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二十二章:狐與貍貓(14)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鬼,她沒有跟上來,這時候被那一群鬼圍住爭相獻殷勤,一時半會追不過來。 我又加快了腳步拖著馬屁精往前走,頭還沒扭回來,結果又不知道撞到了個什么東西,好像是個小推車,撞在我肚子上,疼得我彎腰一哆嗦。 馬屁精扶住我,臉色刷一下就白了:“陳先生!” “又怎么了?” 我捂著肚子站起來,前面站著個老太太,這會正笑瞇瞇地盯著我看。 老太太推著輛小車,小車上面是一口大鍋,冒著騰騰熱氣,車身上豎著個桿子,掛著一盞油乎乎的油燈,一晃一晃的。 我撞了她的車,這老太太也不說話,反而......


    上二章提要:...頭子煞有介事地說:“這里都是惡鬼。”然后從容地掏出一把紙錢串子,對著那里瀟灑的一揮,然后嘴里念叨一聲:“走你!”剎那間風起云涌,紙錢串子上下飛舞…… 我看完之后十分震撼,又聽我爺爺說,那些小鬼去爭搶那些紙錢的時候,被他一句口訣,信手一揮,頓時灰飛煙滅,不敢造次。 可是后來為什么不信了呢? 你知道,我這人打小就沒心眼,特別單純,真就信了老頭子的這些說辭。于是我打定主意,要為民除害,第二天上學的時候,我書包里塞了滿滿的紙錢串子,最后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腳踩在桌子上,對著我們班主任大喝一聲:“走你!” 然后,她就把我爸叫去了,我爸把我拎回家狠狠地揍了一頓,從那以后,我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再也不信老頭子這些鬼話。 今天突然聽到這番話,我心底莫名地燃起一把火,覺得又可以追隨小時候那個夢想了,鬼都見過了,所以這次回來,我覺得我爺爺,肯定這還真留了點什么絕世秘籍之類的東西,這次我回來,是要傳給我? 接著,二姐又說:“從今天開始,你將要做一個陰陽先生了。” “啊?” 我聽完這話,心里的那把火頓時涼透了。 陰陽先生…… 我爺爺,是陰陽先生吧?但......


    上三章提要:...看他那血肉模糊的樣子,立馬抖起了腿肚子:“你……你們……到底……到底想干嘛啊?” “我們就是來看看熱鬧。”這個鬼樂呵呵地說:“跟著你,沾點人氣,你別害怕,嚇著了吧?”他又遞給我一把瓜子:“來,吃把瓜子,壓壓驚。” 我這人膽子比較小,怕把這鬼惹急了,趕緊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接過來,剛接穩當,想把手縮回來。 “咳咳……” 這當,我又聽到先前的詭異咳嗽聲,結果,一個哆嗦,手里的瓜子全都掉在了地上。 這個鬼又很是不滿意道:“你不要浪費嘛!你要知道,現在物價那么貴,買包瓜子都好......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祖傳的東西?!

    先不管是什么,但凡只要沾上‘祖傳’這倆字,那檔次、價值立馬就上去了。

    我一聽就樂了。

    趕緊從老爺子手中接過小布包,當即拆開來看。

    剛打開只看一眼,我便皺起眉頭,語氣有些失落道:“這都是些什么破爛啊?”

    我原本天真的以為最差也有個玉扳指、翡翠鐲子什么的吧,卻沒想到布包里全是些廢銅爛鐵。

    “這怎么能是破爛?”我爺爺似乎對我這個說法很不滿意,正色道:“這都是你太爺爺留給我的東西,都是些祖傳的寶貝,現在,歸你了!”

    我拎起包里的一條銹跡斑斑的鐵鏈子,問他:“這啥玩意,狗鏈啊?”

    “不是!”

    我爺爺給我講解道:“這不是普通的鏈子。”

    “那是什么?”我問。

    “當年,你太爺爺養了一條大黑狗,可通靈,鼻子一嗅,就能聞出妖氣來,這一條鏈子,就是當年你太爺爺牽著那條黑狗用的。”

    我嗤一聲道:“那和狗鏈有什么區別?”

    老爺子眉毛一挑道:“沒啥區別。”

    “恩……”

    我沉默了一會,把鏈子放到一旁,又從里面翻出個銅鏡子,說圓不圓,說方不方的,背面是個八卦圖,正面光禿禿的。

    這玩意不用說我也認得,我小時候見過,前些天還從那個收破爛老頭那里看到過。

    我爺爺又指著給我講:“這是陰陽鏡,可辨妖鬼、驅邪避煞。一面為陰,一面為陽,道行足夠的話,更可以通過鏡面窺視陰陽兩界……”

    “呦,這么高科技呢。”

    我聽著我爺爺講,也不往心里去,隨口回了一句,把這陰陽鏡也放到一旁,接著又從小布包里掏出把沒有刻度、兩面刻著花紋的鐵尺:“這什么東西?”

    “這是渡陰尺!”老爺子對著我侃侃而談道:“這尺子,不是一般計量用的尺子,上面刻著的是冥府陰文,正可謂一尺量氣息,二尺丈陰魂,三尺度陰陽……”

    “啥意思?”

    “這尺子是量時辰用的。”

    “時辰?這東西還能用尺子量?”我詫異道:“怎么不掐著手表看時間?”

    老爺子嘿嘿一笑道:“時間怎么能用尺子量呢,這是用來丈量生前最后一口陽氣的,如果魂魄脫體在即,時日無多,用這渡陰尺丈量一下那口吊著的陽氣,距離頭頂的高度,就能算出還有多少時辰……”

    “這么玄乎?”我漬漬稱奇道:“那老爺子你量給我看看。”

    老頭子一撇嘴道:“你那魂魄,還安安穩穩的在體內待著,尚未脫體,這怎么量?”

    我默不作聲的把鐵尺放下,又從里面拿出個銅塊,四四方方的,和塊磚頭差不多,上面微微凸起,雕成一只公雞的模樣,底下刻著一溜的字,拿在手里挺有分量。

    不用我問,老爺子就忙開口給我介紹道:“這是鎮魂璽!同樣可以驅邪避煞,一拍鎮魂,二拍驚魄,三拍魂飛魄散,此物主要是用來鎮住魂魄的,當然,也可以嚇退各路妖鬼邪神。”

    “哦!”

    我心不在焉的應一聲,把這銅磚放到一邊,又從里面抓出一大把銅錢,樂道:“這是古錢?”

    老頭子誒呦一聲道:“呦!這是我那把金錢劍!”說著,他伸手在包里掏了掏,扯出一根紅線頭來:“哎呦,放的時間久了,這朱砂線都不結實了,線崩了,散了架了!回頭我給你串起來。”

    我對著老爺子撇撇嘴,再拿出把像錘子一般的東西問:“這也是陰陽法器?”

    老爺子盯著仔細看一會,然后搖搖頭說:“這個不是,這就是咱家的那把羊角錘。”

    得,這里面倒真是什么東西也有。

    我再看包里,里面已經沒東西了,就剩下兩本疊在一起的破書,頂上一本封皮上繁體手寫“陰陽之術”幾個大字,書頁微微泛黃,但是保存的倒是挺完整,一看就是保存的很小心。

    于是我拽著書頁就想把書拿出來看。

    這當,我爺爺卻忽然一皺眉喊:“輕點拿……”

    老爺子提醒的有點晚。

    我這時候手里就捏著的就剩下個書皮了,那些書頁,像是廢紙一般的撒落一地,原來這破書也早就散了架。

    “你看你,毛毛糙糙的!”

    我爺爺很是心疼地蹲下身子,去撿滿地的紙頁,然后小心翼翼的歸攏起來,跟我道:“這可是我們老陳家祖傳的陰陽之術,可比這些陰陽法器貴重得多,你可別亂來!”

    我說:“這你可不能怨我,你又沒告訴我。”

    老爺子不滿意道:“這都是些祖傳的東西,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知道,要輕拿輕放才是,弄壞了可就沒了!”

    看著老爺子滿臉肉疼的樣子,我沒多說什么,眼睛繼續盯著布包里看。

    還剩下最后一本書,應該就是我太爺爺留下來的百鬼圖譜。

    這書皮上也是四個字,不過我不管怎么看,這字都不太對,好歹上了幾年學,我也識字,但是書皮上的這四個大字,著實讓我眼暈。

    因為上面寫著:聊齋志異!

    我把這本書拎出來,對著老爺子一皺眉問道:“老爺子,不是百鬼圖譜嗎?怎么成聊齋了?”

    “嘿嘿嘿,你說那百鬼圖譜啊,其實早些年的時候,讓我師弟,也就是你師叔公給弄沒了。”老爺子悻悻講道:“我就放了本聊齋進去湊數,反正都是講鬼故事的,差不多,你湊合著看!”

    我瞅一眼桌面上供奉著的太爺爺的牌位,心想我太爺爺要知道我爺爺這么糊弄他,非得氣得活過來不成!

    老爺子還有個師弟?!

    我說:“我師叔公?”

    “我陰陽一門,那也是需要傳承下去的,也是要開枝散葉的。”我爺爺給我講道:“所以你太爺爺還有兩個徒弟,一個是我師兄,你大師伯公,另一個就是你師叔公了。”

    老頭子說到這里,好像是想起什么事來似的,眉頭一皺道:“不過,你這師伯公陰陽之術的修為最高,只是可惜啊,我這師兄雖然天資聰慧,但是后來走錯了路,扭曲了心性……”

    說到這里,老爺子不講了,反而抬頭看著我,臉色變得嚴肅道:“小三啊,這些玄門術學,無所謂好壞,最主要的是心術要正,不能有害人的心思,這就像是一把刀,你拿來切菜那是理所當然,但是你用來傷人,那是萬萬不可的!”

    我一怔。

    老爺子臉色愈發的嚴肅道:“我們家的這陰陽之術,那是用來行走陰陽兩界,用來積攢陰德的,你可不能用來騙人,更不能用來害人!你明白嗎?”

    我點點頭,盯著老爺子嚴肅的臉,不禁有些好奇道:“我這師伯公,他害人了?”

    “害人?但愿沒有吧。”

    老爺子聽聞此話,神色黯然地嘆口氣:“只是你師伯公太過沉迷、相信這陰陽之術,但是這天定命數,自有往生輪回,豈是我輩小小的陰陽術能改變的?倒是你大姐……”

    我說:“大姐,她怎么了?”

    “算了,不提此事也罷,你只要記住你要一心向善就行。”老爺子岔開話題道:“有關于你大姐的事情,還是等你日后熟悉了這陰陽之術,再做了解吧。”

    我眨巴眨巴眼,然后十分不解地看向門外。

    大姐和二姐還在那邊靠墻站著,倆人嘀嘀咕咕的說話。

    “你師伯公叫馬國丹,他和我們同屬陰陽一脈,如果日后遇到,你自然會認出來。”我看向門外的時候,老爺子也扭過臉去看,輕聲嘆氣道:“你大姐和你師伯公的恩怨,日后就看你怎么化解了,如果處理好,那就是一筆陰德,功德無量啊。”

    我尋思了一會,總覺得這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事情。

    不過我這人太單純,沒有去細想,只要能賺錢就行啊,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到時候再說唄!

    “你身上的這身陰債,也需要廣積陰德來還清!”老爺子又跟我說了兩句,然后從兜里掏出個皺巴巴的信封遞給我:“這個你拿好了。”

    我問道:“這什么?”

    “你回來也就待兩三天,我無法給你詳解這陰陽之術,你這悟性我看了,太差了,一點都不隨我!”

    老爺子眼皮一抬道:“這里面是個地址,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你那師叔公就在北河市,回去以后,你照著地址去找他,把這封信給他看,讓他多幫襯著你。”

    我挺驚奇道:“我師叔公在北河市?”

    “恩!”

    老爺子慎重地點點頭:“沒錯,他就在北河市,你這師叔公,那也是有著很高的道行,讓他多幫襯著你,也好有個照應,你回去的時候,你大姐、二姐也和你一道,有她倆幫著你,再加上你師叔公,我就很放心了。”

    接過信封,我頓時明白了,原來老爺子這是早就算計好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我心底里突然泛起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看著老爺子要轉身出去,我趕緊攔住他問道:“老爺子,我那個師叔公,他是不是個收破爛的?”

    “收破爛的?”

    老爺子一愣神,進而眉頭一皺道:“這怎么可能!你那師叔公可是有些真本事的人,他怎么可能會是個收破爛的!”

    聽到老爺子這么說,我松一口氣道:“那就好,那就好!”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二十二章:狐與貍貓(14)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二十二章:狐與貍貓(14)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去堂鋪里,給你看著。” 馬屁精一臉殷切地望著我問:“陳先生,那我呢?” 我看也不看他:“廚房跟衛生間,你隨便挑。” 馬屁精說:“那算了,反正我一個鬼,又不用睡覺。” 房間分完,大姐笑盈盈地要出門,道:“既然沒事了,陳一二,你可以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別忘了找個店面的位置。” 我問她:“大姐,你去哪啊?” “呦,我可不像你二姐那懶貓。”大姐推開門,抿嘴輕笑道:“我去找份工作,找點事情做。” 我應一聲,然后也準備推門出去,打算算今天下午出去先看看。 這開......


    下二章預覽:...“這沒問題!下班的時候,你帶我去吧。” 李曉雪點頭:“恩。” 我見四下無人,這功夫,又湊過去小聲跟她道:“其實,你都不知道,我現在兼職陰陽先生,這些抓鬼的事情,嘿嘿嘿……” “你別鬧了,我可沒心情跟你說笑。”曉雪橫我一眼,明顯不信我的話:“你從哪看也不像個陰陽先生。” “嘿嘿嘿……” 我只得沖她一笑,回身坐到自己位子上。 十分鐘的功夫,老劉和耗子先后進公司,一上午的時間,幾個人扯扯淡就過去。 下午,朗姐開會,簡單的布置一下五月的任務,講述完客戶的要求,下發了訂單表格,然后到了下班的點。 我帶著曉雪往堂鋪這條街走。 路過孫掌柜家的鋪子,我又特意打量一眼,他昨天開門營業半天,今天依舊沒開門。 他家店門縫底下滲出的黑氣,兀自飄散。 走進店門。 二姐瞇著眼睛趴在臺面上,手里拿著昨天馬屁精掏出來的那團朱砂線,滾來滾去的擺弄,見我進來,跟我道:“今天店里生意,比前兩天要好得多。” 我嘿嘿一笑,指著李曉雪道:“二姐,這是李曉雪。”然后跟她道:“那就是我二姐。” 李曉雪跟二姐打個招呼。 二姐抬頭看她一眼,忽然說......


    下三章預覽:...來。 我抬腳往前走走,結果不知道為什么,突然眼前一黑,腦袋嗡一聲響。 就好像是我頭撞墻上了一般。 “怎么回事?”我很是詫異。 二姐說:“我們被困住了。” 我眨眨眼皮,捂著頭走回來,然后又往前使勁邁一步,結果腦袋又被撞一下。 奇怪啊! 前面明明沒有東西擋路,可偏偏我就是撞在墻上,過不去。 我回頭奇怪地望著二姐。 二姐這時候變回了人形,齊耳短發干凈利落,身上還是那身寬松的運動服,她是貓妖,所以晚上明顯要比白天有精神。 二姐靠近我,抬手摸一......


    下四章預覽:...人擺上茶水招呼我們,將桌面上的一盒子煙推過來,道:“陳先生,請!” 我眼睛瞄一下。 煙皮子上清一色的外國字母,一看就比我那迎著風吸三口的五塊錢煙上檔次。 我淡然一笑,輕輕抽出一支,拿出我一塊錢買的塑料外殼打火機點燃,跐溜吸一口,點著頭裝文雅道:“好煙!一點就著,煙氣純正!” 李博成笑:“呵呵……我這煙固然是好,不過今天請陳先生來,不是討論煙草的,陳先生若真能辦成事情,我算送你幾盒又何妨?” 我直截了當道:“有話就直說吧。” “這孫掌柜嘛,他和我算是故交,對于......


    下五章預覽:...連帶李博成的保鏢,都很是驚奇的望著我—— 我擰眉說:“有一個老太太……” “那老太太,大概是六七十歲的模樣,按理說,這正是她開始安享晚年的時候,可是,這老太太卻不好好在家里待著,天天在大街上溜!” 李博成問:“為什么啊?” “因為她已經瘋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在大街上,為何站在馬路中央,她只知道自己要找人,她在等待,在守望,孤獨的身影屹立在車水馬龍之中。” 我問他們:“你們知道她在等誰嗎?” 沒人應聲。 我說:“她等待的是自己的家人。” 瘦伙計......


    下六章預覽:... 我這人沒什么見識,所以印象中大姐和二姐已經是很厲害的大妖了,可是此刻從大姐口中說出來的‘大妖’這種話,那肯定是比大姐、二姐還要厲害得多的妖怪。 于是乎,我心底再次顫一下。 那人看起來病怏怏的軀體,變得高深莫測起來。 我嘀咕道:“原來是個大大妖!” “大大妖是個什么妖?”大姐聽完,哭笑不得道:“妖氣如此強烈,恐怕已經是妖王級別的大妖!” 居然是妖王! 聽到這個詞,我心中再次吃驚感嘆一下。 “咳咳……” 那人的咳嗽聲越來越清晰,干干瘦瘦的身形靠得越來越近。 他走起路來明明慢吞吞的,可是每次眨個眼的功夫,他都能走出好一段距離,以至于我眨眼四五下的空當,他渾身充斥滿黑色妖氣的身軀已經貼到我身后。 兩三米的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他停下腳,又用手背掩住嘴咳嗽一聲,然后緩緩抬起頭,袍子里有一雙紅色的小眼睛,但是臉上其他地方一點看不到,全是令人不舒服的黑氣。 大姐這時候才回身盯著這人打量,臉色明顯戒備起來。 我問他:“你是誰?” “咳咳……”他又咳一聲,眼睛望向我,沙啞著嗓子開腔道:“你不認得我。” ......


    下七章預覽:... 傻鬼說:“要不你一邊說話,我一邊敲你。” 旁門教主聽完,眼睛霎時瞪向他,泛出兇光來,傻鬼看得一哆嗦,連忙屁顛顛地跑回來,說:“我不敲了!他瞪眼嚇唬我!” 我說:“這都是紙老虎,不可怕!” 傻鬼咬著手指頭看我一陣,忍不住問道:“紙老虎!那你干嘛躲在門后面,光露個頭出來?” 我說:“你不懂。” “咳咳咳……” 旁門教主又重重地咳嗽一聲,打斷我們這邊說話,望過來道:“你這后輩,我見你也沒多少道行,膽量倒是挺大……” 傻鬼說:“他躲在門后面,這還有膽量......


    下八章預覽:...! 我看得一哆嗦,頓時心想:壞了,我跟這個丫頭片子說過,沒事干別亂抓妖鬼,免得犯了忌諱,她剛才那么胡鬧一下,該不會是惹惱了大姐吧?大姐要真是發起狠來,她就算再加上三十年的道行,那也得被揍趴下。 看著情況不太對勁,我連忙跑過去:“別動手,別動手啊!大家都是講道理的人!” 我跟大姐說:“這丫頭毛毛躁躁的,你別跟她一般見識。” 大姐只是眼神惡狠狠地盯著她。 馬文雅看得忽然一撇嘴,她小心翼翼地盯著大姐看看,這時候可能也有了點覺悟,連忙賠著笑臉道:“嘿嘿,狐妖姐姐,你別這么......


    下九章預覽:...手一戳,按照老爺子給我的那本破書上的法子,捏出一張黃紙來,在舌頭上捻一下,貼上眉頭。 這次看清楚了,只見烏泱泱地一群鬼,有條不紊的走過來。 我驚道:“怨不得陰氣重,老遠就飄過來,怎么這么多鬼?” 我問馬屁精:“這些鬼走路都能鬧出這么大動靜,今天什么日子啊?” 馬屁精沒回話,這當盯著那邊一動也不動,沒聽見我問他似得,我又喊他一聲,馬屁精這才扭頭看看我,臉色不太自然地跟我道:“陳先生,我們先走吧,我總覺得不太對勁,那群鬼看樣子不一般啊。” 我聽得這陣走路的聲音也有些不......


    下十章預覽:......


    本章精要    祖傳的東西?!

        先不管是什么,但凡只要沾上‘祖傳’這倆字,那檔次、價值立馬就上去了。

        我一聽就樂了。

        趕緊從老爺子手中接過小布包,當即拆開來看。

        剛打開只看一眼,我便皺起眉頭,語氣有些失落道:“這都是些什么破爛啊?”

        我原本天真的以為最差也有個玉扳指、翡翠鐲子什么的吧,卻沒想到布包里全是些廢銅爛鐵。

        “這怎么能是破爛?”我爺爺似乎對我這個說法很不滿意,正色道:“這都是你太爺爺留給我的東西,都是些祖傳的寶貝,現在,歸你了!”

        我拎起包里的一條銹跡斑斑的鐵鏈子,問他:“這啥玩意,狗鏈啊?”

        “不是!”

        我爺爺給我講解道:“這不是普通的鏈子。”

        “那是什么?”我問。

        “當年,你太爺爺養了一條大黑狗,可通靈,鼻子一嗅,就能聞出妖氣來,這一條鏈子,就是當年你太爺爺牽著那條黑狗用的。”

        我嗤一聲道:“那和狗鏈有什么區別?”

        老爺子眉毛一挑道:“沒啥區別。”

        “恩……”

        我沉默了一會,把鏈子放到一旁,又從里面翻出個銅鏡子,說圓不圓,說方不方的,背面是個八卦圖,正面光禿禿的。

        這玩意不用說我也認得,我小時候見過,前些天還從那個收破爛老頭那里看到過。

        我爺爺又指著給我講:“這是陰陽鏡,可辨妖鬼、驅邪避煞。一面為陰,一面為陽,道行足夠的話,更可以通過鏡面窺視陰陽兩界……”

        “呦,這么高科技呢。”

        我聽著我爺爺講,也不往心里去,隨口回了一句,把這陰陽鏡也放到一旁,接著又從小布包里掏出把沒有刻度、兩面刻著花紋的鐵尺:“這什么東西?”

        “這是渡陰尺!”老爺子對著我侃侃而談道:“這尺子,不是一般計量用的尺子,上面刻著的是冥府陰文,正可謂一尺量氣息,二尺丈陰魂,三尺度陰陽……”

        “啥意思?”

        “這尺子是量時辰用的。”

        “時辰?這東西還能用尺子量?”我詫異道:“怎么不掐著手表看時間?”

        老爺子嘿嘿一笑道:“時間怎么能用尺子量呢,這是用來丈量生前最后一口陽氣的,如果魂魄脫體在即,時日無多,用這渡陰尺丈量一下那口吊著的陽氣,距離頭頂的高度,就能算出還有多少時辰……”

        “這么玄乎?”我漬漬稱奇道:“那老爺子你量給我看看。”

        老頭子一撇嘴道:“你那魂魄,還安安穩穩的在體內待著,尚未脫體,這怎么量?”

        我默不作聲的把鐵尺放下,又從里面拿出個銅塊,四四方方的,和塊磚頭差不多,上面微微凸起,雕成一只公雞的模樣,底下刻著一溜的字,拿在手里挺有分量。

        不用我問


展開+
展開+
  • 三國領主時代

    三國領主時代最新章節

        穿越回到兩年前。    不甘前世軍團兄弟遭受打壓之苦,決定踏上領主之路。    從一個小村莊開始,且看他如何在三國世界攪動風云!

  • 如故~*〈GL〉

    如故~*〈GL〉最新章節

        人生何苦 人生戚 是風是雨 必成難~
        烏不哭啼 其能茍活 青山依舊 前世與我是合堪
        前世與今生 輪回轉世
        我倦了 也膩了 撒手人寰
        太上老君 我回來了
        小女子 我又回來了 《這次修想叫我回人間》
        暮然的回望  剎時
        是誰的身影 如此熟悉
        不是前世 亦不是今生
        可是我早已忘卻ㄧ切
        依稀記得  天庭里的一場鬧劇
        鬧去了我的一場悔與一場恨
        *************************************************
        希望各位堅持看到第三章~因為重點從這開始~*
        希望閣下們別嫌棄 多來會客室坐坐 聊聊天 做做朋友
        以其不同方式去詮釋這篇文章!閣下們如果喜歡請多多支持〈點個推薦〉~感激~一且盡在不言謝!

  • 暗!!騎士

    暗!!騎士最新章節

        人、神、魔、冥四界乍看毫不相關,實際上卻有著難以分割的連系。且看一個重傷潛逃人間的魔族,如何元帥變騎士,冰山變流氓,在人間掀起一片雞飛狗跳的風云,甚至「禍」及四界,從中牽出一場因由延及上古的絕世陰謀。

  • 全職天王

    全職天王最新章節

        &#;&#;在青楓下山之前,以為自己即將過上妻妾成群的美好日子。
        &#;&#;在青楓下山之后,他真的過上了妻妾成群的日子。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在下山的那一刻就踏入了一個驚天大局之中。
        &#;&#;作者企鵝:書友群:
        &#;&#;每日最少三更,上午八點,中午十二點,晚上八點各有一更,不定時爆更。
        &#;&#;原名《全能殺手在都市》,改書名而已,內容不變。
        &#;&#;作者企鵝:

  • 重生之逍遙仙尊

    重生之逍遙仙尊最新章節

        逍遙仙尊林云重生十八歲,在世為人,縱橫花都!這一世,看林云如何玩轉都市,逍遙人生!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最新章節

        嫦娥仙子為何半夜飆歌,七仙女為何夜偷蟠桃,各方神獸為何屢遭黑手,數百名仙人集體跳廣場舞的背后又隱藏著什么?這一切的背后,是神仙的抽瘋還是道德的淪喪?讓我們跟隨小說,走進修了假仙的安林的內心世界,開啟探索與發現之旅!(PS:簡介是假的,隨便看看就好,我已經棄療了。重要的是內容,重要的是內容,重要的是內容!)加群一起修仙吧,美女帥哥神獸應有盡有!群號:431690649

  • 地中海霸主

    地中海霸主最新章節

        穿越高富帥、迎娶白甜美,走上人生巔峰,意大利,同樣有自己的鋼鐵雄心!    讀者群號:647839384

  • 神封錄

    神封錄最新章節

        這是一個少年成長的故事,從蠻荒到萬古,我都經歷過了,縱使是無盡的痛苦我都經歷過了,看無數的強者霸主崛起隕落,他們身邊有我的存在,這些我都經歷過了,而我現在回歸了!從此這個世界的神由我來封。

  • 都市最強道士

    都市最強道士最新章節

        封塵青年,無問世之爭。
        一道枷鎖,引誘無數恩怨。
        這一切是巧合?還是命運安排?
        牧塵:
        人若壓我,我定踏他而行,天若壓我,我必破了這天。

  • 鳳落九州

    鳳落九州最新章節

        上官馥本在丞相府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心中戀著闞閎斐。奈何上官馥卻成了父親權利的犧牲品,被送入了宮中做帝王妻,可她還未被寵幸,南元國皇上就死了,她便被父親推上了太后的位置。她本以為此生就此完結,卻遇到南元國被滅,自己又流入北漢國宮廷,后成為北漢的皇后。

  • 前夫,溫柔點

    前夫,溫柔點最新章節

        她知道,他的心里不會有她,他愛的人永遠是姐姐,他們兩人,一個錯嫁,一個恨娶。“滾,不準進我房間!”看著被他丟出窗外的衣物,她默默退出新房,在漆黑寒冷的庭園蜷縮一夜。“你不配擁有和她相似的臉!”所以,她滿臉鮮血的抬起頭,卻疼得流不出淚來。她小心翼翼生活,只為尋找母親所說的“幸福”。當她終于在他眼里看到自己時,卻發現原來不過一場溫柔假象。離婚書上她寫下自己的名字,一弧一線全是心死。親愛的,如果你走進我心里,你會哭,因為那里全是你。如果我走進你心里,我會哭,因為那里沒有我。

  • 相見恨晚,相愛很難

    相見恨晚,相愛很難最新章節

        她是一個孤星入命的人,像是受到了什么詛咒。凡是愛她的人,不出半年皆斃命。路此笙的墓志銘上刻著:“只怪我們相見太晚。”張二浩的的遺書里寫:“這輩子相愛太難,我在來生等你。”難道,她此生真的破不了這個魔咒?難道,老天真的注定要她孤獨終老?

  • 佳偶天誠

    佳偶天誠最新章節

        “悶騷”體質的網絡作家葛天天十年后神奇邂逅初戀男神沈以誠,高中時代彼此一見鐘情,卻因青澀與誤會的試探而擦肩而過。因這次偶遇葛天天堅定了自己主動追求愛情的信念,從而展開了一場自以為單方面的女追男的甜寵虐戀。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余生有你自難忘無彈窗廢后重生農家種田忙無彈窗W的救贖無彈窗蝕骨甜寵:餓狼老公滾遠點無彈窗三劍錄無彈窗仙語錄無彈窗

全文閱讀:拼圖世界大激斗!夾具戰斗英雄全文閱讀超級保鏢全文閱讀流星武神全文閱讀超級神武道全文閱讀生在唐人街全文閱讀鬼語者全文閱讀冥界公主很噬血全文閱讀緝兇者預言全文閱讀極品神醫在山村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二十二章:狐與貍貓(14)】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