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七十章:女客(6)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你毛毛躁躁的,可別沒事干給我整鬼玩,要不然到時候真有什么麻煩,不用大姐說,我先把你扔大街上!” 她說:“你敢!” 我說完也懶得再跟她說什么,把門關上。 我走回客廳。 大姐還靠在沙發上看電視,這時候變戲法般的拿出一些點心,正吃著。 我坐過去,也開始吃點心,吃兩口,我小聲問大姐道:“大姐,你還真打算把她一直留在這?” 大姐聞言,優雅地擦擦嘴,問我:“怎么?你怕她給你惹麻煩?” “那倒不是……”我說:“可是,這樣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


    上二章提要:...大姐說怎么辦,那就怎么辦,不用征求我的主意!” 大姐嗔道:“這種事情不用征求你,你還不趕緊拿了你的陰陽法器?” 哦! 我聽完,趕緊跑到柜臺邊。 先是抽出我爺爺傳給我的渡陰尺,我想了想,又把陰陽鏡也摘下來掛在脖子上,手指移到鎮魂璽邊上的時候,眼睛一瞥,瞅見那小鬼湊過來,眼巴巴地看著我,我又把手縮回來。 我說:“這個就算了,不拿了!” 小鬼很失望地低下頭,惡狠狠瞪我一眼,又兀自飄回角落里站著。 我又拿起我太爺爺牽狗的狗鏈,猶豫一下,這個也帶上吧! 拿著東西走到門口,大姐已經摘下門鎖,回頭看看我道:“都拿好了?” 我點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出去吧!” 大姐說著話,輕輕一推門,一道陰風席卷煞氣頓時想順著門縫擠進來,被大姐抬手一揮打散。 孫掌柜瞅見我們的動作,很是驚奇道:“哦?” 他站起身,笑呵呵道:“陳老板,你終于舍得出來了?” 我沖他回笑的時候,大姐將門整個推開。 又是一道陰風吹過來,但是被大姐輕輕擋開,化成兩截,鋪子里因為沒了陰陽鏡護著,那兩股陰風貼著大姐兩側吹過去,輕而易舉的席卷進鋪子里,頓時吹......


    上三章提要:...已經亮起燈,不少人站在客廳里等待,雖然天花板的大水晶燈沒有亮起,只是靠備用電源點起幾盞普通的白熾燈,大廳的景象已經一目了然。 我連忙找一圈。 但是沒見著李博成的鬼影,反倒是旁邊站著個穿西裝的男人,像是酒店經理,這時候拿著電話一個勁地問:“怎么停電了?周圍都好好的,單單是我們酒樓沒有電,你們快來給看看,是不是哪條電路燒壞了,我們這還得做生意呢!” 我拉著這人問:“怎么回事?” 他掐著電話,沖我歉意一笑道:“好像是我們酒樓的線路問題,稍等,電力公司這就來人了。”說完,他又對......


    上四章提要:...人擺上茶水招呼我們,將桌面上的一盒子煙推過來,道:“陳先生,請!” 我眼睛瞄一下。 煙皮子上清一色的外國字母,一看就比我那迎著風吸三口的五塊錢煙上檔次。 我淡然一笑,輕輕抽出一支,拿出我一塊錢買的塑料外殼打火機點燃,跐溜吸一口,點著頭裝文雅道:“好煙!一點就著,煙氣純正!” 李博成笑:“呵呵……我這煙固然是好,不過今天請陳先生來,不是討論煙草的,陳先生若真能辦成事情,我算送你幾盒又何妨?” 我直截了當道:“有話就直說吧。” “這孫掌柜嘛,他和我算是故交,對于......


    上五章提要:...著我似笑非笑地呵呵兩聲,我本以為孫掌柜又想說些什么狠話,誰知他卻轉臉和光頭、瘦子道:“我們走。” “這就走了?”我很意外。 驚奇的不光是我,光頭和瘦子也都愣一下,呆了兩三秒,然后像是覺得自己聽錯話一般,驚奇地看向他們掌柜:“掌柜的,我們就這么走了?” 孫掌柜閉口不言。 瘦子猶豫道:“你還沒收拾這姓陳的呢……” 光頭也同時道:“那個小鬼……” “呵呵呵呵……這個小鬼,陳老板若要帶走,那便由他帶走就是!區區一個小野鬼,真以為能威脅到我孫某人?只是眼下,我可是得到......


    上六章提要:...異,還是停住腳,沒急著過去。 因為那邊光線太暗,這里隔著遠又看不清晰,我身子往前面湊了湊,站在路面,把手攏在額頭,眼睛瞇起來仔細打量,然后看出一點端倪來。 老太太呆呆地靠著路燈桿坐著,一動也不動。 我把眼睛使勁瞇著,終于察覺出來,在這老太太身前,還有一團紅色影子。 是那個小孩。 老太太可能看不見她,因為這小鬼刻意隱藏,連我這種稍微會點通靈手段的人,也才只模模糊糊看出一丁點影子,集中起精神來,才能粗略看清晰。 這時候,小孩和老太太對臉相望——只是老太太看不見紅裙子小女鬼,這小鬼,卻能看得著老太太。 我茫然看向大姐。 大姐皺著眉頭望那邊,也是集中起精神來,沒注意我。 我只得偏頭回來繼續看。 頭扭回來這當,那小孩有了動作。 她忽然抬起胳膊,小手貼上老太太的臉頰,那老太太忽然像是受了驚,抬起頭看身前,不多時,她似乎又感受到些什么,也抬手對著前面摸一下。 老太太抬手的高度,正好摸在小女孩臉上。 老太太忽然一怔,又想使勁再試探一下,但是那小孩成了鬼,沒有實體,老太太手一抖,胳膊穿過小女孩的軀干,摸了個空。 她手垂......


    上七章提要:...殊規矩。 仔細看好一會,我也沒琢磨明白其中的規律。 反倒是馬屁精,站在師叔公身后,看著他寫字,每逢馬屁精一撇嘴,師叔公必然要在紙上圈一下,然后才寫下一個字。 我小聲問馬屁精:“你看的明白?” 馬屁精沖我笑笑道:“嘿嘿嘿,陳先生,雖然我是個鬼,但是我識字啊!” 我說:“每次你一撇嘴,老爺子就要用筆圈一下剛才那個字,這有什么說法?我怎么沒看懂?” 馬屁精撇嘴道:“寫錯字了,可不是得涂了重新寫嘛!” 我沉默一下,又看紙面上。 老爺子這句話想寫‘此處邪氣......


    上八章提要:...……呵呵呵呵,小伙子,不知道你是想做些什么樣的買賣啊?” 我指著他門口擺著的花圈,毫不避諱道:“同行!” “呵呵呵呵,小伙子,你看起來勢在必得啊,只不過你還太年輕啊……”他把扇面撐開,扇兩下風,背著手進了自家店,撇下一句:“等你開不下去了,這店鋪,就便宜賣給我吧。” 我嗤一聲,懶得跟他費些口舌。 都說同行是冤家,這話那真是一點都沒錯,見不得別人好。 我溜達溜達出了這條街,順路回去,正好路過我們公司門口。 走進門,李曉雪坐在柜臺前面低頭看雜志,見有人進來,抬起......


    上九章提要:... “恩!”馬屁精點頭說:“其實陳老爺子那也是很厲害的,你這個大姐,也很尊敬陳老爺子。” “哦。” 這點我倒是看得出來,這里面,說不定還真有些什么故事。 我又問他:“那我二姐呢,她什么來頭,你知道嗎?” “這我就更不知道了……”馬屁精皺眉說:“她是只貍貓妖,平常日的時候也不搭理其他的妖鬼,不過我看得出來,你這個二姐也很厲害,她似乎比你大姐還要厲害一些……” 到底是有頭有臉的妖怪,就是有本事。 我唏噓感嘆一陣,妖鬼的圈子看樣子就不一般,感嘆完了,我又想到昨晚......


    上十章提要:...路口,我就撞見了趙叔家的老黃牛拉著板車緩緩地出來。 趙叔坐在前面,在他身后,板車上還扎緊了一把太師椅,一個穿著灰袍子的瘦老頭坐在上面,胡子垂到胸口,一動也不動。 “呦,小三啊。”趙叔瞅見我,打了個招呼,然后扭頭跟身后老人說:“太爺,這是陳老爺子家的孫子,記得不?小時候,你還給過他茶喝呢。” 我連忙打招呼道:“趙叔,魏太爺。” 魏太爺坐在椅子上,聽到聲音緩緩扭過頭,整張臉和以前一樣,一點變化沒有,沖我點點頭,含糊不清道:“記得呀,去年回來的時候,還被驢踢了腦袋,掉進井里去了,我記得……” 趙叔一樂道:“太爺,那都是他小時候的事情了!”說完,趙叔朝我笑笑道:“老爺子啊,歲數大了,腦子也不好使了。” 我沖趙叔回笑道:“趙叔,大晚上的,你這是要帶著魏太爺去哪啊?” 趙叔道:“老爺子聽到有唱戲的,非要出來看看。你小子,不在家陪你爺爺,這是要往哪去啊?” 我說:“老頭子把我攆出來了,也非讓去看戲,神神叨叨的。” 趙叔聽完,抿嘴一笑沒接話,反而是魏太爺聽到這茬,口齒不清地接了一句道:“看戲好,看戲好啊……長長見識,要不然怎么能接了陳知行的班,給......


展開+

    晚上下班。

    我和往常一樣走進堂鋪。

    馬屁精挺勤快地帶著傻鬼打掃鋪子里的衛生;柜臺上,趴著一只花貍貓閉目養神;環視一圈,沒有看到大姐的身影。

    我四下瞅瞅,當即靠到二姐身旁。

    二姐懶洋洋地仰頭看我一眼,出聲問:“怎么?”

    我沖著二姐笑一聲,然后又回頭看看門外,猶豫一下,我湊到二姐眼前,小心翼翼地說一句:“二姐,我問你個事。”

    “什么事?”二姐奇道。

    我說:“我想問,關于大姐和馬國丹的事情,他倆,究竟是什么過節啊?”

    二姐聽我問這個,撇嘴道:“那賊狐貍既然不說,這件事情,我也不能多講。”

    我干干地笑一聲,但是心里卻對這事情十分好奇,按耐不住道:“那啥,二姐,你看大姐現在正好不在,你跟我講講,我保證就算打死我師叔公,我也不說!”

    二姐瞇著眼睛看我,然后仰著頭警惕地打量一陣周圍:“你真想知道的話……”她忽然用貓爪子跟我招了招,小聲道:“那我跟你透漏一點,不過,你可別跟那賊狐貍提起這事情。”

    我信誓旦旦道:“我絕對不說!”

    二姐點頭,輕聲在我耳邊道一句:“這賊狐貍,她是狐妖一族狐王的后裔。”

    原來大姐還有這背景!

    我漬一聲:“了不得。大姐,她這也算是出身名門吧?”

    “恩,也算是吧……”

    二姐側臥在柜臺上,挺愜意地晃著尾巴,跟我繼續講:“她的出身,反正比我這只普通家貓要好上許多,不過嘛……”

    我豎起耳朵聽著二姐講下一句話。

    二姐舔一下嘴唇,忽然話鋒一轉,她問我說:“這賊狐貍的妖力要比我弱上一些,她是妖狐王的后裔,無論靈性還是妖力都要比我高才是,你可知道這是為什么?”

    我聞言思索道:“大姐好像提起過,她說她的妖力不純……”

    “恩。”二姐點頭。

    我又問:“那這和馬國丹有關系?”

    二姐猶豫一下,又把聲音壓得再低一些,道:“這賊狐貍,妖力不純,因為她的父親是妖狐一族的王,母親是個普通人,所以……”

    我驚奇一下:“哦?”

    二姐抿嘴又說:“至于她和馬國丹的過節,那是因為……”

    話說到一半,二姐瞪大眼睛,忽然不說話了,尾巴晃一下,然后把頭埋在了柜臺上,懶洋洋地閉起眼睛。

    我說:“二姐,你怎么不講了?”

    二姐說:“賊狐貍來了。”

    我回過頭,然后就看見大姐笑盈盈地走進門,在她身后,馬文雅也跟著一道進來。

    大姐看我站在柜臺前面,問我:“呦,陳一二,你和這懶貓在說些什么呢?”

    二姐眼睛一瞇:“沒什么。”

    我也趕緊迎著笑臉樂呵呵地道一聲:“沒事,沒事,我跟二姐聊天呢,最近中東局勢不太平,我正跟二姐談著。”

    “哦?”

    大姐眼睛掃過來,有些懷疑道:“是嗎?這懶貓,什么時候也喜歡聊起天來了,她會有這閑心?”

    二姐不答話,這當看了看馬文雅,問道:“她是誰?”

    大姐說:“馬國丹的女兒。”

    “哦?”

    這次輪到二姐驚奇一下。

    她盯著馬文雅看看,接著扭頭看向我,淡然道:“怨不得你要問這個。”

    我笑一聲,連忙回頭看大姐她們。

    大姐臉色狐疑地盯著我看一會,然后輕抿一下嘴唇,馬文雅這時候卻有些無精打采,她走進門,招呼也不打,直接走到沙發那邊坐下去。

    大姐這當又盯著二姐看,但是二姐卻一甩頭,不理會大姐。

    二姐說:“你這賊狐貍,看什么呢?”

    大姐輕笑一下,問她:“你這懶貓,剛才跟他說什么了?”

    二姐說:“我不告訴你。”

    大姐笑盈盈地看一眼二姐,又繼續盯著我看,我被大姐看得有些不自然,連忙回過頭朝著門外看。

    也就在這當,我看見一個女人走進店里。

    這女人我見過,她就是昨天晚上,站在孫掌柜鋪子門口,后來跟我們打聽孫掌柜家鋪子的那個女鬼。

    她一進門,我們全都跟著看過去。

    女人走進門,瞧了瞧屋子里的人,然后問一句:“老板在嗎?”

    我當即說:“在呢!我就是!”

    女人聞言打量我一下,沒多說什么,直接問我:“你這店,是不是陰陽通賣,鬼事也做?”

    我點點頭,連忙過去招呼道:“沒錯,我是陰陽先生啊,所以兩邊的都管,妖鬼的生意也做得,你要點什么?還是有什么事情?”

    女人說:“我找人。”

    馬屁精也湊過來:“你找誰啊?”

    女人沒說話,只是伸手掏了掏,忽然拿出一個四四方方的銀錠,走到柜臺前面,放上去。

    呦!真金白銀!

    我一看到這個,頓時樂了。

    尋常的妖鬼進店,大都也會拿些東西跟我這里換些紙錢、紙人,但都是些不怎么值錢的小物什,也有值點錢的東西,無非是在路邊撿塊手機的,撿了錢包的,無一例外都拿進來跟我這里換些紙錢什么的,那東西又不貴,所以我穩賺不賠。

    但是一進門就掏出這么一錠銀子的,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馬屁精說:“呦?這個?”

    大姐看到,忽然皺起眉頭,跟我小聲道一句:“這銀塊不小,價值不低,看樣子,不會是什么簡單的事情,這錢不好拿。”

    我點點頭。

    二姐瞄一眼臺面上的銀錠,問她:“你先說說,你要找誰,要不然這錢,我們可不敢拿。”

    女人說:“我要找一個人。”

    二姐問:“誰?”

    女人又從懷中拿出一張紙片,一同擺放在柜臺前面,指著道:“這是那人的名字。”

    二姐瞄一眼紙片,忽然用爪子將銀錠和紙片給她推了回去,道一聲:“這個人,我們不找。”

    大姐忽然警惕起來。

    我看得也是皺起眉頭。

    “哦?”女人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抬頭盯著二姐看,好奇道:“為什么不找?”

    二姐說:“找不到。”

    女人卻道:“還沒找,你們怎么知道找不到?”

    大姐這時候走過去,也看一眼那紙片,只是看一眼,大姐眉頭皺起來,也說:“這人我們不想找,所以這事情,辦不了。”

    女人不說話。

    我看得挺納悶,也連忙走過去拿起紙片看一眼,卻見紙片上只寫了三個字:陳一二。

    我看得一愣神,當即噎一下,這怎么是找我的?

    我忽然想到前一陣的孫掌柜說的話,然后又想到大姐昨晚上跟我說的話,頓時一皺眉頭,這人難道是和那‘女人’一伙的?

    女人又問道:“加錢也不找?”

    我連忙搖頭道:“不找,不找!這個人我們找不到。”

    女人聞言抬起頭,眼睛里閃過一道寒光……

    我看得一哆嗦。

    女人很是詫異地打量我一陣,又問一句:“為什么不找?”

    我想了想,跟她說:“因為這人也是個陰陽先生,而且他長得太帥,道行也太厲害,你說,這么一個又帥氣又有本事的人,我們上哪找去?他這么厲害,我們不敢找啊!”

    女人擰眉想了想,低下頭:“是嗎?”過一陣,她抬起頭,說:“好吧,那就算了。”

    說完話,她收起臺面上的東西,走到門口,忽然又回過頭來。

    我說:“你還有啥事啊?”

    她說:“既然你們不想找,那么請你們幫我們家主子捎個口信。”

    大姐狐疑道:“什么口信?”

    女人說:“過幾天,我們家主子將去拜訪一下陳知行。”

    大姐狐疑道:“陳知行?”

    女人點頭,然后一轉身出了門,身影消失不見。

    她走出門好一陣。

    我這才扭頭看向大姐,連忙問一聲:“這人是誰?”

    大姐皺著眉頭想了想,說:“應該是和那女人一伙的,只是……”大姐眉頭擰成一團,有些詫異道:“她臨走時說的那話,是什么意思?”

    二姐說:“難道她已經知道了陳老爺子的行蹤?”

    大姐搖了搖頭道:“這個不清楚。”

    我說:“要不要找老爺子說一聲?”

    大姐說:“不用了,說不定這女人只是拿話嚇唬我們,而且她就算找到陳老爺子,村里還有魏太爺在,她不敢怎么樣,反倒是她要找的東西在你身上,你先注意好你自己再說。”

    我聽完撇一下嘴,嘆口氣。

    也就在這時候,門外又傳來動靜。

    我扭頭看過去,一個地府的郵差兄弟手舉著一張紙跑進來:“陳先生,你的信!”

    我看得一怔:“我的信?誰寄來的?”

    郵差兄弟看一眼,跟我說:“一個姓趙的!從南山村來的。”

    我說:“趙叔?”然后伸手接過來。

    郵差兄弟說:“插了十八根雞毛,急件!”

    大姐和二姐聞言都皺起眉頭。

    我連忙將信拆了開,看一眼,頓時瞪大眼睛。

    大姐問我:“怎么了?”

    我咽口吐沫,扭頭看著大姐道:“趙叔說讓我回去一趟……”

    二姐問:“出什么事了?”

    我皺起眉頭,將信紙遞過去:“趙叔說老爺子離開村里,好像失蹤了……”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七十章:女客(6)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七十章:女客(6)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會,不見趙叔和魏太爺回來,我想他們應該是出去了,于是沒多待,掩了房門,走回去。 走進我爺爺家院子。 胡老頭在屋子里,傻鬼在院子里瞎跑,屋頂上,二姐懶洋洋地趴在那里。 見我回來,二姐問:“沒人?” 我點點頭說:“趙叔不在家,魏太爺也不在,好像是出去了。” “恩……”二姐說:“我也沒感受到魏太爺的氣息,這個時候,怕是不知道去哪里了,等他們回來吧。” 一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下去,趙叔也沒回來。 我站在村口等得有些焦急,正猶豫著要不要先回去,卻聽見身后有動靜傳過來......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下七章預覽:......


    下八章預覽:......


    下九章預覽:......


    下十章預覽:......


    本章精要    晚上下班。

        我和往常一樣走進堂鋪。

        馬屁精挺勤快地帶著傻鬼打掃鋪子里的衛生;柜臺上,趴著一只花貍貓閉目養神;環視一圈,沒有看到大姐的身影。

        我四下瞅瞅,當即靠到二姐身旁。

        二姐懶洋洋地仰頭看我一眼,出聲問:“怎么?”

        我沖著二姐笑一聲,然后又回頭看看門外,猶豫一下,我湊到二姐眼前,小心翼翼地說一句:“二姐,我問你個事。”

        “什么事?”二姐奇道。

        我說:“我想問,關于大姐和馬國丹的事情,他倆,究竟是什么過節啊?”

        二姐聽我問這個,撇嘴道:“那賊狐貍既然不說,這件事情,我也不能多講。”

        我干干地笑一聲,但是心里卻對這事情十分好奇,按耐不住道:“那啥,二姐,你看大姐現在正好不在,你跟我講講,我保證就算打死我師叔公,我也不說!”

        二姐瞇著眼睛看我,然后仰著頭警惕地打量一陣周圍:“你真想知道的話……”她忽然用貓爪子跟我招了招,小聲道:“那我跟你透漏一點,不過,你可別跟那賊狐貍提起這事情。”

        我信誓旦旦道:“我絕對不說!”

        二姐點頭,輕聲在我耳邊道一句:“這賊狐貍,她是狐妖一族狐王的后裔。”

        原來大姐還有這背景!

        我漬一聲:“了不得。大姐,她這也算是出身名門吧?”

        “恩,也算是吧……”

        二姐側臥在柜臺上,挺愜意地晃著尾巴,跟我繼續講:“她的出身,反正比我這只普通家貓要好上許多,不過嘛……”

        我豎起耳朵聽著二姐講下一句話。

        二姐舔一下嘴唇,忽然話鋒一轉,她問我說:“這賊狐貍的妖力要比我弱上一些,她是妖狐王的后裔,無論靈性還是妖力都要比我高才是,你可知道這是為什么?”

        我聞言思索道:“大姐好像提起過,她說她的妖力不純……”

        “恩。”二姐點頭。

        我又問:“那這和馬國丹有關系?”

        二姐猶豫一下,又把聲音壓得再低一些,道:“這賊狐貍,妖力不純,因為她的父親是妖狐一族的王,母親是個普通人,所以……”

        我驚奇一下:“哦?”

        二姐抿嘴又說:“至于她和馬國丹的過節,那是因為……”

        話說到一半,二姐瞪大眼睛,忽然不說話了,尾巴晃一下,然后把頭埋在了柜臺上,懶洋洋地閉起眼睛。

        我說:“二姐,你怎么不講了?”

        二姐說:“賊狐貍來了。”

        我回過頭,然后就看見大姐笑盈盈地走進門,在她身后,馬文雅也跟著一道進來。

        大姐看我站在柜臺前面,問我:“呦,陳一二,你和這懶貓在說些什么呢?”

        二姐眼睛一瞇:“沒什么。”

        我也趕緊迎著笑臉樂呵呵地道一聲:“沒


展開+
展開+
  • 凌天戰尊

    凌天戰尊最新章節

        地球最強兵王魂穿異世,融輪回武帝記憶,修《九龍戰尊訣》,所向披靡,戰威無可敵!會煉藥、能煉器、懂銘紋……生活職業,全能才是王道!
        </p>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凌天戰尊》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p>

  • 黑手黨學園

    黑手黨學園最新章節

        從小立志想成為警察的黑手黨太子克里斯,被父親送進專門培養黑手黨精英的學校——圣馬菲亞學院(男校),從此充滿槍林彈雨可又熱鬧非常的高中生活就這樣展開了。

  • 女神的超凡高手

    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節

        為了一語承諾,為了一份信仰,為了一個真相……
        重傷初愈的國級高手陳魚躍退隱天海市,化身外賣小哥,本想低調修養一陣的他,卻在送單途中遭遇惡婆碰瓷女神,引發了一系列的麻煩遭遇。
        且看陳魚躍如何應對邪惡勢力的陰謀詭計,又如何萬花叢中抱得美人歸來。
        “老子覺得腦殘作者應該起個《魚躍龍門》這類有逼格有思想的書名。”陳魚躍慵懶的嘀咕著。
        筆仙:去你大爺個XXX!老子又不是大神,書名不通俗易懂就TM撲街了!
        =======
        想得知新書最新動態,歡迎關注筆仙的微信公眾號:打開微信→點擊右上角‘+’→點擊‘添加朋友’→點擊‘公眾號’→輸入‘qq’或者直接輸入‘筆仙在夢游’→搜索→加關注。

  • 行路人

    行路人最新章節

        當強光驅趕黑暗時,被黑暗籠罩著的人們漸漸摘下他們不為人知的面具。曾經他說過,我是強光,他是黑暗!當一雙雙帶滿憤怒,質疑,悲痛,后悔的眼神看著我時!我低聲咆哮:“該來的,還是要來的!”我自稱是一位行路的夜人,走著這……孤獨的路!

  • 諜戰精英

    諜戰精英最新章節

        一個身經百戰的高級特工,一項獨一無二的艱巨任務,一份充滿真情的愛情故事,一場逆天行道的大型規模運動。一個他,一個她,他們之間,身份懸殊,雙重身份的他,是否真的能夠把持住這場逆天行道的戰爭?
        微信公眾號:名劍天涯,群號:,歡迎加入喲!

  • 劍神傳說

    劍神傳說最新章節

        南唐滅亡后,白城易帶著妹妹四處流浪躲避官府的通緝,十歲時拜情義門下,學習武功劍法,不料一場危機卻已經悄然而至,華山派慘遭屠戮,事情的背后竟和二十年前那場震驚武林的“情義門事變”有關,好在“御前五大高手”和武林各大門派的前輩及時趕到,才控制住了局面。可就在七年后的一天,老師臨終前的預言還是變成了現實,前車之鑒,白城易又會作何選擇?而“極陰之體”的香玉又會有什么樣的結局?

  • 千金歸來:重生小妻不好惹

    千金歸來:重生小妻不好惹最新章節

        蘇清焰上輩子是蠢死的,被繼母繼妹哄,被渣男騙,從積極向上的校花學霸硬生生被打擊墮落成一個頹廢的胖子,最終還慘死在這些人的手里。

  • 庶女當寵

    庶女當寵最新章節

        她,是相府最不受寵的庶女,上一世,受盡欺凌,慘死在嫡母之手,再次睜眼,她回到了自己七歲那年,而后將計就計,她成功帶著母親離開了相府。遇上他,大概是命運的安排,他救她,醫她,并收她為徒,十年的相處,讓她慢慢對他暗生情愫。只,就在此時,父親竟然親自上門,求她與母親回家,然,回歸之后,卻是桃花纏身,太尉之子,將軍之子,仿佛著了魔般盯上自己,而嫡姐的陷害,嫡母的陰狠,皇帝的指婚,也令其焦頭爛額,偏偏此時竟還被告知父親要求自己回家卻是另有不可告人之秘!這一樁樁一件件,皆將她逼得精疲力竭,無路可逃!面對這混亂的局面,她,究竟應該何去何從?場景一:“既然決定了下山,那從此以后,你我便不是師徒。”他冰冷的聲音狠狠得砸在了她的心頭。“為,

  • 校花的修真妖孽

    校花的修真妖孽最新章節

        身患頑疾,命運早已被認定……然而,不認輸的葉鋒卻在一次巧合下,激發了體內的至尊血脈……從此以后,成學霸,泡校花,當老大!

  • 至尊邪神

    至尊邪神最新章節

        無意中吃了條來自仙界的惡蟲,這貨無所不知,葉歡從此跟它走上了一條沒皮沒臉的康莊大道。“東方仙帝,你怎么在肚皮上紋個女妖精啊?堂堂九天仙帝,能不能注意點影響?”“彩霞仙子,你如果晚上再失眠,可以找我嘛,我的安魂魔音是整個九界唱得最好的!”“還有你,滅天魔君,能不能少吃點人肉豌豆?天天放臭屁,打不贏就想把老子熏死嗎?”……這是一個令無數癡女、怨女、仙女、魔女為之傾情的牛逼拉風的傳奇故事。

  • 網游之若不禁風

    網游之若不禁風最新章節

        父母突然雙亡,梁若在悲傷之際被叔叔推去玩網游,從來沒玩過網游的她對這個游戲里的武俠世界有些好奇,那么這個游戲里的江湖到底是怎樣的呢?且就容她一步步走來慢慢發掘吧。

  • 惡魔少爺勿靠近

    惡魔少爺勿靠近最新章節

        “小米初,你除了呆在我身邊,哪也別想去!”霸道如他,將她圈養寵愛。入住紀家為奴仆的小米初,長相可愛且是個超萌的小蘿莉。而紀家的大少爺紀允辰,卻是個邪魅的流氓少爺。流連花叢夜不歸宿不在話下,連出去約會也得帶上米初。憑什么你能左擁右抱,我就不能開我的桃花坊?“小米初,你再讓我看見你和別的男人挑眉逗笑,我就玩壞你哦!”紀允辰面帶邪笑,在一聲驚呼聲中狠狠堵住了眼前果凍般的小粉唇。可愛的小米初終有一天要被大灰狼給“吃掉”!被陰謀陷害的米初淪落為紀允辰的玩物,她的噩夢才剛剛開始……當她從地獄里爬上來,化身為復仇的女神,發誓要向所有背叛,傷害她的人復仇。他們真正相見的時候,她才發現,她握著手的刀無法下手。紀允辰嘴角微微上揚,輕輕握住她的手,刀尖處閃過駭人的

  • 九古神尊

    九古神尊最新章節

        科技碰撞超能力的世界,擁有奇特功效的石頭,散落世界難以追尋的翅膀……人人皆有異能,強的極限又在哪里?黑夜中穿行的鬼臉人,是已知的敵人還是未知的勢力……追尋上古的神話時代,幕后的掌控者究竟是誰?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奇幻版三國無彈窗全能小神農無彈窗匠心獨運無彈窗煙雨劍歌無彈窗

全文閱讀:快穿女配:金牌續夢師全文閱讀天道之宰全文閱讀皇家靈異研究協會全文閱讀法醫毒妃:邪帝,輕點寵全文閱讀妃不可欺:妖孽王爺請讓道全文閱讀禁身囚愛:總裁放過我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七十章:女客(6)】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