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七十一章:南山村來客(1)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道一聲:“沒什么可驚訝的,這定魂珠原本就是凝滿靈性的寶物,你心中若有想法,可以從中窺視一二,不過你道行太淺,也就能看到這種程度而已。” 我說:“剛才那是?” 大姐思索一會,跟我道:“這定魂珠是護著你魂魄的,若是感應到你的魂魄有什么威脅,自然會顯出來,你以前道行太低,這東西還只是在你魂魄受損的時候才出來護著你,現在,你道行比以前強上一點,自然也就有了這種情況。” 我說:“剛才那里面……” “是那個女人要找來了。”大姐淡然說一聲,回身推開房門道:“剛才畫面里的那個人影,就是......


    上二章提要:...,是一扇門。 我說:“求人不如求己,我們現在就去把妖王抓出來,我還就不信了,我這陰陽先生都好幾星期了,連個病怏怏的妖王都打不過?” 馬屁精說:“陳先生說得對,我從精神上支持你!” 我拉著馬屁精往那扇門前面走:“進去看看!” 走到門前。 這扇門緊閉著,門后面一點聲響沒有。 我噓一聲道:“別出聲!”然后掏出渡陰尺拿在手里,輕輕地去推這扇門…… 手還沒碰上去,那傻鬼搶先一步,吱嘎一下推了開:“二老板,你怎么不開門?” 我看的一驚,瞪一眼這傻鬼,連忙一閃身躲到門邊上,罵一聲:“你這傻鬼,搗什么亂呢?萬一妖王從里面蹦出來怎么辦?” 傻鬼大大咧咧地站在門前,手一指道:“什么也沒有!” 我又瞪他一眼,然后往門后面看。 居然是個通道。 通道不長,里面陰暗無比,亮著幾盞蠟燭,微弱的燭光照著里面,氣氛有些詭異。 通道盡頭,還有一個門。 傻鬼指著說:“那個黑菩薩,就在那里面!” 我盯著通道里看了好一會,外面風起云涌,聲音雜亂,里面卻靜悄悄的,居然連一點煞氣沒有露出來。 我說:“進去?” 馬屁精皺眉說:“可......


    上三章提要:...說話,笑著拿起酒杯,眼睛繼續盯著窗外看。 過了好一會,都沒見李博成再出現,我松一口氣,但是放不下心來,一邊和李曉雪他們說著話,一邊繼續謹慎盯著窗口,防止李博成再冷不丁地蹦出來。 李曉雪二叔心情不錯,喝完這杯,臉上已經浮現出醉意,四下看看,酒瓶已經空了,嘴上說再來一杯,站起身就喊服務員。 我連忙沖李曉雪使個眼色。 她很是驚奇地望著我,但是看到她二叔已經有醉意,連忙站起身道:“二叔,不能喝了。”說話間,服務員應聲進來,李曉雪又搶在她二叔前面道:“先把帳結了吧。” 李曉......


    上四章提要:...,陳先生還是幫我看看這件事情吧。” “那是自然。”我說。 “既然你上次是請了孫掌柜來,那么,我們就要知道這孫掌柜都用了什么方法。”大姐道,“你說出來,我看看他是不是遺漏了什么。” “方法嘛……” 李博成思索道:“孫掌柜來了,跟我說的是,他將那兩個惡鬼抓走了。” 他又揚了揚手,手腕上一串黑色珠子:“孫掌柜還給我這個,囑咐我戴在手上,可以保我不受妖邪侵害。” 言畢,李博成撇撇嘴又說:“不過戴了一個星期……剛戴上的時候還有點效果,幾天過去,我又覺得也沒什么太大效果......


    上五章提要:...“這人和我二叔的關系比較復雜,主要是因為我二嬸的事情……”她跟我道:“我二叔和二嬸因為關系不好,很早就離了婚,早些年的時候,我二嬸和這個人再婚了。” 我說:“這確實有點復雜。” “其實主要還是我二嬸那個人……” 李曉雪撇起嘴,看起來挺不喜歡她二嬸:“我二嬸這人……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她。畢竟我跟她接觸不多,不過我知道,二嬸從來不讓我姐姐來看我二叔。” 我漬一聲:“這得多大仇?” “其實還有一點,他們離婚的那一陣,我二嬸放言說不讓二叔見我姐,于是我二叔也放下話來,他以后......


    上六章提要:...世道變了,我成陰陽先生了,于是這走起路來那也是趾高氣昂,穿過這排大柳樹,揮手甩開柳樹條,我邁著大步走進去。 二姐問我:“你可知道為什么這種地方都是柳樹?” 這還有什么講究? 我這么聰明的一個人,想也不想就猜出來,說:“好看,好養活唄!” “好歹你也是個陰陽先生,算是通靈修道的人了,連這點都不知道。”二姐跟我解釋道:“槐柳屬陰,最容易禁錮陰氣。” 我恍然大悟:“怨不得這地方這么招鬼!” 前面就有一圈子鬼。 我大大咧咧走過去,往他們中間一站,所有的鬼都看我。 他們齊刷刷地打量著我和二姐,先是抽口氣:“居然是個大妖怪!”然后看向我,他們仔細打量一陣,頓時被我的氣勢嚇住,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我掐腰望向這群鬼的反應,頓時樂了,上次來,這些鬼遠遠地盯上我,我這會當了陰陽先生,果然是氣勢頓時上來了,不一般! 二姐在后面遠遠地看我:“你傻笑什么?” 我說:“二姐,你看我現在這氣勢……” “什么氣勢?”二姐說:“下次走路,別蒙著頭走,你看著點路。” 我奇怪道:“怎么?” 這當,一個鬼從我身旁過去,停下腳看我一會,好心......


    上七章提要:...看向這傻鬼:“他害你性命了!” 傻鬼嘟著嘴:“我忘了。” 大姐對著孫掌柜家鋪子很是厭棄地看一眼,眼睛瞇成一條縫,忿忿道:“這些旁門術士,就會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既然知道那孫掌柜害了這傻鬼性命,足夠將他這鋪子砸爛。” 二姐說:“我知道你對這些人有怨氣,但是你別亂來。” “漬!漬!漬!”師叔公看一眼大姐,也搖頭勸慰她道:“你這個小狐貍,不要總是打打殺殺的嘛。” 大姐嗤一聲道:“里面都是邪氣。” “我想,如果是陳老爺子,肯定會將這事情弄清楚才是,他也見不得這種事......


    上八章提要:...嘿嘿,這不是自從當了鬼以后,就成天無所事事的閑逛嘛,長時間不干活了,才忙這么一會,就累了!” 怎么說也是自己家的鬼,我有些心疼他,這些體力活也不能讓大姐和二姐做,我又跟馬屁精道:“回頭,你看看找個伙計吧,我看你招呼個妖鬼還成,做不來這些體力活。” 馬屁精聽了點點頭說:“這醫院周圍就不缺鬼!不過陳先生,這找鬼來的話……” 我直截了當道:“這你還用問?那肯定是越廉價的勞動力越好。”我說:“不要錢白干活的最好!” 馬屁精一臉嚴肅的點著頭:“我知道了!” 在店里坐了一會,......


    上九章提要:... 這當,路邊忽然傳過來一聲嬌媚的呼喊。 一個紅衣女鬼,坐在路邊草堆里。 她手上揮舞著一個小手帕,見我看她,又使勁擠了擠眼睛,想拋個媚眼,結果擠得太用力,一個眼珠子從眼眶里爆出來:“小哥,來陪人家聊聊天嘛,人家好生寂寞哦,你看這邊的風景,多美啊。” 周圍的鬼眼睛都直了,齊刷刷地吸一口氣:“哇!大美鬼!” 我聽過也見過不少的大美女,可是……這大美鬼又是個什么東西?! 我想起收破爛老頭告誡我的話:紅衣鬼,大兇啊! 咽口吐沫,我順著她手指的地方看,那邊是個垃圾......


    上十章提要:...臉僵住了。 趙叔一直盯著我笑,那個樸實的漢子和善的臉,在我現在看起來,像是變得猙獰起來一般,我又干笑了兩下,使勁拍拍手:“好!真好!好聽啊……”拍兩下手,我“啊”的一聲轉身就跑。 結果剛邁出腿,卻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條腿絆在了魏太爺的椅子上,魏太爺連人帶椅子紋絲不動,我整個人卻飛出去,一頭扎進了魏太爺家老黃牛的草料里。 仰起頭,老黃牛瞪著兩只眼珠子瞅我:“哞!” 我渾身哆嗦得厲害,覺得這牛也不對勁,想把頭埋進草料里眼不見為凈,誰知道這老黃牛,居然一口咬住我后領,把我從草料里拽了出來。 我往地上一坐,所有的人、妖、鬼都看我。 戲臺子的老班主是個成了精的老黃仙,身上的皮毛都變成雪白色。 他這時候站我身前,小眼睛一瞇,沖著我一笑:“小伙子,你這是演什么節目呢?”他伸爪子指指自家的戲臺子:“年輕人,這么會表演,上去唱兩段?” 趙叔在一旁沖我樂呵呵的笑,我眼睛掃過老黃仙的臉,然后又細細的掃過在場的每一個鬼的臉,心中駭然,連連搖著頭道:“不唱,我不唱……”說著話,我又爬起身,然后隨便選了個方向就奔了出去。 跑的那一剎那,我隱約聽到趙叔在后面喊我......


展開+

    大姐聞言一怔:“什么?”

    “陳老爺子失蹤了?”

    二姐聽完,同樣很是驚奇。

    二姐一下子從臺面上翻身跳下來,落地,變回人形,從我手中接過趙叔送來的信紙,拿在手里瞧了瞧,臉色有些愕然。

    馬屁精問我:“陳先生,信上怎么說的?”

    我說:“趙叔在信上說,我爺爺前幾天出了村子,但是他出去以后,這兩天都沒見他再回來,趙叔說讓我回去一趟,別的事情沒多講……”皺了皺眉,我說:“這個節骨眼,老爺子能上哪去?”

    二姐想想,忽然說道:“是不是因為那個女人?”

    我驚道:“剛才的那人說她家主子要去拜訪一下我爺爺,老爺子是不是已經知道自己的行蹤被那女人知道,所以躲出去了?”

    大姐卻輕輕一搖頭。

    二姐見狀,問她:“賊狐貍,你怎么想的……”

    大姐抿嘴思索,道:“陳老爺子即使知道那女人要去找他,也不會挑這個時候離開才是,畢竟定魂珠已經不在他身上,而且村里有魏太爺坐鎮,反而是個更安全的地方……”

    二姐猜測:“難道陳老爺子有別的事情要做?”

    “應該是。”大姐點頭:“而且我沒猜錯的話,陳老爺子現在,怕是還不知道這女人要去找他,只是他離開的時候,恰好遇上這回事。”

    我說:“趙叔為什么要叫我回去?”

    “可能也是因為那個女人……”大姐繼續說道:“那個女人既然現在知道陳老爺子的下落,我想,不用多久,自然也會找到你這里,魏太爺那里,此時倒是最為安全的去處,想讓你去躲一陣吧。”

    我撓撓頭說:“要不,明天回去看看?”

    大姐沉思一下,忽然撇了撇嘴。

    二姐問她:“你又想出什么來了?”

    “什么也沒想出來。”大姐說著話,看向門外,手一指道:“不過,胡老頭來了。”

    我連忙回過頭。

    門外已經停了一輛破三輪,我師叔公這時候正貓著頭往鋪子里看,見我們都看他,老爺子這才走進來,同時說一聲道:“老夫剛才得到了個不得了的消息啊!”

    我們都沒說話。

    我想,師叔公這時候應該也知道了些什么。

    老爺子這當手里同樣攥著張信紙,走進了,見我們都不出聲,他又提高了嗓門道:“我師兄剛才飛鬼傳書于我……”

    我爺爺給師叔公的信?

    我聽完,連忙問他:“老爺子去哪了?”

    “信上沒說……”胡老頭道:“但是他飛信于我,讓我來告訴你一聲,這兩天似乎有些不好的事情,我師兄說讓你趕緊回南山村避一避,于是老夫就來了。”

    大姐道:“陳老爺子還說什么了?”

    師叔公說:“不知道,他就說了這個!”

    我聽得一皺眉,不再說話,老爺子這當眼睛掃了掃我們,奇道:“矮油?你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我點點頭。

    老爺子點頭,沉思不語。

    末了,他掐著手指頭,又跟我道一句:“老夫剛才也算了一下,怕是那個女人要找過來了,她實在是太厲害,老夫方才也做了決定,打算要幫你一把。”

    我說:“怎么幫啊?”

    胡老頭語氣凜然地道一聲:“我師兄既然把你托付給我,我作為長輩,陰陽一門的前輩,得知這個消息,自然要跟你一起,免得你受到什么傷害!”

    大姐忽然道:“胡老頭,那女人也會找上你吧?”

    師叔公嘿嘿地笑一聲,不答話。

    我想了想,說:“呦?老爺子,你這也是要去南山村躲著吧?”

    我警惕地望著胡老頭,看著他一臉不自然的神色,又說:“你該不會是來蹭車錢的吧?”

    “這怎么可能?”胡老頭聞言抖了抖衣領,道:“老夫這是要護著你啊,我要是想走……”他指了指自己停在門外的破三輪車:“老夫有交通工具啊!”

    我不說話了。

    胡老頭沖著我一笑,忽然扭過頭,看向旁邊坐著的馬文雅,好奇道:“矮油?這個小女娃,老夫看著怎么有些面熟?”

    馬文雅聞言抬起頭,盯著胡老頭瞧了瞧。

    “矮油?”

    師叔公看得一皺眉:“這小女娃……”他眉頭皺的更厲害一些,忽然驚出聲道:“這個小女娃,老夫看著怎么有幾分我師兄馬國丹的神態?”

    他自個嘀咕:“像啊,實在是太像了!”

    大姐說:“她就是馬國丹的女兒。”

    馬文雅撇了撇嘴。

    胡老頭聽得一怔,狐疑地看向大姐,看一陣,他又盯著馬文雅看,然后笑嘻嘻地湊到馬文雅跟前,說一聲:“原來你是我大師兄的女兒,怨不得呢……”

    馬文雅說:“奇怪的臟老頭?”然后問他:“你是誰啊?”

    胡老頭連忙道:“我是你三師叔啊!”他盯著馬文雅又繼續打量一會,嘆口氣道:“真沒想到,二十幾年不見,你都長這么大了。”

    我聽得愣一下,跟馬屁精說:“這丫頭才十七八歲吧?”

    馬屁精笑笑道:“我看著也不像二十歲。”

    我沉默一下,然后跟馬屁精又說:“我還沒見過這么套近乎的!”

    馬文雅盯著胡老頭看半天,撇起嘴說:“我沒見過你。”

    “嘿嘿嘿……”

    胡老頭樂呵呵地笑道:“我早些年見你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

    馬文雅道:“那不是沒見過?”

    “我見過你爸啊。”胡老頭捻一下胡子,回想道:“說起來啊,我師兄馬國丹,我可是二十年沒見過他了,自從他出走陰陽以后,老夫再也沒有聽過他的消息,沒想到,現在女兒都這么大了。”

    馬文雅眨著眼睛問他:“你真是我三師叔?”

    “那還有假?”胡老頭說:“怎么,師兄沒跟你提起過我?”

    馬文雅想了想,說:“我爸倒是提起過……”

    “嘿嘿嘿,他怎么說的?”

    馬文雅道:“他說他們師兄弟三個人,二師叔道行最扎實,也最勤奮,然后……三師叔最不靠譜!在他們師兄弟三個人中道行最差,還偏偏最喜歡偷懶耍滑,而且經常惹麻煩……”

    “哦,對了,我爸還跟我提起過,早些年以前,你還騙走了我爸的一盒棺材釘,再后來,還騙走一個千年怨鬼的東西,結果被鬼追得滿街跑,跑了三天三夜才逃脫開,回來以后還大言不慚地說和一個怨鬼斗了三天三夜,結果二師叔和我爸說,是被追著跑了三天三夜……”

    馬文雅這邊越說越起勁。

    胡老頭卻聽得臉色變了變,回頭看看我們的反應,連忙笑一聲:“我師兄還真會講故事……”

    我咧嘴笑笑:“我什么沒聽見!”然后問大姐:“大姐,你剛才聽見什么了嗎?”

    大姐說:“我也沒聽見。”

    胡老頭撓了撓脖子,又問馬文雅:“我師兄就沒說些別的事情?”

    “說了……”馬文雅道:“他跟我說過你剛出道那會的事情,說是你在林間碰見一位高人,那位高人當時還說試試你的道行,讓你一拳打過來,試試你的本事……”

    胡老頭聽到瞇起眼笑道:“沒錯啊,那位高人可真是很厲害,這道行可以跟我師傅相比了,但是老夫當時剛出道,只出一拳,結果那高人竟然招架不住!”

    我驚道:“師叔公,你還有這本事?”

    師叔公點點頭。

    馬文雅也點著頭說:“恩!這事情我爸給我講過,他說三師叔你還被那人訛了五百塊錢!”

    老爺子臉頰抽一下,忽然不說話了。

    馬文雅想了想,又嘟起嘴道:“還有……”

    “不說了,不說了!”師叔公連忙擺起手,咳一聲道:“好漢不提當年勇,老夫已經這么大歲數了,對于以前的那些事情,早就看淡了,這事情不要再提了。”他臉色嚴肅道:“依老夫之見,我們現在還是好好說一下眼下的事情才是。”

    大姐問他:“還有什么事情?”

    師叔公想也不想,當即說:“那女人要找來了,老夫不忍心我大孫子受到傷害,所以嘛……”

    大姐忽然說:“如果那女人找到你,興許就不會再來找陳一二了,畢竟定魂珠事小,陳老爺子當年拿走定魂珠不假,但是這定魂珠,是你從她手里騙來的……”

    我明白過來。

    怨不得胡老頭這時候一臉不自然神色,原來他更怕這女人,這珠子居然是他騙來的!

    胡老頭聽到這話,當即道一聲:“那不行,不行!”他擺著手道:“如果被那女人找上我,那我不是死定了?”他又看看馬文雅,忽然道:“我還得和我這侄女多交流交流呢!”

    馬文雅說:“沒事,三師叔,你不用管我。”

    胡老頭義正言辭道:“不不不,我好歹也是你的長輩,自然要跟你好好說說話,傳授你點真本事才是,到時候,你回去以后,跟我師兄好好說說這事情……”

    看著胡老頭這番模樣,我忽然心下好奇,低聲問大姐:“胡老頭是不是和馬國丹也有什么矛盾?”

    大姐抿著嘴道一聲:“誰知道呢,不過看他這幅模樣,我想,八成也是這樣。”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七十一章:南山村來客(1)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七十一章:南山村來客(1)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 馬文雅挺吃驚地看著我:“怎么了?”說著話,她也回頭看過去。 我沒多說什么,只是朝他們揚了揚手,示意他們先下了路面,然后自己也站在路邊上,盯著那邊走過來的鬼又仔細看看。 這些鬼走起路來稀里嘩啦的。 借著月光,我這才看出來,居然是一群穿盔帶甲的陰兵,領頭的一隊,十五六個的樣子,扛著根大鐵矛,不急不緩的往這走。 馬屁精這時候也看出來,瞪大眼睛看著我:“這是……” 我說:“陰兵?” 馬屁精踮腳仔細看看,看一陣,他搖頭跟我道:“不太像,我去地府的時候,見過陰兵,不......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下七章預覽:......


    下八章預覽:......


    下九章預覽:......


    下十章預覽:......


    本章精要    大姐聞言一怔:“什么?”

        “陳老爺子失蹤了?”

        二姐聽完,同樣很是驚奇。

        二姐一下子從臺面上翻身跳下來,落地,變回人形,從我手中接過趙叔送來的信紙,拿在手里瞧了瞧,臉色有些愕然。

        馬屁精問我:“陳先生,信上怎么說的?”

        我說:“趙叔在信上說,我爺爺前幾天出了村子,但是他出去以后,這兩天都沒見他再回來,趙叔說讓我回去一趟,別的事情沒多講……”皺了皺眉,我說:“這個節骨眼,老爺子能上哪去?”

        二姐想想,忽然說道:“是不是因為那個女人?”

        我驚道:“剛才的那人說她家主子要去拜訪一下我爺爺,老爺子是不是已經知道自己的行蹤被那女人知道,所以躲出去了?”

        大姐卻輕輕一搖頭。

        二姐見狀,問她:“賊狐貍,你怎么想的……”

        大姐抿嘴思索,道:“陳老爺子即使知道那女人要去找他,也不會挑這個時候離開才是,畢竟定魂珠已經不在他身上,而且村里有魏太爺坐鎮,反而是個更安全的地方……”

        二姐猜測:“難道陳老爺子有別的事情要做?”

        “應該是。”大姐點頭:“而且我沒猜錯的話,陳老爺子現在,怕是還不知道這女人要去找他,只是他離開的時候,恰好遇上這回事。”

        我說:“趙叔為什么要叫我回去?”

        “可能也是因為那個女人……”大姐繼續說道:“那個女人既然現在知道陳老爺子的下落,我想,不用多久,自然也會找到你這里,魏太爺那里,此時倒是最為安全的去處,想讓你去躲一陣吧。”

        我撓撓頭說:“要不,明天回去看看?”

        大姐沉思一下,忽然撇了撇嘴。

        二姐問她:“你又想出什么來了?”

        “什么也沒想出來。”大姐說著話,看向門外,手一指道:“不過,胡老頭來了。”

        我連忙回過頭。

        門外已經停了一輛破三輪,我師叔公這時候正貓著頭往鋪子里看,見我們都看他,老爺子這才走進來,同時說一聲道:“老夫剛才得到了個不得了的消息啊!”

        我們都沒說話。

        我想,師叔公這時候應該也知道了些什么。

        老爺子這當手里同樣攥著張信紙,走進了,見我們都不出聲,他又提高了嗓門道:“我師兄剛才飛鬼傳書于我……”

        我爺爺給師叔公的信?

        我聽完,連忙問他:“老爺子去哪了?”

        “信上沒說……”胡老頭道:“但是他飛信于我,讓我來告訴你一聲,這兩天似乎有些不好的事情,我師兄說讓你趕緊回南山村避一避,于是老夫就來了。”

        大姐道:“陳老爺子還說什么了?”

        師叔公說:“不知道,他就說了這個!”

        我聽得一皺眉,不再說話,老爺子這


展開+
展開+
  • 眾仙之殤

    眾仙之殤最新章節

        傳說中,“仙冢”之內,有魔軀仙骨!卻不曾有人知道,其內,還有一顆灰色石珠……    仙魔之戰后十萬八千年,一個普普通通的山村少年,在一處神秘之地,悄然崛起……js330

  •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猛最新章節

        一紙合同,她成了某只惡魔的皇甫太太。  傳說他在商場上殺伐果斷、冷血無情,在家卻對愛妻寵溺入骨。  某天記者專訪。  “皇甫太太,您最喜歡皇甫先生什么?”  “不管做什么事都快!準!狠!”唐一一一臉認真地回答。  瞬間,旁邊的皇甫先生雙眼微瞇,臉黑成碳。  當晚唐一一被惡魔壓在身下,賣力耕耘兩小時,吃干抹凈。  “說,你最喜歡我什么?”  皇甫太太頓悟。  “充電五分鐘,啪啪兩小時!”  “…… ”

  • 雙鏡

    雙鏡最新章節

  • 我把一切告訴你

    我把一切告訴你最新章節

        這是一本資治通鑒式的商戰小說。不談出身,學歷,人脈,運氣和狡詐之道,只告訴你極易上手的思維模式和實操方法。
        面試,擇業,翻倍加薪,銷售奪單,以最快的速度學一門手藝,帶出一支虎狼團隊,全勝談判思路,白手創業如何掘金。
        這世上,雖然時間和經歷不可復制,但是可以閱讀和借鑒,登頂的路很長,再長長不過內心的堅持!奪冠的路很窄,再窄也會為勇者留下希望。

  • 總裁撩妹日常

    總裁撩妹日常最新章節

        第一次見面時,她面不改色自稱是他正室,上演手撕小三戲碼,事后卻逃之夭夭。
        再次見面時,她赤手空拳怒撕渣男,霸氣威武,人后卻黯然神傷。
        嗯,這個女人有點意思。
        于是——
        關暗房、放狗、扔泳池、訛詐、威脅……
        施槿忍無可忍:“白崇杉,你到底想怎樣?”
        “跟我結婚!”白崇杉挑眉,笑的一臉邪肆。
        “抱歉!”某女抱著雙臂一臉傲嬌,“本小姐賣藝不賣身。”
        ……

  • 重生之建筑大師

    重生之建筑大師最新章節

        建筑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一個國家的支柱產業,尤其這個國家還處于發展階段的時候。
        中國,毫無疑問是一個建筑業大國。到了現在,甚至可以很驕傲的說:在這個世界上,假如有一個中國人做不了的工程,那么這個工程沒人能夠完成。
        包工頭,是建筑業中的...

  • 校花的絕品兵王

    校花的絕品兵王最新章節

        一代兵王回歸都市,奉命保護校花,美女都離我遠一點,我可是校花的貼身兵王!

  • 我的美女俏老婆

    我的美女俏老婆最新章節

        一個大山里走出的‘絕世’土鱉,一個享譽國內外的‘問題’兵王!卻接到上級的緊急任務,下地方保護當地明星企業美女老總,更讓土鱉不蛋定的是,這個美女老總竟是自己指腹為婚的未婚妻……
        漫雨的個人微.信公共帳號已經開通,請直接在公眾號搜索一欄中搜索‘漫雨’,或直接添加‘manyu0104'

  • 都市巔峰武神

    都市巔峰武神最新章節

        齊寒川從神秘特種隊退役,卷入一場詭局,他本想大隱隱于市,守護家人好好生活,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齊寒川再次踏上征程,與天下強者爭鋒,為家為國,拋灑熱血!權貴大佬,在吾眼中不值一提。極品美女,只不過是紅粉骷髏。齊寒川的目標只有一個,踏上武道巔峰,俯瞰天下蒼生!

  • 替天當道

    替天當道最新章節

        昔日怯怯才舍下,而今異界蕩天涯。生平快意恩仇事,一人知己一碗茶。這是一個兩個人的故事:重生到一個大世界,是憑借所學,就此成就功名,睥睨世間?不!權傾天下怎及少年夢想!且看少年人如何平天下,修仙法,放眼天上,替天當道!

  • 攻城掠愛:陸少的蜜戀鮮妻

    攻城掠愛:陸少的蜜戀鮮妻最新章節

        顧筱希,被閨蜜設計陷害,誤上了濱城陸少的床。陸景琛,陸楓帝國的現任總裁,傳聞他狠厲果決、冷血無情。可是在顧筱希眼里,他卻只是個陰險的無賴,占了她便宜還拍裸照威脅她付一千萬的過夜費。給不出錢就各種親各種摸,美其名曰說是先收點利息。只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奪走了她第一次的男人,居然是她前男友的舅舅。“舅舅,我可是你外甥的前女友,你真的要娶我?”“別說你是我外甥的前女友,就算你是他前老婆,我也照娶不誤!”婚后,陸先生依然保持他在陸太太面前獨有的無賴性格,動不動就是撲倒,壁咚、床咚、地咚,茶幾咚……總之是想著法的各種耍流氓。

  • 重生之步步為贏

    重生之步步為贏最新章節

        前世的她,驚艷才絕,武功無雙,卻錯在將一顆真心錯付,最終換來尸骨無存、血肉分離的下場。涅槃重生,浴火歸來,她發誓要將那些辱她、負她、傷她的人送入地獄。這一世,她要逆天而行,血債血償!

  • 都市極品妖孽

    都市極品妖孽最新章節

        一個在養老院長大的妖孽少年,為尋找家族丟失的至寶而踏入都市。就此,前程似錦,美人多嬌,成就一代傳奇!

  • 逆天廢材,仙尊哥哥要抱抱

    逆天廢材,仙尊哥哥要抱抱最新章節

        重生異世大陸,按她的能力殺殺魔獸、奪奪寶混出名堂不難,重點是原主是個任人欺凌的傻丫頭?咦,前方高能預警,有一強大面癱美男路過。傻女奮力飛奔,手一張,滿身爛蕃茄抹到美男身上。身后姐妹毒辣目光攜超過一萬伏特電流襲來,擱平時準燒焦了她,但在這個美男面前,簡直雕蟲小技!嗯,是個好靠山。“哥哥,抱抱。”

  • 盛世歡寵:慕少輕點愛

    盛世歡寵:慕少輕點愛最新章節

        一場身不由己的愛情,在破碎之后的重聚,能否再次拾起深入骨髓的愛情。顧暖年,顧家千金,商界女強人,在別人眼里,她是無情無義的女羅剎,在他眼里,她是一個會使美人計,苦肉計的厚臉皮小女人。為了三年錢的錯誤可以在他面前不要自尊的女人。慕冷華,神秘的慕氏家族繼承人,三年前被某女一句話輕易的拐回了國,甘愿替她鋪下康莊大道。豈知不過一次拒婚,兩人的感情便被某女扼殺在搖籃里。現在想挽回,哪有那么容易!

  • 傾世舞妃

    傾世舞妃最新章節

        她顏小萱沒才沒德又沒貌,貪吃是她的技能,嗜睡是她的本領,最大的愿望便是嫁一個能養飽她的男人!他是眾人眼里玩世不恭的五皇子,一身白衣勝雪只為她一個人盡顯風華,清冷孤傲,淡然如水,為她愿意傾盡天下。她說:“我無法預知你的想法,就算知道了我也很難阻止你,但你如果威脅到我所在乎的人,我會跟你拼命……直到我死為止。”他道:“我這個人很少喜歡什么東西,可我一旦喜歡上了,就算是死,我也會把它帶入棺材中。”她嘆笑皇宮的爾虞我詐,卻為他步入宮廷,素手游移,折腰翻旋,踩鼓飛舞。他發誓將皇宮踩于底下,卻為她半途折返,踏箭而行,手持長劍,以命相護。懸崖頂上,她悲笑凄涼。她的存在,原來只是為了證明這個史實,她是一切噩夢的根源……

  • 以身飼龍

    以身飼龍最新章節

        第一次見面,趙樸真差點就被他滅口。這一刻,她萬萬沒有想到,她將來會以身飼龍。還為他生下了小龍崽子。第一次見面,他差點殺了她。鳳子龍孫的他,卻處境微妙艱難。愛上她的那一刻,他卻決定放手。沒想到……她卻給了他再也不能放手的理由。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成為孫悟空無彈窗香都隱龍無彈窗楊家貴女出寒門無彈窗三國小侯爺無彈窗美女總裁的王牌保鏢無彈窗

全文閱讀:閑來無事全文閱讀獨家妻約全文閱讀馴夫有道,相爺請種田全文閱讀生于1984全文閱讀總裁寵妻請溫柔全文閱讀絕世武神全文閱讀修仙小農民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七十一章:南山村來客(1)】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