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三十一章:門店(9)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掌柜有眼力的話,肯定也不敢再妄動。” 我和大姐來到東街胡同。 胡同口,有兩個樹底乘涼下棋的老大爺,我走過去,向他們打聽:“大爺,你們知不知道,這周圍住著個老頭,會陰陽術。” 下棋的大爺棋子落盤,然后尋思一下:“不知道,沒聽過有這么個人。” 我失望地看向大姐:“沒這么個人。” 大姐說:“他既然住在北河市不露面,那肯定是個得道高人,大隱隱于市,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畢竟真正的高人,那都是閉口不談自己一身的本事,就像陳老爺子一樣,這人是老爺子的師弟,品行也不會差。” ......


    上二章提要:...下來,搬出個小桌擺在地上,然后笑瞇瞇地看著我,她轉身拿起個碗,用勺子從鍋里舀了一勺,干枯的手端著碗送到我眼前:“小伙子,吃碗餛飩?” “啊?” 我目瞪口呆地從老太太手里接過碗。 碗里的湯底挺清澈,上面飄著兩片香菜葉子,碗底幾個餛飩皮薄露餡,精英剔透,湯面上還騰騰的冒著氣,可是怎么看怎么不對勁。 馬屁精趕緊搖頭提醒我道:“陳先生,這不能吃……” 他話沒說完呢,那老太太又遞給了他一碗,沖著他抿嘴笑道:“小伙子,吃碗餛飩啊……” 馬屁精渾身在抖,我還從未見過吃碗餛飩就激動成這樣的鬼。 他端著餛飩使勁搖著頭,卻磕磕巴巴地說不出話來,老太太又沖他說句:“趁熱吃啊……”然后就見馬屁精端起那碗餛飩,咕嘟一下,全都給喝了下去。 他喝完,整個鬼像個木樁子一般站在原地。 我正詫異。 結果老太太又繼續看向我,被她一看,我身子不知怎么的,一點動不了了,不由自主的就想要把餛飩遞到嘴邊。 我瞪大眼睛,再看碗里,紅呼呼的一碗湯,漂兩根雜草在上面,碗底的餛飩也沒了蹤影,一只大蛤蟆在碗底翻肚躺著。 我使勁一推手,想要把餛飩拿開,但是手一個勁的在抖......


    上三章提要:... 我看得一驚,這貓怎么老跟著我?心想這前面遇見了那么一圈子鬼,還有老黃仙搭臺子唱戲,這貓……該不會是貓妖吧? 我連驚帶嚇,身上已經是大汗淋漓。 這貓這時候又朝著我炸起毛來,該不會是動了什么歪心思吧? 我回頭看看身后,那邊是個水塘子,兩邊倒是有路,但是在月色下能明顯得看出來,那些聳立起來的土堆都是墳堆子,大晚上的,鬼火通明,熒綠色鬼火晃晃悠悠地飄在那里。 我咽口吐沫,一狠心,抬腳朝著墳堆里跑去。 抬腳一邁進去,當即迎面吹來一陣涼爽的陰風,吹得我一個激靈,然后更快......


    上四章提要:...!” 這話我怎么聽不太明白呢? 我說:“啊?” 老大爺老臉一拉,接下來跟我說的話,那是一個有理有據:“如果不是缺德事干的多了,那你身上的人氣怎么會這么弱?如果不是你身上的人氣弱,我們又怎么會撞入這冤魂厲鬼的障眼法?老夫看你面相,就不像是個善類啊……” 我奇怪道:“怎么又怪起我來了?” “因為你缺德啊!” 我聽完,一把將袖子扯回來,再次不樂意道:“你這老頭,瞎說什么呢!” 老頭抽著鼻子道:“老夫閱人無數,一眼就看出來了。” 我警告他說:“你可別瞎說......


    上五章提要:... 我見到了令人咂舌的一幕。 老大爺可能是覺得脖子不舒服,居然把自己的頭摘下來放手里拎著,我看的時候,老大爺旁若無人般地正舉著破茶壺往嘴里送,茶水從脖子下面漏出來,澆濕了地面。 我咽了口吐沫,趕緊回頭看那男人和女人的反應,結果,他們很淡定地看著眼前。 沒看著?我不太確定地問他們道:“那啥……你們……你們看到了沒有?” 男人說:“看到了。” 女人頭一仰,語氣不屑,還捎帶著點鄙夷:“這有什么大驚小怪?” 我聽完一愣神。 這當,又起風了。 一陣風吹......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師叔公跟我道:“拿紙筆來!”

    我趕緊吩咐旁邊傻鬼:“快去拿紙和筆給我師叔公!”

    “哦!”

    傻鬼屁顛顛地跑回店里。

    半分鐘的功夫,他拿支圓珠筆、扯了一頁賬本上的紙,興沖沖跑出來,遞給師叔公道:“喏,老頭兒,給你!”

    “恩?”

    師叔公盯著他手里的紙和筆看一眼,沒接手,又扭臉跟我道:“這是飛鬼傳書,我師兄難道沒教過你?普通的紙筆怎么可以!”

    “啊?”

    我說:“老爺子沒教我啊,這飛鬼傳書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師叔公嚴肅批評我道:“連飛鬼傳書都不會,這怎么能行?平日里若是有事,怎么辦?”

    我說:“打電話唄。”

    “……”師叔公臉頰抽了抽,盯著我手里揚起的手機沉默不語。

    大姐輕推我一下,囑咐道:“好好學著點。”說完,她笑吟吟地看向師叔公:“老爺子,陳一二回去只待了兩三天,這陳老爺子,還未傳授他這些東西。”

    “恩……”師叔公聽聞,應一聲,然后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穿的破夾克,擺出一副高人姿態,點著手指頭跟我說:“既然如此,看在我是你師叔公的份上,我就教你些基本的東西。”

    我趕緊點頭:“老爺子,你講!我聽著呢。”

    師叔公這才滿意地點頭,繼而大手一揮,又道:“拿支毛筆來,再去取一張寫殃榜用的黑紙,給我拿個碟子,蘸點鹽水。”(‘黑紙’的顏色是土黃色的,各地方叫法或許不一。)

    我連忙吩咐傻鬼:“去拿張黑紙。”然后跟馬屁精說:“你去弄碟子鹽水,我去前面商店買支毛筆回來。”

    去前面商店買支毛筆回來,傻鬼和馬屁精這邊東西已經準備好。

    我把毛筆遞給師叔公。

    老頭子說:“你看好了!”

    只見他拿在手里,先捻了捻筆尖,又把寫殃榜用的黑紙鋪開在地上,然后用筆尖蘸下鹽水,皺眉想一下,爾后提筆在黑紙上寫起字來。

    我看得挺驚奇。

    尤其是老爺子時不時地用筆在剛寫完的地方圈上一筆,似乎是某種特殊規矩。

    仔細看好一會,我也沒琢磨明白其中的規律。

    反倒是馬屁精,站在師叔公身后,看著他寫字,每逢馬屁精一撇嘴,師叔公必然要在紙上圈一下,然后才寫下一個字。

    我小聲問馬屁精:“你看的明白?”

    馬屁精沖我笑笑道:“嘿嘿嘿,陳先生,雖然我是個鬼,但是我識字啊!”

    我說:“每次你一撇嘴,老爺子就要用筆圈一下剛才那個字,這有什么說法?我怎么沒看懂?”

    馬屁精撇嘴道:“寫錯字了,可不是得涂了重新寫嘛!”

    我沉默一下,又看紙面上。

    老爺子這句話想寫‘此處邪氣尤為霸道’,寫‘霸’字,他光出了個偏旁,老爺子不會寫了,于是把字圈起來涂掉,改寫成‘強勁’倆字……

    半杯水的功夫,師叔公連寫帶涂順加修改,好不容易寫滿整張紙,把筆放到一旁。

    我說:“寫完了?”

    師叔公點點頭,然后把整張紙晾一下,等到水漬晾的差不多,把寫滿字的黑紙小心翼翼疊起來,然后給我講:“下面是最關鍵的一步,你可知道這飛鬼傳書,最關鍵的一步是什么?”

    我道:“招鬼?”

    “孺子可教!真不枉你師叔公我白白栽培你!”

    師叔公很是滿意地點點頭,然后從兜里掏出個小鈴鐺,捏在手里輕晃兩下:“你看好了!”

    叮叮鈴鈴一陣鈴響……

    然后,什么事情也沒發生。

    我盯著師叔公手中的黑紙,問:“怎么沒飛出去?”

    “飛出去?飛哪去?”老爺子撇我一眼,道:“這樣的本事,神仙才有。”

    我說:“那你搖鈴干什么?”

    老爺子道:“叫鬼啊!”

    我又踮著腳四下看:“鬼在哪?”

    他說:“還沒來。”

    我眨巴眨巴眼睛。

    這當,忽然路口傳來聲音。

    我轉過頭,一個鬼蹬著自行車拐進這條街。

    這個鬼穿一身綠色衣服,自行車上也涂著綠色漆印,靠到近前,我看清楚,這個鬼穿的居然是工作服,因為他胸口有一行字:地府郵政!

    這是飛鬼傳書?

    “……”我使勁眨了眨眼,然后撇起嘴。

    這位郵差鬼兄弟在我們眼前停下,然后跳下車,扯著嗓子開始問:“你們誰叫的上門取件服務啊?”

    師叔公沖他招招手:“這位鬼同志,是我叫的!”

    “送哪去?”

    “南山村,麻煩捎給陰陽先生陳知行!”

    “知道了!”這位鬼兄弟拿出紙筆刷刷刷的記下來,撕下來粘在黑紙上,接著又問:“快的還是慢的?快的得加錢!”

    我問他:“慢的多長時間?”

    “這慢的吧,我送回店里,然后店里轉送地府中心站,地府中心站分揀下發到各地駐站,駐站再派郵差送到村站,然后轉交給本人簽收,差不多五六天吧。”

    五六天,時間有點長,等不了。

    我又說:“快的呢?”

    “我送回店里,直接派人給你捎過去,一個小時!”

    果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我說:“那就快的吧!”

    “知道了。”他又從兜里掏出根雞毛插上去,繼續問:“誰給錢啊?”

    師叔公催著我道:“快給錢!”

    我掏掏兜,摸出二十塊錢來,遞給他。

    這鬼瞄一眼:“假錢!不收!”

    我一愣神:“啊?”

    馬屁精跟我道:“陳先生,人家是地府郵政,收的是冥幣!”

    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跑進店門,拆了一包紙錢,抽出兩張來,出門塞給這位鬼兄弟道:“這回沒錯了吧?”

    他虛著眼看看票面上50億的面額,又搖頭說:“找不開!”

    我挺大方道:“那就不用找了,剩下的,你拿著買茶喝!”

    “呦,這哪好意思的!”這個鬼聽我這么講,立馬客氣起來,笑盈盈道:“為鬼民服務嘛,我這是應該做的!”

    我說:“拿著吧!”

    見我這么熱情,他也不再推辭,笑呵呵地收起來,拍著胸脯道:“你放心,這封信,我給你插五根雞毛,我捎回去,立馬就轉發,保準現在送了,十分鐘就到地方!”

    他也好心提醒我道:“不過下次,別用這種了,還是黃紙好用,不貶值!這種印刷的紙錢,面額太大,經常貶值,不實用!”

    我又塞給他兩張:“那你多拿點!”

    這位鬼差大兄弟臉上都笑開花,抄起那張黑紙,蹬上自行車就走:“你等著啊,我現在就回去,保準三分鐘就送到!”

    說完,蹬起自行車就走,那速度真是堪比音速,我眨個眼的功夫,居然已經沒影了。

    我感慨道:“這效率,真快啊!”

    傻鬼呲牙沖我笑:“他連鬼帶車,也掉下水道里了。”

    我:“……”

    半分鐘功夫,那郵差兄弟搬著自行車從古力井里出來:“他媽的,車鏈子都摔掉了。”

    我們搬著小凳坐在店門口等半個點,那郵差兄弟手舉一張紙跑回來:“回信到了!”

    師叔公趕緊接在手里,把紙面展開,看過后,跟我道:“我師兄說了……”

    大姐這會好奇道:“陳老爺子怎么說的?”

    師叔公把信紙直接塞過來,大姐拿在手里看看,又遞給我,我趕緊盯著上面看,關于師叔公問他旁門一道的事情,我爺爺在紙面上寫了四個字:“知道一點。”

    我看完,頓時把這紙搓成一團:“和沒回一樣!”

    師叔公又道:“不要急,待老夫再寫張問問。”說完,他拿起紙筆,又奮筆疾書地寫一頁紙,遞給郵差兄弟:“這位鬼同志,麻煩你再送一趟。”

    這鬼兄弟把紙收起來,還沒等走,路口又拐過來一個郵差兄弟,手里同樣捎著一張紙:“南山村來書!”

    原來后面還有一封!

    師叔公又把這張接過來,打開來看,看完,沖我笑呵呵道:“查出來了!”他對著紙面念道:“師兄說,這旁門一道,和我陰陽一門一樣,也會些通靈玄術,不過嘛……”師叔公皺皺眉頭,扭頭跟我道:“我們陰陽是積陰德為主,他們是旁門左道,做的全都是些心術不正的勾當。”

    大姐微微皺眉,啐一聲,語氣不屑道:“我就說那孫掌柜不是好人,原來是旁門術士。”

    我看向大姐。

    大姐似乎對這類人挺氣憤,咬著牙道:“旁門術士,做的都是些傷人害命的事情,供奉邪神、養鬼害人,罪大惡極、死有余辜!”

    “兇惡,兇惡啊!”師叔公這時候盯著對面門鋪,也連連嘆息道:“我道是,這里的邪氣為何如此之重,想必這鋪子里面供奉的必然是妖邪之物!”

    我警覺道:“是什么?”

    二姐搖頭道:“不知道,在他的鋪子里,我們看不到,又不能偷偷溜進去看,畢竟被那孫掌柜知道,肯定要再起矛盾。”

    大姐嗔道:“既然是旁門術士,不管是什么,先砸了他的店鋪再說。”

    我看向大姐,想不明白,對這事情,她臉色為什么這么難看。

    二姐在一旁提醒我道:“這賊狐貍,以前吃過他們大虧。”說著話,二姐又跟大姐說:“你這賊狐貍,別沖動,這姓孫的只是生意上和我們針對,他沒做的太過分,你也別惹事,害了陳一二,再說,他做過什么,里面供奉的是什么,你知道嗎?”

    傻鬼忽然說:“里面是個黑菩薩!”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三十一章:門店(9)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三十一章:門店(9)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了,我二叔現在想起來,信了那老頭的話,這才打聽這個……” 我說:“哦。” 李曉雪看我道:“你既然開了那樣一個店,你的那個二姐,她應該認識些會捉妖驅鬼的人吧?” 這哪還用認識啊,我那二姐就是個厲害的大妖怪。 但是這事情我不能跟她講。 于是,我皺眉說:“我這大姐和二姐,倒是懂那么一些,要不你讓你二叔今天傍晚去我店里,讓我二姐給看看?” 李曉雪搖頭說:“我二叔去不了,他現在還在醫院,要不你請你二姐去醫院趟,幫他給看看?” 對這種小事情,我當即拍著胸脯應下來道......


    下二章預覽:...的胸口抓過來。 黑虎掏心! 我頓時虎軀一震,想施展一招猛龍過江,再接一式掃堂腿,直接絆倒孫掌柜,最后銜接大力金剛肘,釘在孫掌柜胸口,打出一套武打片一樣的華麗動作效果,瞬間制敵。 結果腳下打滑,我這條猛龍還沒等過江,先摔進水溝里,連個鷂子翻身的效果都沒施展出來,直接在地上打個滾,以一招實而不華的上乘武學驢打滾,匆忙翻過去。 孫掌柜抿嘴笑道:“陳老板看起來果然有兩下子。” 我謙虛道:“一般般吧,好歹我爸是武術教練,還教過我個一招半式的。” 孫掌柜突然說:“這次,你躲不了了!” 我說:“啊?!” 瘦子在旁邊喊:“傻逼,我們掌柜的可是會些真本事的!” 我低下頭,看到腳底下踩著一團黑氣。 這股黑氣像是一只大手,頓時掐住我小腿,一左一右,一條腿一只,死死地制住我。 我罵道:“你玩賴!” 孫掌柜快步走上前,笑出聲來:“玩賴?我們通靈修道之人比的是道行,誰跟你似的,用這么粗線的小孩打架手段!” 孫掌柜笑瞇瞇地貼近我:“呵呵呵呵,陳老板,你這道行明顯得不如我啊,你被我制住,現在還能做什么?” 我抬起胳膊:“你看我胳膊!......


    下三章預覽:...,現在你還不知悔改,咎由自取。” 李博成瞪大眼睛,忽然伸手捂住胸口,然后大叫一聲——他的胸口被撕開,幾個鬼探出身子,然后抻出手,紛紛看向李博成。 李博成嘴角抽了抽。 他想后退一步,結果仰面倒在地上。 這當,起了一陣風。 李博成身后的小鬼消失,他的胸口也還好端端地,只是平整的西裝被他自己抓出幾道褶痕,扣子也被摳掉,透著衣服縫隙可以看到,他胸口處被自己抓出幾道血淋淋的抓痕,觸目驚心。 窗戶也還好好的,根本沒人去打開。 那小鬼瞪大眼睛看著屋里景象,很是吃驚。......


    下四章預覽:...收破爛的老頭拔走,果真是令人很意外。” 孫掌柜面子有些掛不住。 他說:“那又如何?” 我說:“你這結陣,也就是個花架子,中看不中用嘛!” 孫掌柜冷著臉,道一聲:“即使沒有結陣,陳老板難道以為你真能抗衡得了我們?” “呦!一個收破爛的老頭,居然能不聲不響,在你孫掌柜眼皮子底下,拿走你孫掌柜的東西……” 大姐輕輕一抿嘴,冷笑出聲道:“只是不知道,是孫掌柜你們中看不中用呢?還是那收破爛的老頭技高一籌?” 我聽完大姐這話,仔細想想,忽然樂了。 收破爛的老......


    下五章預覽:...陰陽一門若真有本事的話,那就請吧!” 我謹慎盯著孫掌柜,問他:“怎么,你就這么想我進去?不怕我砸了你的鋪子?” “呵呵呵呵……” 孫掌柜聽完,高聲笑道:“你們若敢踏進半步,我孫某人保管讓你們有來無回!” 他說這話的時候,音調調升了幾度,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就連虛假的笑面也變得猙獰起來。 話落之時,他鋪子里的黑氣猛然翻騰一下,那些擺放著的花圈、紙人似是承受不住一般,頓時散開架。 馬屁精小聲說:“這孫掌柜,真是囂張啊!” “豈止是囂張?”大姐聞言,皺眉道:......


    下六章預覽:...,黝黑干枯的手指上閃出一道黑光。 我連忙將這個黑菩薩擋在胸前:“你干什么?” 他停住手,好像挺怕我碰壞這個似的,瞪大眼睛說:“不干嘛,你先把這個放下,別碰壞了!” 馬屁精聞言,回過神來:“哎呦!對了,這個黑菩薩才是他的真身!” 旁門教主連忙說:“不是。” 騙誰呢! 我看得一樂,當即舉起手做個要把這東西摔地上的動作,旁門教主眼睛瞪得更大一些,登時往后退兩步:“你別亂來!” 我說:“還真是呢!” 我順便又瞄一眼這個黑菩薩,在背后居然有個洞,里面似乎有東西。 馬屁精這時候繞過去,趁著這功夫,一下子撿起地上的定魂珠,轉身跑回來,把定魂珠給我掛了回來。 定魂珠重新掛在脖子上,我這精神一下子就好了,頓時頭不暈眼不花了,腿腳也不抽筋了,那感覺簡直就像廣告里說得似的——一口氣跳五樓,不費勁! 我定了定神,再看這老妖怪。 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里,眼睛只是盯著這黑菩薩看,剛才還很是囂張地揍我一頓,現在,居然神色緊張,變得畏畏縮縮起來。 我說:“怎么!你怕了?” 他眼睛在我身上瞄一下,什么話也不說,手上的黑氣加重幾分,身形......


    下七章預覽:...一族的王,母親是個普通人,所以……” 我驚奇一下:“哦?” 二姐抿嘴又說:“至于她和馬國丹的過節,那是因為……” 話說到一半,二姐瞪大眼睛,忽然不說話了,尾巴晃一下,然后把頭埋在了柜臺上,懶洋洋地閉起眼睛。 我說:“二姐,你怎么不講了?” 二姐說:“賊狐貍來了。” 我回過頭,然后就看見大姐笑盈盈地走進門,在她身后,馬文雅也跟著一道進來。 大姐看我站在柜臺前面,問我:“呦,陳一二,你和這懶貓在說些什么呢?” 二姐眼睛一瞇:“沒什么。” 我也趕......


    下八章預覽:...了啊,坐,坐啊,來,喝茶啊。”然后吩咐趙叔道:“給她上茶啊!” 女人聞言輕輕一笑。 旁邊的女鬼立馬將椅子搬過來,然后又掏出個小帕子,使勁擦了擦,接著又用袖子抹了抹,女人這才坐下去,同時道一句:“茶嘛,我就不喝了。” 魏太爺什么話也不說,端起桌面上的茶杯,自顧的喝一口。 趙叔回頭看我這邊一眼,示意我別出聲,然后偏回頭,開始代魏太爺問她話道:“你來找魏太爺,有什么事情?” “沒什么事情。” 女人說:“只是有些事情要做,路過這里,順便來看望一下魏太爺而已。” ......


    下九章預覽:......


    下十章預覽:......


    本章精要    師叔公跟我道:“拿紙筆來!”

        我趕緊吩咐旁邊傻鬼:“快去拿紙和筆給我師叔公!”

        “哦!”

        傻鬼屁顛顛地跑回店里。

        半分鐘的功夫,他拿支圓珠筆、扯了一頁賬本上的紙,興沖沖跑出來,遞給師叔公道:“喏,老頭兒,給你!”

        “恩?”

        師叔公盯著他手里的紙和筆看一眼,沒接手,又扭臉跟我道:“這是飛鬼傳書,我師兄難道沒教過你?普通的紙筆怎么可以!”

        “啊?”

        我說:“老爺子沒教我啊,這飛鬼傳書是什么我都不知道……”

        師叔公嚴肅批評我道:“連飛鬼傳書都不會,這怎么能行?平日里若是有事,怎么辦?”

        我說:“打電話唄。”

        “……”師叔公臉頰抽了抽,盯著我手里揚起的手機沉默不語。

        大姐輕推我一下,囑咐道:“好好學著點。”說完,她笑吟吟地看向師叔公:“老爺子,陳一二回去只待了兩三天,這陳老爺子,還未傳授他這些東西。”

        “恩……”師叔公聽聞,應一聲,然后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穿的破夾克,擺出一副高人姿態,點著手指頭跟我說:“既然如此,看在我是你師叔公的份上,我就教你些基本的東西。”

        我趕緊點頭:“老爺子,你講!我聽著呢。”

        師叔公這才滿意地點頭,繼而大手一揮,又道:“拿支毛筆來,再去取一張寫殃榜用的黑紙,給我拿個碟子,蘸點鹽水。”(‘黑紙’的顏色是土黃色的,各地方叫法或許不一。)

        我連忙吩咐傻鬼:“去拿張黑紙。”然后跟馬屁精說:“你去弄碟子鹽水,我去前面商店買支毛筆回來。”

        去前面商店買支毛筆回來,傻鬼和馬屁精這邊東西已經準備好。

        我把毛筆遞給師叔公。

        老頭子說:“你看好了!”

        只見他拿在手里,先捻了捻筆尖,又把寫殃榜用的黑紙鋪開在地上,然后用筆尖蘸下鹽水,皺眉想一下,爾后提筆在黑紙上寫起字來。

        我看得挺驚奇。

        尤其是老爺子時不時地用筆在剛寫完的地方圈上一筆,似乎是某種特殊規矩。

        仔細看好一會,我也沒琢磨明白其中的規律。

        反倒是馬屁精,站在師叔公身后,看著他寫字,每逢馬屁精一撇嘴,師叔公必然要在紙上圈一下,然后才寫下一個字。

        我小聲問馬屁精:“你看的明白?”

        馬屁精沖我笑笑道:“嘿嘿嘿,陳先生,雖然我是個鬼,但是我識字啊!”

        我說:“每次你一撇嘴,老爺子就要用筆圈一下剛才那個字,這有什么說法?我怎么沒看懂?”

        馬屁精撇嘴道:“寫錯字了,可不是得涂了重新寫嘛!”

        我沉默一下,又看紙面上。

        老爺子這句話想寫‘此處邪氣尤為霸道’,寫‘霸’字,他


展開+
展開+
  • 螓首蛾眉

    螓首蛾眉最新章節

        當重生女撞上異能男,常理外的兩人能撞出怎樣的火花呢?js330

  • 超級高手養成計劃

    超級高手養成計劃最新章節

        一覺醒來,莫名其妙撿了一個奇怪的小蘿莉。  從此,我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故事,就從這個小蘿莉開始。  蘿莉有三好:清音、柔體、易推倒。  養成計劃……全面啟動!  ※  ※  嚴正提醒:此書,純潔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 偷天魔道

    偷天魔道最新章節

        修魔一途,千難萬險,求人求神求天,不如求己,上天不會賜予你什么,唯有自己去爭。

  • 神級農場

    神級農場最新章節

        &#;&#;華清大學二年級學生葉不凡偶然獲得神級農場空間,于是選擇退學創業。
        &#;&#;本就妖孽的他從此如虎添翼,開創了自己的人生傳奇。
        &#;&#;水果、蔬菜、鮮花,那只是凡品。
        &#;&#;人參、雪蓮、靈芝,那不過是珍品。
        &#;&#;我這里有天材地寶,你要不要?
        &#;&#;葉不凡:“啥?米國總統奧巴牛要收購百年何首烏?告訴他沒那么次的。”
        &#;&#;沒見著太上老君都在我這里進貨嗎?
        &#;&#;葉不凡:“啥?你是島國上忍不但會忍術還會華夏功夫,你要打劫我?”
        &#;&#;沒見著我隨便吃一株天材地寶都勝得過你十年苦練嗎?
        &#;&#;總之葉不凡的人生不缺金錢、美女。

  • 盛世嫡妃:鬼王專寵紈绔妻

    盛世嫡妃:鬼王專寵紈绔妻最新章節

        尚書府嫡小姐,貌若無鹽女,無才無德,廢材草包,卻一道圣旨嫁給沒幾天活頭的戰神宣王,活生生的給嚇死了。這活得憋屈,一縷21世紀穿越而來的女軍醫睜眼,無鹽女?老娘迷得一眾位高權重美男找不著北;不識文斷字?系統自帶記憶功能,各種科目各個類別應有盡有;無德?呵呵,敢說這話的墳頭草已兩丈高。傳說中不近女色的禁欲王爺纏上就不放手,天天嚷嚷要造人,某人揉著被摧殘過度的小蠻腰欲哭無淚,為了保小命趕緊卷細軟逃。“王妃,跟夫君回家。”“不要,除非你保證再也不近我身。”“那是努力造人,你難道要你夫君后繼無人?”話一說完直接將人扛在肩上,女人要上天,居然敢逃,必須好好教訓,某人無語問蒼天,今晚的那張梨木雕花床還能保住么?

  • 邪王霸寵:狂妃求歇歇

    邪王霸寵:狂妃求歇歇最新章節

        前世作為尖刀特工的沈清歌一朝穿越成了大燕相府被人欺凌的嫡女,且看沈清歌快意恩仇。

  • 仙庭封道傳

    仙庭封道傳最新章節

        少年蘇庭,攜陸壓傳承,穿越仙俠神話世界。    煉就斬仙飛刀,成就雷火之體。    上震云霄,下懾幽冥。    諸天神仙,無敢犯者。    “我有一刀,諸天萬界,神仙妖魔,無有不懼者!”

  • 史上最強兵王

    史上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面對生活的壓力,是選擇磨平棱角,甘于平凡;還是勇于抗爭,用自己的雙拳打出一片天地?為了照顧胞妹,退役兵王選擇了前者,但命運卻逼他走上了另一條道路!

  • 寵寵欲動:總裁求婚100式

    寵寵欲動:總裁求婚100式最新章節

        她是不受待見的蘇家大小姐,卻被送上了自己妹妹未婚夫的床!他是蘇家的現任掌權人,天之驕子一般的男人;可是,眾人皆知,他不能人道!“蘇小意,你連自己妹夫的床都上,還裝什么清高?”男人居高臨下,將她逼到墻角。她仰頭直視著眼前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連自己的大姨子都睡,顧先生,你可真夠有品的!”顧諾辰勾唇一笑,直接將她扛起,“既然睡了,那就睡到底了!”

  • 一寵成歡:億萬男神送上門

    一寵成歡:億萬男神送上門最新章節

        20歲那年作為學校的交換生出國交流,一次偶爾的機會救了冷天擎,冷天擎對她一見鐘情。回國后,尹氏陷入經濟危機,穆嘉豪對她窮追不舍,并答應注資尹氏,尹晴晗和穆嘉豪訂婚。冷天擎回國后,查到尹晴晗就是那晚救了他的女孩,一步步誘她入懷

  • 武域蒼穹

    武域蒼穹最新章節

        三域大世界,萬古永恒的命運棋盤,在了無盡的時空中流轉運行,每個人的命運都是棋盤上的一粒棋子,棋盤不滅,棋子交織,勾勒出了層層不窮的大世界……!一個重生的少年,一段不甘的命運,一首逆天的戰歌,打破命運的棋盤,成就無上武道巔峰!我……李云龍,屠神諸佛!我……李云龍,逆天改命!

  • 穿越之素手醫妃

    穿越之素手醫妃最新章節

        她,將軍府的嫡女,卻是一個癡兒,冷酷的大院之爭,將其折磨蹂躪,當冷冷地清眸睜開,卻已是21世紀中醫世家的睿智之女。他,當今皇帝的親弟,天下第一公子,風流倜儻,文韜武略,冷若冰霜的性格,卻對她一見傾心。素手芊芊的她與冷酷邪魅的他,追逐與被追逐的跨越時空之戀,且看他怎樣對她霸道糾纏誓死不放!

  • 農家俏閨女

    農家俏閨女最新章節

        尹好月本是現代公務員一枚,不甚穿越到了史上毫無記載架空的年代。爹爹中了舉人后拋妻棄子與揚州的富家小姐成了婚,獨剩娘親一人開墾了幾分荒地維持著一家三姐弟的生計。性子外柔內剛的娘親,心地善良的大姐,懂事乖巧的弟弟。且看她尹好月,如何成為家中的頂梁柱,如何虐渣男,如何帶著一家奔向小康,走出史上的第一道‘國際大門’。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都市至尊無彈窗重生影后:帝少,輕點寵無彈窗嫡女不狠,地位不穩無彈窗90后少爺無彈窗美人何處無彈窗

全文閱讀:海賊王之我有英雄聯盟全文閱讀吞天武神全文閱讀這個鄰居有點酷全文閱讀帶球王妃之身懷異寶全文閱讀有只女鬼全文閱讀王俊凱:穿越千年為尋君全文閱讀蠱惑難逃全文閱讀惡魔同枕:女人休想逃全文閱讀紙上談婚,豪門佳妻不好追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三十一章:門店(9)】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