


    上二章提要:...他舉個鏡子念叨半天,這周圍,還是那么冷,周圍的霧氣,也還和剛才一樣,沒什么變化。 再看向霧氣的時候,我突然看見了一個紅色的影子在霧中閃過。 什么東西? 想要仔細去看,那道紅影又消失了,前面還是白茫茫地一片霧氣,什么也沒有。 我心里一哆嗦,趕緊拍拍老大爺喊道:“霧里面……是不是有東西啊?” 老頭還在拿著他的陰陽鏡擺弄,聽我叫他,扭回頭望了一眼,滿臉狐疑地問:“什么東西?在哪?”他僵硬地扭著脖子看一圈,又皺眉跟我說:“大半夜,荒山野地的,你可別瞎說,怪嚇人的。” 我說:“我剛才看見一個紅色的影子,嗖一下就從我眼前過去了。” “紅……紅色的?”老頭臉色變得厲害:“你……你沒看錯?” “嗖一下就沒了。”我說,“我也沒看清楚。”說著話,我又朝著那邊去看,循著剛才那紅影的方向去找,看到西邊霧氣的時候,我整個人僵住了。 那邊霧氣后面站著個人影。 一個紅裙子的小女孩站在霧氣后面,陰森森地望著這邊,她的眼睛泛著紅光,一動也不動地往這里看。 “來……來……來……”我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什么?”老頭抬頭瞄我一眼,然后好奇地回過頭去看......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我眼皮朝著車里倆人一抬,跟馬屁精說:“你看那倆人,腦子有病,嘀嘀咕咕的不正常。”

    “呵呵呵呵,那是因為他們看不見我。”馬屁精樂呵呵地跟我道:“他們只能看見你站在垃圾桶邊上說話,所以才說你神經病。”

    原來是他們眼神不好使。

    我問他:“那我怎么能看見你?”

    “你跟他們不一樣……”馬屁精回道:“你身上的人氣弱,這陳老爺子好像又說過,你身上那個珠子,有靈性吧?而且像我這種級別,沒有修為的小鬼,隱藏不了身份,稍微通靈的人就能看到我。”

    “這樣啊。”我說:“得了,那咱走吧。”

    轉過身,我剛要帶著馬屁精去別的地方轉,結果聽到身后傳來一道尖銳的剎車聲,悠揚刺耳。

    我又回過頭去看。

    一輛小轎車,輪胎在地上拉著黑線,像是失控剎不住車一般,車頭直挺挺地朝著我這邊沖過來。

    我看得一愣神。

    這當,身子一歪,馬屁精在旁邊拉我一把,然后那小轎車直接撞上馬路牙子,那垃圾桶“嗖”的一下被車頭撞飛出去,要不是馬屁精拉我一下,按照飛行軌跡,那垃圾桶要直接把我扣進去!

    馬屁精喘著大氣:“危險!危險啊!”

    小轎車停了,車上下來個男人,他臉色煞白一片,回頭瞅一眼路上幾道黑線,然后看著垃圾桶吶吶喊出聲來:“怎么回事?”

    我罵道:“你這人!怎么開的車?”

    聽到我罵,男人看過來,一臉驚慌失措道:“我不知道啊,剛才還開得好好地,結果這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自己就提速了,剎都剎不住!”

    馬屁精輕輕碰我一下,很是緊張地對我講:“陳、陳先生啊,剛才可真是嚇死個鬼!你看,這肯定就是陳老爺子說的,天災人禍啊!”

    “這是意外。”我跟馬屁精說:“開車的人不看地方,在市區大馬路上玩超速,能不危險嘛!”

    馬屁精撇撇嘴,不認同。

    我沖他一招手:“走走走,別靠著路邊站著了,我們往里點靠。”

    說完話,我自顧的貼著那邊過去,馬屁精跟上來,欲言又止,似乎還想說這事,我朝他擺手道:“別尋思了,這就是個意外,俗話說,車禍猛于虎啊,每天大馬路上都有不長眼的司機和無辜的路人,你走得好好的,偏偏他非得撞你一下。”

    馬屁精沒吱聲,眼睛這會朝著我頭頂上瞄。

    “又看啥?”

    我見他眼神中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于是也抬頭看上去,這路兩邊都是商鋪,門面頂上掛著大招牌。

    我抿嘴沖他笑:“怎么?你還怕招牌會掉下來不成?”

    誰知,我話剛說完,頭頂上窸窸窣窣地開始落鐵銹渣子,這不刮風也不下雨的,那個招牌搖搖欲墜,好似要掉下來!

    不會這么巧吧?

    我心中一凜,加快腳步走出去,然后站在這地方盯著招牌繼續看,那牌子晃兩下,沒了動靜,我又往前稍稍一抬腳,想要看看這招牌究竟是怎么回事,哪知剛挪一步腳,身后“砰”一聲脆響,不知道是個什么東西貼著我后背砸在地上。

    我僵僵地扭回頭,頓時冷汗冒出。

    就在腳后跟,一個破花盆碎了一地,泥土都四濺出去,一株小破花摔得花飛葉落……

    馬屁精很是擔憂的跟我說:“陳先生,這……”

    “意外,意外!”我表情有些不自然,道:“樓上的人太沒公德心,亂扔花盆,新聞里不是還有從高處往樓下扔磚頭的嘛,真沒素質……”

    馬屁精正色道:“陳先生,我覺得你應該聽陳老爺子的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嘴角使勁咧了咧:“沒事,再一再二不再三,我就不信了,這還能有第三次……”一邊說話,我一邊扭頭催促馬屁精說:“這地方不太平,我們去前面……”

    不知怎么的,腳下突然打了個絆,我一下又摔在地上,前面是個自來水井,井蓋子被卸了去,我半個身子幾乎戳進去。

    井底下有個戴安全帽的,跟我大眼瞪小眼。

    見我半個身子杵進來,他拿起扳手使勁敲了敲水管:“你看著點路!我這修水管呢,別擋著光!”

    我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塵,一臉茫然地站起來。

    馬屁精跟上來,又苦著臉看我道:“這……”

    我說:“這個……還是意外嘛!”說著話,我使勁跺了跺腳,拍著身上塵土:“今天這怎么回事?撞邪了?”

    馬屁精說:“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是回去吧。”

    我想到大姐臨出門的時候跟我道的那話,然后又盯著周圍警覺看看,我想,這都是沒根沒據的事情!為了這點小事,就把我嚇得灰溜溜地回去,那多沒面子!

    我說:“走走走!去公園,那地方寬敞,我還就不信了!”

    提心吊膽的走一路,讓我越來越覺得這世道不太平,路過一家店面門口的時候,我被潑了一身水,那人說沒看著我往這走!

    我那個火啊。

    火氣還沒消下去,罵罵咧咧的剛走兩步,一個塑料袋子“啪”一下糊在我臉上,沒等拽下來,我腳一扭,撞在個男人身上,那男的拉著我不放手,非說我摸他屁股,要不是他長得膀大腰粗,我這小暴脾氣,差點就收拾他了!

    好不容易到了公園,我這才松口氣,看公園湖邊上有個長椅沒人坐,一屁股坐下去。

    馬屁精在一旁看著我,又說:“陳先生……”

    我不耐煩的擺著手道:“別提這檔子破事,我今天這就是八字走了霉運!”

    馬屁精說:“油漆沒干!”

    “什么?”

    我趕緊站起來,扭著脖子看身后,從后背到褲子,全是一道一道的綠色油漆印,我看得一皺眉:“他大爺的,走哪都晦氣!就沒遇過今天這么點背的!”

    馬屁精沉默不語。

    湖邊上有老頭釣魚,我看過去,那邊倒是挺悠閑,我擦著褲子上油漆印,又跟馬屁精道:“咱倆去看老頭釣魚。”

    這邊四五個老大爺排成一排,坐在小馬扎上,樂滋滋的甩魚竿,我站在他們身后看一會,這次倒是什么事情也沒發生。

    盯著看一會,我覺得沒意思,又沿著湖邊往前面走走,拐過前面石橋的時候,我停下腳,頓時眼前一亮。

    可算是時來運轉了!

    我看到錢了!

    馬屁精看著我道:“陳先生,五毛錢你也撿?”

    “怎么,五毛錢不是錢?”我哼一聲:“剛才點背了那么長時間,這時候看到這五毛錢,那就證明我時來運轉了,誰說我運氣不好?這五毛錢就是見證!”說著話,我彎腰去撿,結果這時候起了一陣風,卷著那五毛錢吹到湖邊上。

    我吐口吐沫罵道:“什么破風!”說完,又趕緊跟上去,那五毛錢又掉進水里,在湖面上飄著。

    馬屁精拉著我說:“陳先生,還是算了吧……”

    “有錢不撿,你傻啊?”我說。

    馬屁精盯著水里看:“我覺得水底下有東西……”

    我瞄一眼,兩條小魚水中游,湖水還算清澈,能看到底,不深,下面一片沙地,什么也沒有,于是我很放心的趴著身子去撿那五毛錢。

    手剛伸過去。

    這當,湖面上突然浮出一只手。

    那手長得毛毛躁躁的,像是掛了一層的綠水藻,我手伸過去的時候,這只手也跟著我相對伸出,我瞪大眼睛看著水底下,挺驚訝,明明沒有人,可偏偏浮出了一只手!

    我一愣神。

    馬屁精忽然喊我道:“有水鬼!”

    水鬼?

    我詫異一下,那只手突然一下就拽住我的手,使勁往下拉了一下,馬屁精一把抱住我道:“小心啊!水鬼這是來找替死鬼來了!”

    我這才察覺,湖面上我的倒影,居然浮現出另一個人的模樣,這人臉部浮腫,面無表情,而且一點血色沒有,他力氣挺大,我一只手摳著湖邊石頭,馬屁精還在身后拽我,居然比不過他!

    他一個勁的想把我往水里拽。

    兀然間,他的頭浮出水面,雙目無神地看我,動了動嘴,吐出一嘴的淤泥沙土,含糊不清地道:“你……陪……我……一……起……屎……吧!”

    去你大爺的!

    老子撿錢呢!

    我松開扒著湖邊的手,順手給他臉上來了一拳,他頭一仰,拽著我的手頓時松了開,腦袋還浮在水面,半邊臉凹下去,朝我嘶喊:“你……想……打……屎……我……啊?!”

    我今天不光要打“屎”你,我還要把你打出屎來!

    聽到這話,我這時候火氣蹭一下就上來了,馬屁精攔不住,我當即跳進湖里,抓著他脖子又給了他兩拳,原來好好地一個大肥臉,頓時被我打成了手抓餅。

    我揍了他一頓,把他從湖邊一直揍到橋底下。

    這水鬼哆哆嗦嗦地貼著橋墩看我,被我卯著火氣揍一頓,此刻嘴里一邊吐垃圾袋,一邊喊:“你別打了,寨打就真屎了!”

    馬屁精同情地看著他:“這位鬼兄弟,你出現的不是時候。”

    我又從水底摸出半塊磚頭,還想淌著水上去揍他,結果這當,突然聽到岸邊有女人說:“陳渺,你看那邊,那個人站在水里干什么呢?”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十八章:狐與貍貓(10)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十八章:狐與貍貓(10)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鬼,她沒有跟上來,這時候被那一群鬼圍住爭相獻殷勤,一時半會追不過來。 我又加快了腳步拖著馬屁精往前走,頭還沒扭回來,結果又不知道撞到了個什么東西,好像是個小推車,撞在我肚子上,疼得我彎腰一哆嗦。 馬屁精扶住我,臉色刷一下就白了:“陳先生!” “又怎么了?” 我捂著肚子站起來,前面站著個老太太,這會正笑瞇瞇地盯著我看。 老太太推著輛小車,小車上面是一口大鍋,冒著騰騰熱氣,車身上豎著個桿子,掛著一盞油乎乎的油燈,一晃一晃的。 我撞了她的車,這老太太也不說話,反而......


    下二章預覽:...大姐分析的有道理。 如果我師叔公像那個收破爛老頭似的,神神叨叨的,路上遇見人就想著法子坑人錢,品行不端,那絕對不靠譜,我爺爺也不能讓他來幫我。 于是我點點頭,跟著大姐繼續在胡同里游走,打聽這么個人。 可是一圈轉下來,誰也不知道這地方住著個陰陽先生。 在胡同里溜了這么長時間,我問話問得口干舌燥的,依著胡同墻邊靠著,用手扇著風。 大姐瞄我一眼,走向胡同口道:“你在這等著,我去買兩瓶水回來。” 我應一聲,蹲在地上等大姐回來。 不寬的胡同,對面是個民宅院,我歇著的時候,一個老太太拎著一摞舊報紙走出門,拐過胡同大喊了一聲:“收破爛的!老胡!” 我現在對‘收破爛’這三個字特別敏感。 聽那老太太喊,我一愣神,起身走過去扒著墻角看。 不大會功夫,一個老大爺蹬著三輪車風風火火趕過來,停住三輪車,蹭一下跳下車:“書本四毛,廢報紙五毛!” 不用看臉,單看他身上穿著的灰色破夾克,我頓時確定這人的身份。 是那個兼職收廢品的老騙子! 我師叔公沒打聽到,倒是發現這個老騙子的行蹤。 我馬上回頭去找大姐。 可是身后胡同空蕩蕩的,......


    下三章預覽:...是孫掌柜。 看到砸到的不是別人,我心里一下子釋然了。 我小聲和大姐道:“是孫掌柜!” 大姐哼一聲,不用正眼看他們,臉上流露出厭惡神色:“旁門術士而已。” 孫掌柜低頭往前一直走,手指前方:“我沒看錯的話,就是前面那間病房,去看看,這究竟是誰!” 幾個人氣呼呼地往前走。 路過我們身旁,孫掌柜咦一聲,忽然停住腳,扭頭看我們,進而一臉驚奇地瞪著我,他陰陽怪氣地問:“陳老板,你怎么在這里?” 說話這空,孫掌柜眼睛盯著我可勁瞄。 我被他看得有些心虛,蹭了蹭手......


    下四章預覽:...本事沖著我來!” “小心!他手里有兇器!”瘦子驚道。 孫掌柜身形完全轉過來:“你居然逃得出這結陣?” 他上下打量我,然后看向大姐、二姐那邊。 看一眼,孫掌柜忽然樂道:“呵呵呵呵……我倒是以為你們真有通天的本事,原來,只是陳老板你自己從那結陣里出來而已!” 他問我:“這狐妖、貓妖還在里面被困著……陳老板,你覺得你那點道行,沒有她們護著你,真能威脅得了我?” 我拿出氣勢反問他:“怎么,你還不怕我?” 孫掌柜譏諷道:“怕!我孫某人為何不怕?我怕陳老板和我之間......


    下五章預覽:...:“對面孫掌柜,那可是個很厲害的人,但是我們這店面就開在孫掌柜對門,憑著這一點,你就應該相信,我們是有競爭力的!” 李博成說:“看樣子,倒是有些底氣。” 大姐眼睛一瞇,笑出聲道:“呦!如果沒有點真本事,有孫掌柜這尊大佛橫在門口,我們這鋪子啊,怎么還敢開起來?班門弄斧了不是?” “不過,眼見為實耳聽為虛,孫掌柜我和他接觸過,他的手段我可是實實在在的見過,你們這店我第一次來……”李博成一臉嚴肅,道:“說句實話,若不是孫掌柜不在,這個事情嘛……” 到底是商人,說起話來有水平。......


    下六章預覽:...了。 空蕩蕩地屋子里守著個死人,雖然沒人同情他,卻讓人很不舒服。 我不耐煩地催促他道:“你知道些什么,快點講出來。” 他抖個激靈,連忙說:“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就知道半個月以前李總醉酒回來,撞了人,他打電話讓我過去處理。” “怎么處理的?” “把車開回車庫,那條街人少,他讓我們收拾干凈,第二天的時候,叫來孫掌柜,把那倆人偷偷埋了。”他停頓一下,忽然道:“對了,孫掌柜那車上還有一個大麻袋,都被血水染透,好像也是個人……” 大姐跟我說:“應該是那個傻鬼。” 我漬一聲,看向死透了的李博成,罵道:“果真不是東西,狼狽為奸!” 我道:“埋哪去了?” 他說:“不知道,這事情是孫掌柜做的!” 墨鏡保鏢說完,討好似的看向大姐,信誓旦旦道:“我就知道這些了,我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他顫聲問道:“你……不會吃了我吧?” 大姐沖他淡然一笑:“你說呢?”然后牽起小鬼:“陳一二,我們走。” 出了李博成家院子。 路上,我問大姐:“這個小鬼怎么辦?” 大姐說:“不能讓她亂跑,我怕她回頭又去找孫掌柜,孫掌柜這人太陰險,也有些......


    下七章預覽:...話不說就把他倆揍在地上,跑到老爺子三輪車旁邊,連忙翻個遍,從里面拎出老爺子的陰陽鏡,瞬時扭過頭。 老爺子一瘸一拐地站起來,這時候明顯有些吃力。 大姐皺眉望著這邊,因為要防著孫掌柜,所以一直盯著他看插不上手,我猶豫一下,當即高舉陰陽鏡,對著旁門教主大喊一聲:“妖邪,哪里走!” 手上陰陽鏡什么反應也沒有。 我又喊一聲:“陰陽鏡在手,妖邪止步!” 老爺子這當一個踉蹌,又摔一下,旁門教主瞅見空子,一把抓過去,沙啞著嗓子道一聲:“你這老頭,我看你還能撐到幾時?” 師叔......


    下八章預覽:...微晃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舉著黑菩薩看他,心中好奇,另一手輕輕一滑,順勢摳到這個洞里面去,手指尖觸碰一下,好像碰到個東西,我又使勁一勾手指頭,結果從里面拽出只死老鼠來。 旁門教主臉色更難看了,連忙喊我一聲:“你不要亂動!” 馬屁精瞅我一眼,望見我手上這只死老鼠,說:“原來他是個老鼠變的,這只死老鼠,就是他的原身。” 我聽完,趕緊把這只死老鼠放在手里捏緊了,又看旁門教主的反應,他臉色一變,這時候卻不知道抽什么風,忽然瞪大眼睛,身子一晃,居然一下子栽倒在地上,身遭的那股......


    下九章預覽:... 我搖搖頭,暗自嘆口氣——沒想到啊,我小時候爬上樹掏個鳥窩的功夫,居然給我帶來了這么一串事情,直到現在,我還一點沒明白過來! 正想著,手里的定魂珠忽的閃一下。 那光線是綠幽幽的,像是熒光燈映出來似的,我拿在手里,照亮眼前一大片,其中浮現出個綠色屏障來。 我看得驚一下。 那綠色屏障上面,忽然映出景象,顯出模模糊糊的一片山,募然間,場景變化,進了山林里。 那是一片竹林。 竹林中央有一團石頭,視角拐著彎繞過去,顯出一潭清水來。 我瞪大眼睛看上去。 那......


    下十章預覽:...添麻煩啊……” 女人好像是聽出話里的意思,皺了皺眉,淡然道一聲:“這種小事情,忘了就忘了吧,但是有些事情,需要找尋的,還是要找,那可不能忘記。” 魏太爺揉了揉腦袋,抬頭看她一陣,陰涔涔地笑一聲:“嘿嘿,你有什么事情,就說吧。” 女人嘴角輕輕一抿,這才說:“我只是聽到一些消息,聽說那陳景玄,原來一直都在這里,沒成想,魏太爺居然跟他同在一個村里,這個消息,我居然前一陣才知道。” 趙叔說:“陳叔不在村里。” 魏太爺也點著頭道:“不在啊,他走了,都走好幾天了,不知道上哪去了啊……”說著話,魏太爺又端起茶杯,喝一口,跟她繼續說:“來,你喝杯茶啊……” 女人盯著魏太爺看,又說一句:“不過,我好像已經知道定魂珠的下落……” 我看得眨巴眨巴眼。 魏太爺問她:“在哪啊?” 女人卻說:“我想,魏太爺你應該也知道才是……”她眼神變了變,反問出聲道:“這種事情,您老不會不知道吧?” 我聽得心里一緊。 魏太爺這時候端著茶杯又喝一口,忽然抬頭叫趙叔道:“這茶,怎么沒放茶葉啊?” 趙叔說:“老爺子,你又犯糊涂了!剛才我就告訴你了……” ......


    本章精要    我眼皮朝著車里倆人一抬,跟馬屁精說:“你看那倆人,腦子有病,嘀嘀咕咕的不正常。”

        “呵呵呵呵,那是因為他們看不見我。”馬屁精樂呵呵地跟我道:“他們只能看見你站在垃圾桶邊上說話,所以才說你神經病。”

        原來是他們眼神不好使。

        我問他:“那我怎么能看見你?”

        “你跟他們不一樣……”馬屁精回道:“你身上的人氣弱,這陳老爺子好像又說過,你身上那個珠子,有靈性吧?而且像我這種級別,沒有修為的小鬼,隱藏不了身份,稍微通靈的人就能看到我。”

        “這樣啊。”我說:“得了,那咱走吧。”

        轉過身,我剛要帶著馬屁精去別的地方轉,結果聽到身后傳來一道尖銳的剎車聲,悠揚刺耳。

        我又回過頭去看。

        一輛小轎車,輪胎在地上拉著黑線,像是失控剎不住車一般,車頭直挺挺地朝著我這邊沖過來。

        我看得一愣神。

        這當,身子一歪,馬屁精在旁邊拉我一把,然后那小轎車直接撞上馬路牙子,那垃圾桶“嗖”的一下被車頭撞飛出去,要不是馬屁精拉我一下,按照飛行軌跡,那垃圾桶要直接把我扣進去!

        馬屁精喘著大氣:“危險!危險啊!”

        小轎車停了,車上下來個男人,他臉色煞白一片,回頭瞅一眼路上幾道黑線,然后看著垃圾桶吶吶喊出聲來:“怎么回事?”

        我罵道:“你這人!怎么開的車?”

        聽到我罵,男人看過來,一臉驚慌失措道:“我不知道啊,剛才還開得好好地,結果這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自己就提速了,剎都剎不住!”

        馬屁精輕輕碰我一下,很是緊張地對我講:“陳、陳先生啊,剛才可真是嚇死個鬼!你看,這肯定就是陳老爺子說的,天災人禍啊!”

        “這是意外。”我跟馬屁精說:“開車的人不看地方,在市區大馬路上玩超速,能不危險嘛!”

        馬屁精撇撇嘴,不認同。

        我沖他一招手:“走走走,別靠著路邊站著了,我們往里點靠。”

        說完話,我自顧的貼著那邊過去,馬屁精跟上來,欲言又止,似乎還想說這事,我朝他擺手道:“別尋思了,這就是個意外,俗話說,車禍猛于虎啊,每天大馬路上都有不長眼的司機和無辜的路人,你走得好好的,偏偏他非得撞你一下。”

        馬屁精沒吱聲,眼睛這會朝著我頭頂上瞄。

        “又看啥?”

        我見他眼神中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于是也抬頭看上去,這路兩邊都是商鋪,門面頂上掛著大招牌。

        我抿嘴沖他笑:“怎么?你還怕招牌會掉下來不成?”

        誰知,我話剛說完,頭頂上窸窸窣窣地開始落鐵銹渣子,這不刮風也不下雨的,那個招牌搖搖欲墜,好似要掉下來!


展開+
展開+
  • 武俠網游風之混沌武林

    武俠網游風之混沌武林最新章節

        這是一款仿真度超高的游戲。
        在里面,就像擁有第二個人生。
        最後,也會步向死亡與毀滅。

  • 棺人羞纏我

    棺人羞纏我最新章節

        她生于鬼節,純陰之命,血能養邪,不料一把人皮扇惹來千年的鬼物,莫不是她當真要應了劫……

  • 你是我最不想失去的那個人

    你是我最不想失去的那個人最新章節

        如果說青春是一首歌,那魏涵的青春就是一首搖滾樂,時而激昂,時而低迷。她曾以為愛情就像抵達天堂般遙遠,直到遇見的梁杰,才明白,愛情可以甜蜜,可以長久,可以細水長流,可以兩個人磕磕絆絆的守護。魏涵說:“梁杰,你是我最不想失去的那個人。”

  • 寶藏之謎

    寶藏之謎最新章節

        寶藏——它的價值是兩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總費用!
        懸疑——它為什么隱藏在一系列的神秘地方?
        歷史——大明朝的建文帝在對抗燕王的戰爭中,他的第二套計劃是什么?
        陰謀——日本的倭寇、間諜、特高課、特工??????六百多年來的瘋狂尋找!
        對抗——中華兒女與日本間諜六百多年來的斗智斗勇!
        探險——生與死的距離!
        愛情——人心都是肉長的!
        責任——承民族職責!
        正義——保衛世界和平!
        歡迎廣大讀者參與《寶藏之謎》討論!《寶藏之謎》群號:

  • 山海紀

    山海紀最新章節

        太古末年,人與妖打破十萬年的和平共生,爆發大戰。兩族生存的山海界承受不住法力的破壞,支離破碎。山海界化成無數位面散落混沌,山海之心亦是下落不明。  傳說當山海之心再現世間,位面將得以重聚,古老的山海世界更將再續輝煌。而擁有山海之心者,將成為唯一的神主……

  • 甜寵入骨:風少的首席嬌妻

    甜寵入骨:風少的首席嬌妻最新章節

        她,為了深愛的男人,吃盡了苦頭,最終卻被拋棄,還與自己的姐姐訂了婚他,因為小時的一面之緣一直在尋找她,倆人相遇,一向冷酷的他,從此只為了她心軟且看二人如何擦出愛的火花~

  • 輪回修真訣

    輪回修真訣最新章節

        一個猥瑣獸醫,偷窺美女洗澡,治病救人趁機揩油,但卻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號稱修煉外功的最強功法《輪回訣》和修煉內功的最強心法《修真訣》,憑借著過人的天分,最終將這兩部神訣合二為一,融匯貫通——成為了世上最強功法《輪回修真訣》!

  • 三行情書:席先生寵妻如命

    三行情書:席先生寵妻如命最新章節

        慕安自從上了大學就發現桃花太旺盛,究竟到了哪一種程度呢?吃飯、跑步、圖書館、上課都會遇到帥哥搭訕,最要命的是就連禁止男生入內的女生宿舍也會遇到!為了避免這些桃花,她從中選擇了一個最帥的的當老公,沒有想到還挺管用。那些桃花再也沒有出現過。“席辰你這個心機男,當初為什么變個花樣的靠近我?”某日慕安終于發現這些帥哥好像都是自己的枕邊人,可憐她還向席辰以此來炫耀自己的魅力,想想真是囧大了!“變個花樣?我不過是換個衣服而已,沒有想到你臉盲這么厲害?”席辰一副無辜的樣子。婚后,席辰各種花式寵妻,頻頻上娛樂頭條。可是好景不長,一張離婚協議書就把慕安掃地出門。“席辰,你等著,就算有一天你跪下來求本姑奶奶,也不會看你一眼!”慕安拖著她那一堆名牌們出門,邊走邊吼道。

  • 王爺盛寵:這個夫君有點冷

    王爺盛寵:這個夫君有點冷最新章節

        看著像是不近女色的高冷王爺,誰知是匹不折不扣的餓狼。溫笑迎每每被他纏得筋疲力盡時總會想,自己當初一定是瞎了才會覺得他不行!“王爺大事不好了!王妃又迷路了!”某王爺冷冷的瞥了管家一眼,厲聲道:“帶上三十五萬鐵騎軍去找!”管家擦擦汗,王爺鐵騎軍是用來打仗的,用來找王妃這種事真的合適嗎……待某王妃找回來后,某王爺翻身壓住她:“讓你呆在本王身邊你又亂跑,看來得讓你重溫一遍。

  • 撒旦總裁壞壞愛

    撒旦總裁壞壞愛最新章節

        因為一場誤會,她成了他的替罪新娘。大雨夜,慕依然跪在地上。冰冷的雨水凄厲的拍打在臉上。痛嗎?冷嗎?“夜再寒,雨再冷也比不上你厲炎辰帶給我傷痛的萬分之一”。原本我以為,只要我用真心對你,總有一天你會放下所有的仇恨,也許是我太高估自己了。對你而言,我的愛一文不值。然而我卻清醒的太晚,直至我失去孩子的那一刻,你卻在和那個女人甜言蜜語,我用我孩子的生命來償還那個女人。“厲炎辰,你我從此陌路不相見”然而當慕依然消失在自己生命中后,厲炎辰突然發現,自己的心空了。當兩人再次相遇時,厲炎辰緊緊抓著慕依然的手說:“女人,休想再逃”

  • 醉似傾城染紅妝

    醉似傾城染紅妝最新章節

        原是姐妹情深,卻是陷害至深。上一世,她被相依為命的姐姐百般陷害,用一條命,換了一個懂得。這一世,她所幸逃離姐姐身邊,只愿安靜的度過余生。然而姐姐還是不肯放過她。姐姐,你不是要我不得好死嗎?那我就加倍把你給我還給你。另外,大哥你手往哪放?

  • 重生之都市大魔頭

    重生之都市大魔頭最新章節

        武界血族魔王葉誠重生回到數百年前的少年時代,這一世當快意恩仇,以敵之血祭奠宿怨。

  • 甜寵嬌妻:女人,請低調

    甜寵嬌妻:女人,請低調最新章節

        生活在現代,卻被培養成封建閨秀的樣子去聯姻。一朝羽翼豐滿,她伸伸懶腰燥起來!撕碎這為人棋子的命運吧!等等,當她從酒店38樓縱身跳下后,一切怎么跟說好的不一樣了?!

  • 秀才遇到兵,娘子說不清

    秀才遇到兵,娘子說不清最新章節

        作為一個二十歲還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她被她親爹便宜甩賣給了一個家徒四壁窮書生。她以為從此以后就是吃飯睡覺懟書生,書呆子搖身一變成權貴???什么,書呆子是當年那個她非君不嫁的胖子?這些年他到底對自己都干了些啥呀?這小日子太刺激了,娘親啊,我可不可以悔婚?

  • 琥珀屋

    琥珀屋最新章節

        學校里那些上鎖的房間,不能進,就是不能進……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三國之絕世名將無彈窗我是大科學家無彈窗凌天武尊無彈窗陰陽師無彈窗

全文閱讀:惡魔愛上我全文閱讀嬌娘美如玉全文閱讀關外人家全文閱讀逍遙神帝全文閱讀尋陵密碼全文閱讀嗜寵入骨:豪門冷少輕點疼全文閱讀總裁大人的狐貍寵妻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十八章:狐與貍貓(10)】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