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四十章:哭泣的靈魂(8)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量一圈,找不到小女孩的蹤跡,于是掏支煙點起來,猛吸兩口,將煙頭彈出去,蹲在老太太身前喊她:“老太太?” 老太太目光渙散,聽我跟她說話,緩緩瞄我一眼,緊抓著手里布娃娃,不應聲。 我說:“你一個人?” 老太太聽我問這話,怔一下,沒有答話,但是渙散的目光頓時變得有些失落,目光下落,緊盯著手里布娃娃。 我又說:“這布娃娃……” 老太太忽然抬起頭,一臉警惕地看我。 她將這個玩偶又塞回衣服里,驚出聲道:“這個不能給你,誰也不能給!” 看她這反應,我沉默一下,然后又......


    上二章提要:...大姐分析的有道理。 如果我師叔公像那個收破爛老頭似的,神神叨叨的,路上遇見人就想著法子坑人錢,品行不端,那絕對不靠譜,我爺爺也不能讓他來幫我。 于是我點點頭,跟著大姐繼續在胡同里游走,打聽這么個人。 可是一圈轉下來,誰也不知道這地方住著個陰陽先生。 在胡同里溜了這么長時間,我問話問得口干舌燥的,依著胡同墻邊靠著,用手扇著風。 大姐瞄我一眼,走向胡同口道:“你在這等著,我去買兩瓶水回來。” 我應一聲,蹲在地上等大姐回來。 不寬的胡同,對面是個民宅院,我歇著的時候,一個老太太拎著一摞舊報紙走出門,拐過胡同大喊了一聲:“收破爛的!老胡!” 我現在對‘收破爛’這三個字特別敏感。 聽那老太太喊,我一愣神,起身走過去扒著墻角看。 不大會功夫,一個老大爺蹬著三輪車風風火火趕過來,停住三輪車,蹭一下跳下車:“書本四毛,廢報紙五毛!” 不用看臉,單看他身上穿著的灰色破夾克,我頓時確定這人的身份。 是那個兼職收廢品的老騙子! 我師叔公沒打聽到,倒是發現這個老騙子的行蹤。 我馬上回頭去找大姐。 可是身后胡同空蕩蕩的,......


    上三章提要:...,最主要的是心術要正,不能有害人的心思,這就像是一把刀,你拿來切菜那是理所當然,但是你用來傷人,那是萬萬不可的!” 我一怔。 老爺子臉色愈發的嚴肅道:“我們家的這陰陽之術,那是用來行走陰陽兩界,用來積攢陰德的,你可不能用來騙人,更不能用來害人!你明白嗎?” 我點點頭,盯著老爺子嚴肅的臉,不禁有些好奇道:“我這師伯公,他害人了?” “害人?但愿沒有吧。” 老爺子聽聞此話,神色黯然地嘆口氣:“只是你師伯公太過沉迷、相信這陰陽之術,但是這天定命數,自有往生輪回,豈是我輩......


    上四章提要:...她動了動嘴,我大姐那好聽的聲音又從她嘴里出來:“呦,弟弟,怎么了,你是不是被嚇壞了?” 我顫顫巍巍地站起來,盯著這個長了人的身子的狐貍精看,同時扶著樹干,登時往后退了兩步。 狐貍精像是看透我的心思,又笑著出聲道:“呦,你還想跑哪去啊?” 我咽口吐沫,一指狐貍精身后喊:“飛、飛碟!” “什么?”狐貍精回過頭去看:“飛碟?在哪里。” 趁她扭頭的這當,我轉過身跳著就跑開了,剛跑出兩三步遠,誰知馬屁精跟上來拉住我道:“大哥,你別往那邊跑啊……” 去你大爺的! ......


    上五章提要:...思著趙叔和魏太爺或許是沒注意到這些不尋常,如果冒冒失失地告訴他們來這看戲的都是鬼,我怕嚇著魏太爺,于是沖著趙叔笑笑,用盡量溫柔的語氣提醒他:“趙叔啊……你、你就沒覺得這周圍有什么不對勁的?” “喲……”趙叔煙卷叼在嘴里,看看四周:“你不說我還沒注意到……” 我趕緊望向趙叔。 他又說:“今天晚上可冷,周圍涼颼颼的。” 周圍的都不是人,是鬼,那身上都是陰氣,那可不是冷嘛! 我見趙叔沒理解我的意思,于是又提醒他道:“趙、趙叔啊,這戲,這是唱的什么戲啊,你看這些人,都從縣......


    上六章提要:...眼眸里紅色散盡,也不是先前那種黯淡無光的眼神,此刻異常清澈明亮,這原本是天真無邪地眼神,但在此時隱隱地透出一股子邪氣。 周圍更冷了。 我盯著這小孩的眼睛,猶如望見一片清湖。 湖面風平浪靜,接著,湖中央泛起一圈漣漪,一個漩渦油然生出,攪動起湖水,頃刻間化作一個黑洞,逐漸納入一切…… 恍惚中,我有一種感覺,身子似乎飄起來了,整個人頭重腳輕飄飄然的,意識也開始混沌起來。 我吃了一驚,強打起精神低頭看腳下。 這當,我看到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長得那真叫一個帥啊,和我差不多,只是此時此刻,他癡癡地立在那里,身前一個紅裙子小女孩抬起頭怔怔地看他,募然間,我看到小孩嘴角露出一抹和年齡不相符的笑意。 我緩緩地偏過頭繼續看。 在這個帥氣男人身旁,還停有一輛破舊的三輪車,三輪車底下趴著個猥瑣老頭。 在小女孩歪著頭打量眼前男人的時候,猥瑣老頭迅速地抬起頭望了一眼,臉上寫滿了驚恐,他抬起手朝著我這邊一個勁地揮舞,揮了兩下,他又旋即一皺眉,把手中的陰陽鏡一翻,鏡面朝向我。 不知怎么地,透過老頭手中的鏡面,我眼前瞬間清晰無比。 ......


    上七章提要:...都不信這個! 至于我,怎么從一個無神論主義者,變成一個頗有名氣的陰陽先生,這件事情說來話長。 那還得從幾年前說起…… 那一年,是我第二個本命年。 按照家里人的要求,每年快到生日的時候,我都得回鄉下,去我爺爺那里住兩天。 我奶奶臨終前,拉著我的手不放,更是一遍遍的念叨:“小一啊,奶奶最放不下你,你小時候出過事,差點丟了魂,要不是你爺爺給你找來了這個玉墜子,陳家就斷后了……每年生日的時候,都要回來讓你爺爺給你看看……” 關于這事情,我聽我媽給我講過。 我小......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開+

    孫掌柜?!

    我驚出聲道:“他在哪?”

    大姐手指遠處:“往那邊去了。”

    大姐手指的地方,離著我們這邊十幾米的距離。

    雖然這地方挺空曠,今夜月色也還算明朗,但是那丁點的月光,也僅僅是能看清幾米開外的地方,稍遠一些,模糊不清,再遠一些,除了一抹黑,我就看不見東西了。

    “我就猜想,這姓孫的今晚吃了陳一二的虧,他臨走前又拋出這樣的狠話來,不會善罷甘休。”大姐冷笑一聲:“沒想到,這姓孫的倒是好膽量,居然跟到這里,還想趁此下黑手。”

    我說:“了不得,他居然也會來這地方。”

    二姐還保持著戒備的模樣。

    過了大概四五秒的功夫,二姐這才恢復常態,一扭軀干,脊背上炸立起來的皮毛梳理整齊,眼睛里泛著幽幽熒光,盯著那邊繼續看。

    看一陣,二姐奇道:“這姓孫的,他怎么會在這種地方?”

    “這姓孫的,壞事做多了,心中有鬼,怕是放心不下,猜想我們會來這地方,他又想要做些什么……”大姐猜想,“他看到我們也在這里,由此心生了歹意。”

    這孫掌柜果真是險惡!!!

    我扭頭看一圈,趕緊撿塊磚頭拿在手里。

    我說:“我們要不要追上去揍他一頓?”

    “別沖動。”大姐說。

    二姐也道:“這姓孫的心思陰險,加之心里有鬼,肯定謹慎的不得了,當心其中有詐。”

    我有些不放心道:“總不能視而不見吧?這姓孫的,我怕他等會還想使壞。”

    大姐嘴角輕抿,說:“沒關系,有你二姐這懶貓在這里,這姓孫靠近不了我們,先不要管他,我猜想這姓孫的是想故意擾亂我們,現在,我們先繼續找那個小鬼。”

    剛才跟我透信的這個鬼,這時候腿都打起顫來,磕磕巴巴道:“孫、孫、孫掌柜!”

    看得出來,他挺畏懼這人。

    我看他這么緊張,于是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不用怕,不就是個姓孫的嗎?你怕什么?他以前做壞事,但是現在,北河市有我這個陰陽先生在這里,這姓孫的再敢囂張,回頭我就把他打成孫子。”

    這鬼說:“這孫掌柜,心可狠著呢……”

    我道:“你別怕。”

    咂了咂嘴,我不以為然道:“實話跟你說了吧,就在今天晚上,他還跟我叫板來著,結果被我把他頭都打破了,你看他,照樣灰溜溜的走了,這時候偷偷摸摸的暗中使壞,擺明了就是不敢跟我正面沖突。”

    我這么一講,這個鬼頓時滿臉驚奇地看我:“真的?”

    這還能有假?

    除了他腦袋被打破的那一段被我用言語稍稍加工一下,剩下的都屬實。

    我咳道:“你看我像騙你的樣子?”

    他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像!”

    我白他一眼,又說:“我可沒跟你說笑!”

    “孫掌柜居然還能吃這虧?!”他臉上的驚奇轉為崇拜,最后信了我的話,豎著大拇指跟我道:“陳先生,了不得啊,你真厲害!這孫掌柜,壞事做多了,這就是活該!如果是真的,那真是大快鬼心!”

    我謙虛道:“低調!低調!”

    這個鬼點點頭,徹底放下心來,松一口氣。

    他看看四周,這時候壯著膽子,又小聲跟我道:“陳先生,其實吧,我覺得這孫掌柜他來這里,似乎是跟那個小鬼有關,壞事做多了,他肯定心虛,所以才來的……”

    他臉上表情挺嚴肅,說起話來也煞有介事。

    我說:“你知道個屁,先聽聽我大姐怎么分析的。”

    大姐接話道:“其實,我也是這么猜測的。”

    我點點頭:“大姐你說得很有道理!”然后跟這個鬼說:“你看我大姐,這才叫分析的有理有據。”

    這個鬼很是委屈的看著我。

    “你既然是追著那個小鬼追到這里,那么這個小鬼,現在在什么地方?”二姐問。

    “這地方是個陰陽分界地,是個鬼市,陰氣太重,那小鬼跑進這里,我也找不準。”大姐說。

    我出主意道:“要不把馬屁精也叫過來,我們分頭找找?”

    大姐搖頭說:“不行,店里總得有人守著,而且馬屁精就算來了也沒用,這孫掌柜也在這里,他躲在暗處,也在尋找這小鬼的蹤跡,你和馬屁精加起來,還敵不過他一招,就別叫他了。”

    我又說:“要不把我師叔公找來?”

    “胡老頭來倒是可以……”大姐點頭,“就是不知道這個賊老頭,他肯不肯來。”

    我說:“我飛鬼傳書,找個郵差去叫他。”說完,從兜里掏出小鈴鐺,使勁搖了搖。

    等了半分鐘,沒見到地府郵政的鬼過來。

    我問這個鬼道:“這地方,地府郵政的工作鬼員不來?”

    這個鬼說:“來啊!這地方鬼多,肯定得有嘛。”

    難道是他們工作太忙,沒聽著?

    我又使勁搖了搖鈴,結果還是沒見有鬼來。

    “算了,不等這胡老頭了。”大姐說:“就算他來了,也得耽誤不少時間。”

    我把鈴鐺收起來道:“明天我就去投訴他們。”

    二姐問道:“現在怎么辦?要不你這賊狐貍去那邊找,我沒見過那小鬼,我和陳一二一路去那頭找?”

    大姐說:“好。”

    接下來我們分了開,大姐妖力強,而且對這些修旁門左道的術士一向看不起,想著法子要收拾這孫掌柜,所以她選的是孫掌柜剛才去的那條路。

    二姐妖力更強,但是她沒見過那小鬼,還得護著我,所以我們沿著另一邊去找尋。

    二姐變的貓,輕輕一躍就跳出幾米遠的距離,我又不會騰云駕霧,只能邁著腿追著二姐一個勁往前跑。

    往前面追了十幾米的距離,二姐忽然停下不走了。

    我趕緊追過去,走到二姐身前:“怎么不走了?”

    二姐忽然說:“賊狐貍說得沒錯,這姓孫的,果然是想阻止我們找那小鬼。”

    我好奇道:“怎么了?”

    二姐沒多說,抬著貓爪子指了指前面方向。

    我看過去。

    前面依舊空蕩蕩的一片地方,什么也沒有,不知道二姐為什么冷不丁地又提起這句話來。

    我抬腳往前走走,結果不知道為什么,突然眼前一黑,腦袋嗡一聲響。

    就好像是我頭撞墻上了一般。

    “怎么回事?”我很是詫異。

    二姐說:“我們被困住了。”

    我眨眨眼皮,捂著頭走回來,然后又往前使勁邁一步,結果腦袋又被撞一下。

    奇怪啊!

    前面明明沒有東西擋路,可偏偏我就是撞在墻上,過不去。

    我回頭奇怪地望著二姐。

    二姐這時候變回了人形,齊耳短發干凈利落,身上還是那身寬松的運動服,她是貓妖,所以晚上明顯要比白天有精神。

    二姐靠近我,抬手摸一下前面,試探了一下,然后跟我道:“是個結陣。”

    啥玩意?

    我愣道:“結陣?”

    “這姓孫的可能是怕我們先他一步找到那小鬼,所以布下結陣,想要困住我們。”二姐環視四周,說:“剛才隔得遠,我們察覺不到,現在走近了,我想那賊狐貍應該也注意到。”

    我說:“出不去了?”

    “布置這么大一個結陣,怕是要消耗不少的精力。”二姐說,“以那姓孫的道行,也僅能維持個把小時,但是這一個小時的時間,已經足夠他比我們先一步找到那小鬼。”

    二姐說這話的時候,她身后忽然聚起一團黑霧。

    我瞪大眼睛:“二、二姐!”

    一個長著尖角,呲牙咧嘴的惡鬼從黑霧里蹦出來,鼻子呼出黑氣。

    二姐頭也不回,一揮手,胳膊變回貓爪子模樣,在那鬼臉上撓了一下,這個鬼頓時捂著臉退回去。

    我松一口氣。

    “如果能找到陣眼,就能破了這個結陣。”二姐說完,又回身朝著這個鬼抓一下,這個鬼頓時煙消云散,然后二姐接著道:“這姓孫的,還放了厲鬼出來,看樣子誠心是想要拖延我們的時間。”

    我吃驚一下,然后道:“那我們更得快點找到這小鬼了!”

    二姐沒說話,偏回頭看身后。

    大姐手貼著結陣,從那邊走過來,罵出聲道:“這姓孫的,果然是想拖延我們,他在這里布下結陣,我剛才追過去,他們已經沒影了,剛才偷襲的那一下,是想我們追過去,那邊布了埋伏,放了厲鬼。”

    我緊張道:“大姐你沒事吧?”

    “不用擔心她,你擔心好你自己就行,這賊狐貍,百年的修為,那姓孫的,奈何不了他。”二姐淡然道。

    “這些旁門左道的術法,怎么能傷得了我?”大姐嘴角一抿輕笑出聲來,然后又罵道:“比起那些厲鬼,這結陣,才更讓人惡心!”

    我又問:“這結陣的陣眼在哪里?”

    “他誠心想拖延我們,這陣眼怕是沒那么好找。”大姐凝眉道:“剛才,過來的路上我看了,沒找到陣眼,這姓孫的結陣布得很大,雖然沒什么威脅,但是能給我們浪費不少的時間!”

    我一皺眉,盯著結陣外面看過去,頭一偏的時候,卻忽然看到一條紅裙子,那小鬼就躲在塊石頭后面,謹慎地望著這邊。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四十章:哭泣的靈魂(8)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四十章:哭泣的靈魂(8)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黑氣頓時擴散一圈,挑釁道:“陳老板,你有什么本事,都使出來吧!” 我猶豫一下,然后掄起手里那根白骨精的大腿骨,跑上前揚起手,二話不說,對著孫掌柜腦袋敲了一下。 這孫掌柜頓時扶著額頭后退一步,進而驚奇地看我:“沒想到啊,你這姓陳的果然心思陰險,居然不按照常理出牌,用這種粗淺的招式,讓我防不勝防!” 這話說的…… 我又不會那些勞什子咒法,我不揍你,難道還跟你對著臉掐花把勢?那我肯定掐不過你! 孫掌柜臉色一沉,變得很是難看,他手一揚,邁著小步沖我穩健地跑來,手一探,朝著......


    下二章預覽:...默一下,過半分鐘,罵一聲道:“你當我不識數?你這個騙子!” “矮油?” 師叔公驚一下,問我:“怎么掛了?” 他插不上話,可不是得掛電話嘛! 我聽完,趕緊樂呵呵地把手機拿回來,跟胡老頭道:“師叔公,你先忙,我還有事,先走了。” 師叔公愣在街邊看我:“奇怪!” 我抬腳就往回走,結果這時候,手機又震一下,這次是一條短信發過來,依舊沒有名字。 打開短信,上面只有一個字:死! 真無聊! 我直接把短信刪掉,然后回到家中,大姐已經坐在沙發上等我,我沒多說什么,換身衣服就走出來。 李曉雪說的北河市酒店就在周圍這一片,離的很近。 我和大姐步行走三五分鐘,就已經看到酒店的大招牌,還沒等靠近過去,一輛出租車在我們眼前停下,李曉雪從車上下來,打招呼道:“這么早就來了?” “恩。” 我說:“這不是害怕你們等著嘛。” 李曉雪下來后,從車上又走下來個中年男人,精神抖擻,還有一個中年婦人,也從車上下來,看他們的模樣,我猜也猜得出來,是李曉雪的父母。 我趕緊樂呵呵地迎上去,用最親善的語氣打招呼道:“伯父好!伯母好!” 李曉......


    下三章預覽:... 我說:“老爺子,別管你的三輪車了!” 胡老頭回身的時候,陰風煞氣吹得他胡子都飄起來,幾個冤魂厲鬼順勢蹦過去,被胡老頭拿著金錢劍比劃兩下,又嚇退回去。 胡老頭心疼道:“那不成!這三輪車里,可都是老夫的家當!” 什么家當?明明就是一車破爛! 此刻,貼著玻璃門站,我能感受到那股陰風煞氣不斷地涌進來,要不是有陰陽鏡掛在正堂、面朝門外,我這鋪子也得被煞氣灌滿。 我頭一偏,繼續看孫掌柜。 他坐在那邊翹起二郎腿,幸災樂禍般地喊出聲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幾時幾刻!” ......


    下四章預覽:...“我還有半個時辰的活頭,陳老板,你還有什么想問的,你盡管來問吧。” 我詫異道:“你有這么好心?” “呵呵呵呵……” 孫掌柜聞之一笑,坦言說:“其人將死其言也善,陳老板你運氣好,居然能抵得住妖王,想來,這也是命中注定,我當有此劫,我好吃好喝供著他,他卻如此待我,這也是一種報應吧……” 我嗤一聲道:“你們這些旁門術士,供奉這種妖邪,自作自受!” 馬屁精問道:“你都干什么壞事了啊?” 孫掌柜哼一聲:“我孫某人做的壞事多了去了,若真要細說,三個時辰也未必講得完。”他......


    下五章預覽:...沒見過吧?”我手一指大姐,在這小丫頭片子眼前得瑟著說:“她是我大姐,厲害著呢。” 大姐聞言只是抿嘴一笑,拎著手里的東西回身往樓道那邊走。 馬文雅盯著大姐的背影看,這當撩開了袍子。 她的袍子下面還挎著個維尼熊的小包,手一動,把包拉開,拿出條土不拉幾的繩子來,一下子抻展開。 我好奇道:“你干嘛?” 馬文雅瞄我一眼,表現得比我還有見識道:“有妖啊!正好,本姑娘有縛妖索,今天她被我碰上,我現在就來收了她!”說著話,馬文雅一抖手,那條繩子像是條蛇似的一下子從她手里躥出去。 ......


    下六章預覽:...后手一指那棵楊樹,又說:“回想當年,我就是在那棵楊樹之下……” 馬屁精道:“你和陳老爺子離別?” “不是。” 胡老頭搖著頭,轉過身來,語氣凜然地道一聲:“當年就是在這棵楊樹之下,我騙走我師兄的一面陰陽鏡啊,我說兩天后就還他,誰知我這一走,就是二十余年啊,平日里雖然和師兄有些書信來往,但是好久沒見他了……” 馬屁精還想答話,被我伸手拉住,懶洋洋地撇他一眼,道:“不用搭理他。” 馬文雅盯著村里看一陣,忽然問:“村子里沒人住?” 馬屁精說:“前些年的時候,村子里的人都搬到縣城去了,早就荒了,這個村子啊,只剩下魏太爺和陳老爺子住在這里,再后來有一些妖鬼陸續住進來,也不算沒人住吧。” 馬文雅聽完,瞪大眼睛說:“鬼村?” 我聽得一皺眉,生怕這丫頭又給我整些什么事端,連忙走上前,囑咐一聲道:“你別給我添亂啊,現在村子里住的可都是大妖大鬼,你沒事干別招惹他們。” 馬文雅看我一眼,哼一聲:“收妖抓鬼不好玩,我膩了,懶得抓了……”回頭又看看村口的電桿,她皺著眉頭道一聲:“連電都不通?” 我抬頭看看。 上一次我回來的時候,村子里的電桿雖說年......


    下七章預覽:...留下一道縫隙,他的聲音從縫隙里透出來,道:“剛才那個小胖子沒蓋好棺材就跑了,我就是想叫你一聲,讓你把棺材幫我蓋緊了。” 原來是這事情…… 我點點頭,立馬把棺材蓋子給他關緊了,這才抬腳走出去,站在院子里往外面看,大姐她們都走出了老遠。 順路回到我爺爺家里。 院門口,胡老頭已經搬個小馬扎坐在那里。 不過他似是心中有事,眉頭皺起來,一個勁的在捻著胡子,見我回來,連忙沖我招了招手。 我說:“師叔公,怎么?” 胡老頭抿了抿嘴,道:“你過來,老夫要跟你說個事。” ......


    下八章預覽:......


    下九章預覽:......


    下十章預覽:......


    本章精要    孫掌柜?!

        我驚出聲道:“他在哪?”

        大姐手指遠處:“往那邊去了。”

        大姐手指的地方,離著我們這邊十幾米的距離。

        雖然這地方挺空曠,今夜月色也還算明朗,但是那丁點的月光,也僅僅是能看清幾米開外的地方,稍遠一些,模糊不清,再遠一些,除了一抹黑,我就看不見東西了。

        “我就猜想,這姓孫的今晚吃了陳一二的虧,他臨走前又拋出這樣的狠話來,不會善罷甘休。”大姐冷笑一聲:“沒想到,這姓孫的倒是好膽量,居然跟到這里,還想趁此下黑手。”

        我說:“了不得,他居然也會來這地方。”

        二姐還保持著戒備的模樣。

        過了大概四五秒的功夫,二姐這才恢復常態,一扭軀干,脊背上炸立起來的皮毛梳理整齊,眼睛里泛著幽幽熒光,盯著那邊繼續看。

        看一陣,二姐奇道:“這姓孫的,他怎么會在這種地方?”

        “這姓孫的,壞事做多了,心中有鬼,怕是放心不下,猜想我們會來這地方,他又想要做些什么……”大姐猜想,“他看到我們也在這里,由此心生了歹意。”

        這孫掌柜果真是險惡!!!

        我扭頭看一圈,趕緊撿塊磚頭拿在手里。

        我說:“我們要不要追上去揍他一頓?”

        “別沖動。”大姐說。

        二姐也道:“這姓孫的心思陰險,加之心里有鬼,肯定謹慎的不得了,當心其中有詐。”

        我有些不放心道:“總不能視而不見吧?這姓孫的,我怕他等會還想使壞。”

        大姐嘴角輕抿,說:“沒關系,有你二姐這懶貓在這里,這姓孫靠近不了我們,先不要管他,我猜想這姓孫的是想故意擾亂我們,現在,我們先繼續找那個小鬼。”

        剛才跟我透信的這個鬼,這時候腿都打起顫來,磕磕巴巴道:“孫、孫、孫掌柜!”

        看得出來,他挺畏懼這人。

        我看他這么緊張,于是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不用怕,不就是個姓孫的嗎?你怕什么?他以前做壞事,但是現在,北河市有我這個陰陽先生在這里,這姓孫的再敢囂張,回頭我就把他打成孫子。”

        這鬼說:“這孫掌柜,心可狠著呢……”

        我道:“你別怕。”

        咂了咂嘴,我不以為然道:“實話跟你說了吧,就在今天晚上,他還跟我叫板來著,結果被我把他頭都打破了,你看他,照樣灰溜溜的走了,這時候偷偷摸摸的暗中使壞,擺明了就是不敢跟我正面沖突。”

        我這么一講,這個鬼頓時滿臉驚奇地看我:“真的?”

        這還能有假?

        除了他腦袋被打破的那一段被我用言語稍稍加工一下,剩下的都屬實。

        我咳道:“你看我像騙你的樣子?”

        他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像!”

        我白他一眼


展開+
展開+
  • 星之海洋

    星之海洋最新章節

        動蕩的大時代已經過去了半個世紀,人類一邊重建家園,一邊無休止的與自己的平行世界??天界激烈斗爭,全然不顧不遠的星空中,已經出現了新的威脅。大時代已經成為歷史,成為過去,新的大時代即將來臨。(全新版本由起點中文網獨家發行!vip會員免費訂閱觀看修正部份,十萬字新內容耶)js330

  • 殯葬筆記

    殯葬筆記最新章節

        生命在這個世界上遠比我們想象的脆弱,死亡無時無刻不在發生!年輕的殯葬師,如何應對這個非現實科學道理解釋不清楚的事件,又如何面對妖艷女鬼的要命魅惑,他的格言;與鬼斗、與紅粉骷髏斗,與天斗其樂無窮。

  • 老街

    老街最新章節

        江南有座千年古城,古城有條千年老街。作品圍繞著已故收藏大家的留下來的紋飾為“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元青花大罐這一稀世國寶的真與假、得與失,昔日的古董朋友、老街上開古玩店的老板以及婺州政界一些有權有勢的官員等等角色,心理、行為起了微妙的變化,紛紛加入到謀劃這個元青花大罐的行列中來,相互間展開了一場明爭暗斗、啼笑皆非的角逐。

  • 錦上嬌

    錦上嬌最新章節

        重生后的琇瑩發現自己原來是蒙塵的明珠,反過來成了她前世的渣男夫君的白月光,還想要再死命扒上來。琇瑩表示:當年你棄我如敝履,如今你高攀不起!在虐渣有仇報仇之余,琇瑩想起她年輕有為的三叔父,官越做越大,年齡越來越大也仍是成親困難戶。于是她便琢磨著給三叔父尋個嬌嬌的媳婦。當一波波媒婆上門,某人在忍無可忍后,黑著臉拎了對大雁出現在琇瑩面前……

  • 惡魔王子的專屬

    惡魔王子的專屬最新章節

        他是她小時候的玩伴,卻是學院的惡魔王子。
        洛詩原,一個臉盲癥少女,從遇見他,便是一場噩夢的開始。
        難道就因為她忘了他嗎?他要這么地折磨她?
        “好啊,這么快就忘了啊?”沐淩煜一手捏著她的下巴,一手撐在樹上,給了她個完美的“樹咚”,這才邪邪地開口說道。
        洛詩原還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就遇上了此生她覺得很狗血的事情,她,被強吻了。
        真的是夠了。先是丟初吻,后是讓她丟清白,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他-沐淩御。
        洛詩原真的是忍無可忍,對著面前這帥氣妖孽的男生怒吼道:“沐淩御,你要怎么樣才肯放過我?”
        “呵呵,放過你。下輩子吧。”男生邪氣一笑,攬過她的腰,俯身吻了下去……

  • 邪王寵妻:廢材嫡女要逆天

    邪王寵妻:廢材嫡女要逆天最新章節

        依靠獨一無二的武學精技和意外獲得的修煉秘寶,一路斗渣男,斗女配,斗長老,進入學院后,繼續斗同門,斗白蓮花,最終成功獲得進入大宗門的名額,進入大宗門后,越級打臉,斗各宗門天才,扶持自己的勢力,前往更好的修真世界。

  • 拘魂令

    拘魂令最新章節

        一樁樁命案的發生,隨即而來的是一道道的限時命令,不斷有受害者遇害,卻遲遲找不到兇手,丟了烏紗帽的他如何在這一樁樁的案件下找到蛛絲馬跡成功破此大案

  • 重生之扶搖皇后

    重生之扶搖皇后最新章節

        一道圣旨將她從美好幻想中抽出來!他要廢后?青蕪渾身像被人抽干了力氣一樣,這些年,她為他出生入死,為了捧他登基稱帝,她廣泛的交際于各路臣子之間,與胡人一戰,他慘敗被擄,她不惜用自己抵換他回朝……他說——蕪尭,此生尊你為后,不負不棄!他又說——蕪蕪,你放下兵符安心做我的皇后吧!他又說——等等,這一切都是陰謀!?她明白得太晚了!兒子枉死,她含恨而終……一朝重生,不僅斗倒大娘,虐嫡姐,還將渣渣斗得不要不要的,正在捂嘴偷笑的時候,那跟前跟后的誰竟然還一張意猶未盡的嘴臉。話說那誰,咱倆只是合作關系,你吃干抹凈還傻楞在我炕上干啥?

  • 神級透視狂徒

    神級透視狂徒最新章節

        一個普通平凡的少年張信,在機緣巧合之下意外獲得了一雙無敵透視眼。
        賭石場?拍賣會?呵呵,我不是針對誰,我是想說在座的各位磚家都是辣雞。
        “本小姐的心思,你能看得透?”肖芷一個甩頭,秀發打在張信的臉上。
        張信流著鼻血表示:“明人不說暗話,我早把你看透了。”
        “哼!別以為你能透視就能為所欲為。”紈绔富二代雙手緊緊的捂著第五張牌。
        張信嘴角上揚,冷冷一笑:“sorry啊!透視,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 碎滅蒼天

    碎滅蒼天最新章節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好友被奪,百年之約,難道這些都是天意如此?如果是這樣,那么我要斬碎蒼天,踏破蒼穹,爭回好友,奪回尊嚴。因為我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 刁蠻王妃:踢夫下花轎

    刁蠻王妃:踢夫下花轎最新章節

        “我說你不行!所以本小姐要休夫!”就是要這暴力狂,從此在男人界顏面無存!王爺一頭黑線“這理由?你就不顧清譽?”“清你個鳥!”啪——休書摔上棄夫臉,收拾嫁妝回娘家!面對外界污穢流言,他夜醉美人懷,挽救男人尊嚴;而她,卻逍遙紅塵喧囂外,不羨鴛鴦不羨仙……

  • 隱婚:總裁的七日情人

    隱婚:總裁的七日情人最新章節

        一紙合約讓她成為了他的七日情人。7天任他隨意折磨,聽他的話,做他手掌心的玩物。郁云染覺得只要挺過去一切都會好的,但是卻沒想到,簽約結束卻換來某男的步步緊逼。撩了我就想跑?沒門某男壓著她怒吼。

  • 王牌校草獨家愛

    王牌校草獨家愛最新章節

        逃婚救個奇怪老頭,謝禮竟是一個王牌校草外加一個小寶寶?好吧,她是淑女,她忍了!可是,這校草也太得寸進尺了!奪她初吻,還讓她負責?阻她追男神,還說她笨蛋?更過分的是,竟在全校廣播,讓她回家喂奶!?感覺她好欺負是不是……走,外面單挑,勝者為王,敗者?撞墻!

  • 囂張王妃九千歲

    囂張王妃九千歲最新章節

        “姐姐,你的臉蛋好美,怎么胸這么小?”

  • 天道修仙市場

    天道修仙市場最新章節

        何謂天?人字頭頂上一橫,代表著牢籠,人字脖子上一扛,代表著殺戮。所謂天,就是個充滿殺戮的牢籠世界!一場滅天大戰,代表光明一方的最強武祖在大戰中隕落,就此天道淪喪,輪回崩塌!億萬古后,武祖一縷魂魄重生。一個名為墨離的少年從凡塵中走來,一路帶血,重整天道重塑輪回,為天下蒼生打下一個大大的永生。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歌頌者《永恒》無彈窗帝妃有毒:王爺,快起開!無彈窗火星寫作系統無彈窗婚色襲人:早安,靳先生無彈窗鬼夫是根繡花針無彈窗

全文閱讀:盛世醫妃全文閱讀庶女為商全文閱讀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全文閱讀寵妃當道:殿下,娶不娶?全文閱讀九州風云錄全文閱讀畫堂春深全文閱讀都市修神全文閱讀超級90后少女全文閱讀兵王的奶爸人生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四十章:哭泣的靈魂(8)】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