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列表> 第七十四章:南山村來客(4)
《陰陽雜貨鋪》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會,不見趙叔和魏太爺回來,我想他們應該是出去了,于是沒多待,掩了房門,走回去。 走進我爺爺家院子。 胡老頭在屋子里,傻鬼在院子里瞎跑,屋頂上,二姐懶洋洋地趴在那里。 見我回來,二姐問:“沒人?” 我點點頭說:“趙叔不在家,魏太爺也不在,好像是出去了。” “恩……”二姐說:“我也沒感受到魏太爺的氣息,這個時候,怕是不知道去哪里了,等他們回來吧。” 一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下去,趙叔也沒回來。 我站在村口等得有些焦急,正猶豫著要不要先回去,卻聽見身后有動靜傳過來......


    上二章提要:... 我說:“你不懂。” 師叔公看向我手里,捻著胡子道一聲:“原來是這妖王的原身被抓住,這樣一來,毀了他的原身,他的元神再厲害,那也只能消散開。” 旁門教主在地上掙扎兩下,緩緩抬起頭。 孫掌柜連忙湊過去:“呦?教主,你怎么被他揍倒了?” 旁門教主回頭看看孫掌柜,憤憤道:“我數百年的修為,若不是原身被抓住,怎么可能這么容易落敗?” 孫掌柜連忙點頭說:“沒錯!”然后看向我,咬牙說:“這姓陳的一定是也給你吃了耗子藥了!” 旁門教主這當,居然晃晃悠悠地站起來,咳一聲:“一個原身而已,那還不至于如此……”說著話,他身上的妖氣猛然散發出來,惡狠狠道:“事情還沒完呢!” 他看向孫掌柜:“你來的正好,一個原身而已,大不了壞了,再找一個便是。” “啊?” 孫掌柜聽得皺起眉頭:“再找一個?上哪找?” 師叔公皺眉想了想,忽然道:“難道你這妖邪,還想……” 孫掌柜聽出老爺子話里的意思,忽然跳到一旁:“怎么,你不會是想占據我的肉身來借尸還魂吧?” 旁門教主說:“沒錯!” “那不行!” 孫掌柜聽完,連忙后退兩步,當即不樂意道:“......


    上三章提要:...爺子將金錢劍拿在手里,擺劃兩下,沉聲道:“邪門歪道,蠱惑人心……我早就聽聞你這旁門術士作惡多端,老夫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順便教教我這大孫子點驅鬼除妖的術法!” 說完,老爺子又單手從三輪車里拎出個壇子來,擺在腳下,手一抖,不知道從哪摸出三根香,無火自燃,蹲下身子將那三支香火插進地縫里。 老爺子這是要施陣作法! 旁門教主似乎挺忌諱老爺子擺放的這些東西,身形往后移半米,周圍頓時升起一股黑氣,護住自己,沉聲道:“我倒要看看,你陰陽一門究竟有些什么本事?!” “嘿嘿,本事大著呢!”......


    上四章提要:...嘍啰小跟班,肯定也都搶著幫他擦屁股,壞事沒少跟著摻合。 我盯著他道:“你也有份?” “沒有!沒有!”墨鏡保鏢連忙搖頭否認。 “呦,陳一二不說,我倒還差點忘了……”大姐已經推門的手收回來,轉過身笑一聲道:“你是他的貼身保鏢,他的事情,你也逃脫不了干系。” 他臉色變得異常難看起來。 有門! 我眼睛一瞇,盯著李博成倒在地上的軀體看看,然后跟他道:“你充其量也就是個從犯,你都知道些什么,現在交代清楚還來得及,坦白從嚴,抗拒更嚴!” 他連忙搖頭說:“我知道的也不......


    上五章提要:...” 大姐眼睛瞇起來,不說話。 我瞅一眼。 李博成手腕上戴著的黑色珠串倒是有些靈性,可以看出上面散發著暗淡不堪的靈光。 但凡是護身的物什,都是有靈氣的。 每逢災劫,靈氣會自動護著他,但是這東西不可能一直用下去,畢竟靈氣也是需要損耗的,用到最后,勢必會因為靈氣枯竭,失去原有的護身作用。 尤其是那種心術不正、虧心事做多了的人——這類人壞事做得多了,損了陰德卻不知悔改,什么樣的靈氣能護得住?哪怕是神佛菩薩真身,那也保不周全,而且神佛也不缺心眼,天底下那么多人,他們偏......


    上六章提要:...穿著的褂子,然后又沉沉地喘息一口氣,手上掐個花把勢,接著刺溜一下把褂子扯下來丟地上,赤著膀子,手上繼續擺著花。 他沖我哼笑出聲道:“陳老板,今天我孫某人就讓你見識見識,開開眼界!” 他又使勁抻了抻胳膊,在他胸口之上,也有一道黑色動物紋身盤踞正中,這時候顯擺給我看。 接著: 孫掌柜一推手,紋身居然動起來,在他胸口處游走一圈,然后頓時一分為二,盤踞在兩只胳膊上。 我瞪大眼睛。 原來不是紋身在動,是那紋身上面附著的一股黑氣游走。 孫掌柜給我演示一番,似乎是很是得意,沖我揚威道:“呵呵!陳老板,你看我這招式如何?” 說實話,看起來挺唬人的。 不過……我壓根看不懂。 我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該怎么開這個口。 說他這招有氣勢吧,我這個外行還真看不明白;若是說他這招沒氣勢,這看起來倒是有點玄機;倘若明溜溜的說出來我看不懂,又怕被他小看了。 躊躇一下,我只得說:“恩。” “陳老板,你這話什么意思?”孫掌柜瞇起眼睛。 我說:“恩……” 孫掌柜出聲道:“恩?” 我點點頭說:“恩!” “……”這下輪到孫掌柜眨......


    上七章提要:...水,擰開喝一口,又掏出袋面包拆開。 醫院里一股子藥味,混雜著消毒水味,太刺激人,即使關著門也聞得到,于是我靠在窗邊,把窗戶打了開。 靠窗邊正吃著,忽然瞥見一個人影。 樓下有個人穿褂子,走起路來不緊不慢,這當,停在窗口正下面,拿著扇子開始扇起風來,像是等待著些什么。 這人是……孫掌柜?! 我有些懷疑。 看著確實像,不過我不太確定這人影到底是不是他,雖然他靠著的窗戶那有燈光透出來,可是看不清臉。 盯著這人看一會,我越來越覺得他像是孫掌柜,畢竟他兩個伙計就在......


    上八章提要:...,怕是再修行三十年,也比不過你這身的妖力吧?”二姐幸災樂禍道:“你這賊狐貍,也會被人算計?” 大姐聽到這個,臉色變得很難看,罵出聲道:“肯定是那個收破爛的老家伙搞的鬼,我竟然沒防備,如果下次被我碰見他,我非得砸了他的攤子不行!” 我吃驚道:“那個收破爛的老頭?” “恩……”大姐皺眉回想一下,說道:“如此看來,那個老頭子,也有些道行,比起對面鋪子里的孫掌柜,還要厲害得多!” 我漬漬稱奇道:“真了不得。” 那么一個臟兮兮、收破爛的猥瑣老頭,居然會是天龍八部掃地僧的角色......


    上九章提要:...我講,當年你積德行善,一個鬼送了你一個元青瓷的事情?” 老爺子很是得意道:“那是。” 我又說:“然后瓶子底下落款咱們鎮上陶瓷廠出品的那個?” 老爺子悶聲不搭理我。 他喝完碗里的粥,把碗放下岔開話頭道:“反正這事情,有你大姐、二姐幫著你,回去以后你再請你師叔公指點指點你,百鬼夜行,晚上才找你,白天,又不耽誤你做事。”說完,老爺子擦著嘴往外走:“我去打會牌。” 我仔細尋思一下,卻覺得我這腦子一熱,光想錢去了,好像有點操之過急。 陰陽先生就那么好當? 老頭子......


    上十章提要:...嗚嗚嗚……那個人居然說我沒有胸!’,可真慘啊!” 趙叔點頭說:“怨不得呢,從昨晚上到現在,鬼哭聲一直不停。”說著話,趙叔又奇怪道:“不過那白骨精也是有些修為的大鬼了,誰能把她欺負成這樣?” 我眨巴眨巴眼,沒出聲。 盯著他們看的時候,我那大姐眼睛一瞄,正好和我眼睛對上,又說:“呦,陳一二可算醒了呢。”她沖著我這邊抿嘴笑笑:“醒了,也不說一聲?” 看著大姐沖我笑,我這心里一下子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個狐貍頭,頓時感覺心里一陣寒意,我這個大姐,她不會就是狐貍變的吧? 屋子里的人齊刷刷地看過來:“醒了?” 我大姐最先走過來,盈盈的笑臉湊過來,問我:“呦,弟弟啊,昨天晚上,大姐是不是嚇到你了?” 我不說話。 馬屁精這時候也樂呵呵的湊過來道:“陳大哥,你可算醒了啊,你都不知道,昨晚上啊,我把你從溝里拖上來,那可真是費一番周折啊。” 我依舊不開腔。 接著,我爺爺那張老臉又貼了過來,沖著我嘿嘿笑:“大孫子啊,好點沒?昨天晚上可真是嚇死我了,這要是讓你奶奶回來看見這茬,那不得又罵我?” 老爺子就這么擔心我? 我可沒覺出來,他把我攆出......


展開+

    這個鬼走遠。

    馬屁精又小聲問我:“陳先生,他們是哪來的鬼?”

    “不知道……”我說,“不過看樣子,好像是要去村里的。”

    “他們去村子里干什么?”馬屁精咂咂嘴,撇著嘴又問我,道一聲:“這么一群的鬼,他們看樣子有些來頭啊……”

    我心里也挺納悶。

    這些鬼聲勢浩大、來勢洶涌,隊伍最前面有鬼開路,后面跟著個大轎子,旁邊還有鬼提著花燈,里面似乎是個什么大人物——反正看這待遇,肯定不是一般的角色,而且那鬼喊里面的坐著的叫“夫人”。

    那里面是個女的!

    想到這里,我心里忽然堵一下,連忙跟馬屁精道一聲:“呦,轎子里的好像是個女的,該不會是那個女人吧?”

    馬屁精道:“女人?”

    我說:“不會是那個要找定魂珠的女人吧?”

    馬屁精想了想,臉色有些沉重。

    他安慰我道:“說不定他們夫人是個男的呢?”

    我:“……”

    這當,馬文雅在一旁插話道:“你那狐貍精的大姐,不是說她是個人,不是妖鬼嗎?”

    她這話倒是提醒了我。

    因為大姐再三的跟我講了幾遍:那女人她不是妖鬼,而是個活生生的人。

    眼下的,這是一大群鬼,他們看起來規規矩矩的,一個人就算是道行再高,那也根本不可能帶起這樣的一群鬼,畢竟人鬼有別,這是個界限。

    若是道行高一些,確實可以施展些法子控制住妖鬼,大多害人的術士都會這種術法,但是這一群鬼,明眼人都能瞧出來,他們不是被控制的,而是規規矩矩的服從,這種情況,怕是只有鬼王才能有如此的號召力。

    我思索一下,也猜不出個七八九,畢竟人家的那大轎子,我又不能跑過去掀開看看里面是誰,只能一個勁的瞎猜。

    馬文雅說:“他們快過來了。”

    我抬頭看過去,一群鬼齊刷刷地跳下路面,朝著這邊的空曠地方走過來,身后的那個轎子也被抬過來。

    想到剛才那個鬼說的話,先不管里面是什么,至少別惹麻煩……

    于是,我們連忙繞了開,走上路面,離著那邊遠遠的。

    往回走的路上,我又回頭張望一下,那轎子已經停過去,豎立在那邊,轎子一停,周遭的那群鬼也瞬時沒了蹤跡,但是陰氣依舊濃重,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都能感受到。

    我回頭道:“先回去吧。”

    回到村里。

    推開大門走進院子,我就看到師叔公蹲在院中央,這時候手里拿著根小木棍,在地面上寫寫畫畫的,一邊劃拉,一邊沉思不語,臉色沉重。

    我走在他跟前,問他道:“老爺子,你干嘛呢?”

    師叔公抬頭看看我,朝我揮揮手,語氣凜然道:“往那邊站站,你別擋著光,老夫這是再算吉兇啊!”

    我往旁邊站一步,瞇眼看看地上,師叔公左邊畫了個陣圖,確實挺像那么碼事,但是右手邊涂鴉個小烏龜,畫著兩朵幼兒園小朋友般畫風的花朵,白云,這就讓人匪夷所思了。

    我問他:“你算出什么來了?”

    胡老頭蹲地上,忽然伸手抹干凈地上畫的小烏龜,接著又用小木棍劃拉一陣,這才皺眉跟我說:“老夫方才覺得周圍有煞氣沖天啊,似乎有陣陰氣,遠遠地飄過來,老夫正在推衍這陰氣從何而來……”

    他站起身,手一指村口那邊:“好像是從那邊來的……”

    我看得驚奇一下,贊一聲道:“了不得,老爺子你還真說對了,那邊確實來了一群的鬼,我剛從那邊回來。”

    “哦?”

    師叔公聞言,不要臉地道一聲:“那是,老夫豈是泛泛之輩?”他對著夜色看一陣,捻一下胡子,然后又問我:“他們是群什么樣的鬼?來干什么的?”

    我說:“那群鬼穿盔帶甲的,不過他們是來干什么的,這我就不知道了。”

    胡老頭聽完,原本捻著胡子的手忽然一抖,頓時拔下幾根胡子來,疼得一哆嗦,呲牙咧嘴忙問我,道一聲:“穿盔帶甲的鬼?”

    我點點頭。

    胡老頭不說話了。

    他默不作聲的轉過身,用腳蹭一下地上剛才畫的陣圖,抹干凈了,然后轉身走進屋子里。

    我奇道:“怎么?”

    師叔公已經走到屋門口,聞言回過頭,道一聲:“那群鬼來得太兇,怕是跟那女人有關系,你要當心,當心啊!”

    我說:“啥意思啊?”

    胡老頭故弄玄虛,屁話般地道:“那群鬼來得不一般啊!”

    我眨巴眨巴眼,盯著胡老頭看一陣,想從他臉上找點什么線索,可是看了半天,依舊什么看不出來。

    我連忙問:“那群鬼,該不會是……”

    師叔公不等我說完,便慎重地點點頭,回身走進屋里。

    馬屁精在旁邊聽著我們講話,這時候跟我道:“呦,那群鬼還真是和那女人有關系?”

    我納悶道:“那女人不是個人嗎,怎么扯完了一群鬼來?”

    “這沒什么稀奇的……”

    這當,二姐的聲音從屋頂上傳下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那女人能活數百年,自然來歷不一般,她認識不少的旁門術士,都在幫她找尋定魂珠的下落,遠的不說,就說那孫掌柜,他不也是在幫那女人?”

    我抬起頭,然后看見屋頂上趴著二姐變得那只花貍貓,悠哉悠哉地甩著尾巴。

    我說:“二姐……”

    二姐懶洋洋地跟我道:“遠的不說,就說平日里,你那堂鋪,不也經常有鬼來換些紙錢,利益使然。”

    二姐這么一說,我明白了一點。

    我聽得點點頭:“哦!原來是花錢雇的!”

    紙錢十塊錢一大把,確實便宜,找鬼比找人辦事實惠多了,我鋪子那傻鬼,還白干活不要錢呢!

    “不過,那群鬼應該不是……”二姐卻又說,“那群鬼,應該原本就是聽她的,不需要利益驅使。”

    我頓時挺納悶。

    那女人居然比我更厲害,找了一群白干活不要錢的鬼?

    二姐探著頭往我這里看看,淡然地說一聲,道:“那些鬼生前,原本就是她的家丁、門將,那些鬼生前要護著她,他們死后,雖然變成鬼,自然也還是聽她的差遣,毫無怨言。”

    我聽得有些驚奇。

    二姐繼續說:“人都是講情面的,即使死后變成鬼,但是意識還在,自然也有感情,至于那些鬼,生前收了她給的好處,變成鬼,自然也不會忘記。”

    我噎一下,結結巴巴道:“那么剛才……”

    二姐瞄我一眼,輕聲說一句:“你剛才碰上的,應該就是那女人,不過,她沒見過你,自然不認得你,你應該慶幸,否則的話,她也不必來村子里了。”

    我嘆口氣道:“我就覺得那些鬼來得不一般,沒想到還真是那個女人,讓我猜對了。”

    二姐瞇起眼睛,盯著遠處看一陣,跟我說:“不過她就快來了,現在不進村子,因為村子里有魏太爺在這里,不過眼下魏太爺他們卻還沒回來,等到明天的時候,這女人怕是會先來找魏太爺……”

    我聽得抿起嘴:“魏太爺和趙叔他們去哪了?現在還沒回來……”

    “這女人現在不進來,正是因為魏太爺不在村里……”大姐忽然走到院子里,抿嘴道一句:“魏太爺在這些人面前,還是有幾分面子,村子里有魏太爺坐鎮,她不請自來,直接進了村子,這有些折損魏太爺的臉面。”

    我扭頭看向大姐。

    大姐瞧了瞧我,說道:“不過魏太爺現在不在,她也不能總在那里等著,這事情,還是得讓魏太爺趕緊出面的好。”

    我點頭說:“這倒也是,既然她真來了,那也不可能一直在外面等著,不過魏太爺和趙叔,現在還沒回來,也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時候。”

    馬文雅忽然問我:“魏太爺是誰?”

    大姐瞄她一眼,問她:“馬國丹難道沒跟你提起過魏太爺?”

    “沒有……”

    馬文雅搖頭,說:“他很少跟我講這些事情,只跟我說了二師伯、三師伯的一些事情。”

    我也連忙道:“我在村里住了這么久,認識魏太爺這么多年,我爺爺也從沒跟我講過他的事情。”

    我皺起眉頭道:“上次,我倒是猜想魏太爺是個僵尸,不過……”

    馬文雅瞪大眼睛:“僵尸?”

    大姐輕輕一抿嘴:“這倒沒錯,魏太爺確實不是活人,他不是妖,也算不上是鬼,是已經活了近千年的僵尸,修為不低……”說著話,大姐又皺眉說:“不過,就算是妖鬼,那也不可能一直存在下去,人有生老病死,我們這些妖,也會衰老死去,死了都變成鬼,然后去了地府,重新步入輪回。”

    大姐說:“魏太爺也已經很老了,他的修為再高,現在也已經因為身體腐朽而行動不便……”

    馬文雅說:“僵尸不是尸身不腐,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嗎?”

    大姐又說:“僵尸雖然和鬼不同,但是和鬼一樣,都是靠著一口陰氣撐起來的,雖然呼之不出,但是時間久了,這口氣總歸要散出去,陰氣消散干凈,那自然也就撐不起軀殼,到了最后,還不是塵歸塵土歸土?那些鬼物游蕩數百年,無非是修為高,能更好的護住這口陰氣而已,要不然,真的可以不吃不喝,他們襲人滋陰為得是什么?”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陰陽雜貨鋪》之 第七十四章:南山村來客(4)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陰陽雜貨鋪》之 第七十四章:南山村來客(4)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卯月兔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啊……”說著話,魏太爺又端起茶杯,喝一口,跟她繼續說:“來,你喝杯茶啊……” 女人盯著魏太爺看,又說一句:“不過,我好像已經知道定魂珠的下落……” 我看得眨巴眨巴眼。 魏太爺問她:“在哪啊?” 女人卻說:“我想,魏太爺你應該也知道才是……”她眼神變了變,反問出聲道:“這種事情,您老不會不知道吧?” 我聽得心里一緊。 魏太爺這時候端著茶杯又喝一口,忽然抬頭叫趙叔道:“這茶,怎么沒放茶葉啊?” 趙叔說:“老爺子,你又犯糊涂了!剛才我就告訴你了……” ......


    下二章預覽:......


    下三章預覽:......


    下四章預覽:......


    下五章預覽:......


    下六章預覽:......


    下七章預覽:......


    下八章預覽:......


    下九章預覽:......


    下十章預覽:......


    本章精要    這個鬼走遠。

        馬屁精又小聲問我:“陳先生,他們是哪來的鬼?”

        “不知道……”我說,“不過看樣子,好像是要去村里的。”

        “他們去村子里干什么?”馬屁精咂咂嘴,撇著嘴又問我,道一聲:“這么一群的鬼,他們看樣子有些來頭啊……”

        我心里也挺納悶。

        這些鬼聲勢浩大、來勢洶涌,隊伍最前面有鬼開路,后面跟著個大轎子,旁邊還有鬼提著花燈,里面似乎是個什么大人物——反正看這待遇,肯定不是一般的角色,而且那鬼喊里面的坐著的叫“夫人”。

        那里面是個女的!

        想到這里,我心里忽然堵一下,連忙跟馬屁精道一聲:“呦,轎子里的好像是個女的,該不會是那個女人吧?”

        馬屁精道:“女人?”

        我說:“不會是那個要找定魂珠的女人吧?”

        馬屁精想了想,臉色有些沉重。

        他安慰我道:“說不定他們夫人是個男的呢?”

        我:“……”

        這當,馬文雅在一旁插話道:“你那狐貍精的大姐,不是說她是個人,不是妖鬼嗎?”

        她這話倒是提醒了我。

        因為大姐再三的跟我講了幾遍:那女人她不是妖鬼,而是個活生生的人。

        眼下的,這是一大群鬼,他們看起來規規矩矩的,一個人就算是道行再高,那也根本不可能帶起這樣的一群鬼,畢竟人鬼有別,這是個界限。

        若是道行高一些,確實可以施展些法子控制住妖鬼,大多害人的術士都會這種術法,但是這一群鬼,明眼人都能瞧出來,他們不是被控制的,而是規規矩矩的服從,這種情況,怕是只有鬼王才能有如此的號召力。

        我思索一下,也猜不出個七八九,畢竟人家的那大轎子,我又不能跑過去掀開看看里面是誰,只能一個勁的瞎猜。

        馬文雅說:“他們快過來了。”

        我抬頭看過去,一群鬼齊刷刷地跳下路面,朝著這邊的空曠地方走過來,身后的那個轎子也被抬過來。

        想到剛才那個鬼說的話,先不管里面是什么,至少別惹麻煩……

        于是,我們連忙繞了開,走上路面,離著那邊遠遠的。

        往回走的路上,我又回頭張望一下,那轎子已經停過去,豎立在那邊,轎子一停,周遭的那群鬼也瞬時沒了蹤跡,但是陰氣依舊濃重,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都能感受到。

        我回頭道:“先回去吧。”

        回到村里。

        推開大門走進院子,我就看到師叔公蹲在院中央,這時候手里拿著根小木棍,在地面上寫寫畫畫的,一邊劃拉,一邊沉思不語,臉色沉重。

        我走在他跟前,問他道:“老爺子,你干嘛呢?”

        師叔公抬頭看看我,朝我揮揮手,語氣凜然道:“往那邊站站,你別擋著光,老夫這是再算吉兇


展開+
展開+
  • 如果你也愛我

    如果你也愛我最新章節

        愛錯了人,心收不回,那就把人收回來。
        那一天,他被她氣的住進了醫院。
        那一夜,她因為他,差點瘋狂。
        一場錯愛,一段虐戀。
        今生無緣,來生再愛。

  • 飛劍問道

    飛劍問道最新章節

        在這個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長生的修行者。  修行者們,  開法眼,可看妖魔鬼怪。  煉一口飛劍,可千里殺敵。  千里眼、順風耳,更可探查四方。  ……  秦府二公子‘秦云’,便是一位修行者……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飛劍問道》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您要是覺得《<strong>飛劍問道</strong>》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薦哦!

  • 清穿小福晉

    清穿小福晉最新章節

        董湘楠穿越到了康熙末年,爹不疼,娘還死了。她帶著嬤嬤住在山下,打算種種田悠哉過日子!  豈料,在一起意外當中,救下了一位儀表堂堂的‘美男子’,可惜卻失憶了。她脫口而出賜名為——霍水,小名二柱子。  也正因為這位‘霍水’,她還是卷入了皇家爭斗當中,只不過,她過得比較輕松自在,都是別人斗,她在看戲!夫妻倆看戲之余生生娃兒,合合美美幸福一輩子!

  • 傀儡一號

    傀儡一號最新章節

        仙道盟已經是強弩之末,唯一還能戰斗的就是一號。妖族的大軍如潮水般涌了過來,仙道盟已經沒有了退路。“一號,一定要堅持住啊!”身后傳來了絕望的呼喊,一號的眼中突然多了一絲光彩,轉過頭看向了仙道盟一眾期待的目光。記憶如一道洪流,狠狠地沖開了一號腦海里……

  • 金彪尋仙記

    金彪尋仙記最新章節

        先天不足的廢物劉金彪,眼看家族被人所滅卻無能為力!偶然間得到仙家之物,重塑完美體質,習得絕世奇術:靈隱術!重獲力量的他立誓報仇,血債,要由血來還!依靠靈隱術隱藏修為,作為普通弟子進入仇家宗門,扮豬吃虎,秒殺長老,看劉金彪如何在險惡世界中翻云覆雨……

  • 陰宅鬼妻

    陰宅鬼妻最新章節

        鬼王之子,還沒出生就被斷定為死胎,為給我續命,外婆給我結了一門陰親,娶了鬼界最厲害的一個厲鬼。。。。。。

  • 重生之鳳后在上

    重生之鳳后在上最新章節

        她本是平民女子,因父親是聞名天下的鬼才將軍蘇尉遲,讓她成為晉王朝傲皇的獨寵皇后。傳說,傲皇雖冷酷殘忍,卻唯獨對蘇皇后千依百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不過,一切都只是傳說。傲皇為一統天下,娶她為妻,立她為后,賜她無上的尊寵。一統江山之時,便是她赴黃泉之日。一杯毒酒,他狠心賜她永樂,只因他愛的女人是她的雙胞胎妹妹。她含笑飲毒酒,將自己的皇后之位將自己蘇雪煙的身份讓給雙胞胎妹妹蘇云彩。伴君五年,她換來一身殘破的身子骨和一杯毒酒,結束了芳華一生。一朝重生,鳳凰涅槃,一切又回到起點。她嫣然一笑,拿起鋒刀毅然向自己手腕割下去,從此世上再無蘇雪煙。“我命由我,不由天!”可是,即使以死相逃,她還是遇見他了……

  • 陌上故人歸

    陌上故人歸最新章節

        尹殤:“詩里說的好‘與君初相識,猶似故人歸。’”墨將離:“初相識就夠了。”故人歸不歸,那些過去都隨著年少的我一起葬了。剩下的恩怨,是我和你的。這是一個復仇權謀的攪基故事。

  • 鄉村小神醫

    鄉村小神醫最新章節

        孟天祿因為四年前的一樁誣陷案,被迫中止學業,成了一名在家務農的農民。不過,他也因禍得福,獲得了一卷上古練氣士傳承的奪天訣……從此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成了個會武術,會賭石,會鑒寶,會看病,又會種菜的商界奇人。

  • 戰神追妻難:霸寵王妃

    戰神追妻難:霸寵王妃最新章節

        在丞相府這讓眼里,她就是那個最大污點,丞相府嫡女未婚生下的粱羽寧,從小受盡侮辱,終死在了丞相府,一朝穿越,心理醫生重生,她看盡丞相府的那點把戲,讓她們自相殘殺后笑著退場,大仇得到!可在小小的丞相府能退場,在感情的漩渦越來越深之時,她能否安然離開?一場大火,翩翩佳公子,變成了殘忍嗜血的戰神,接連死了八位王妃,當真是自殺,還是人為?rn

  • 重生甜妻:韓少,超會撩

    重生甜妻:韓少,超會撩最新章節

        上一世,她瞎了眼,愛錯了人,交錯了朋友,錯付了真心。狗男女不僅狼狽為奸,毀她容貌,奪她孩子,還要了她的命。重生后,歲月重來,人生的過往重演,也遇到那個愛了她兩世,對她情深不移動的男人,不僅幫她虐白蓮,踩渣男,還助她人生步步為贏,讓她一路開掛。他甚至奪了她的身,還偷了她的心,每天將她困在床上折騰到她腿軟【1V1寵文。身心干凈,爆寵】

  • 萬界微信快遞員

    萬界微信快遞員最新章節

        萬界每隔一千年,就會選一個快遞員出來,作為萬界和凡人的媒介,為了萬界的安寧,只有快遞員才能溝通神鬼和凡人,上一個快遞員已經修煉成仙,新的快遞員,就是寧凡。

  • 三婚

    三婚最新章節

        遇到溫盛予的時候,蘇緲已經離婚兩年了;那是一場耗盡她所有心力的婚姻,拿青春只換來了一份財產;從此,溫婉的人民教師成了酒吧女老板;她用一晚還他一個人情;之后,他給她十萬,她把十萬扔給他,給了他一塊錢;她心如止水,不信愛情婚姻,他炙熱如火,死纏爛打;為了擺脫他,她甚至找了個老實人直接扯證了;婚禮當天,溫盛予人造車禍,逼她現身;終于有一天,她懷著他的孩子,以為能再次相信愛情,卻被他父母設計一場車禍;從此,世上再無蘇緲,只有明家老爺子的小情人,先若。

  • 時光若能無漪漣

    時光若能無漪漣最新章節

        第一次見到張博霂,穆梓本以為他只是個紈绔子弟,后來徐萌告訴穆梓他18歲就繼承家業是商業界出了名的傳奇人物!他霸道…無賴…偶爾像個孩子,有時也高冷得要命……他說"穆梓,忘掉他吧,我給你一個家",穆梓迷迷糊糊回答,"嗯,好。"

  • 一劍驚鴻

    一劍驚鴻最新章節

        有個讀書人,埋頭苦讀讀出個第六。有個古怪劍客,一劍斷江河最不講道理。有個枯槁老人,坐于山巔崖畔看云霧升騰。少年郎瀟灑一人走上修行路。乘風快意問天道,一劍還須盡低眉!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神醫鳳謀:醉臥王爺枕上歡無彈窗回天無彈窗佳期如晤無彈窗妃常妖嬈:王爺盡折腰無彈窗惹愛成婚:總裁的寶貝新妻無彈窗快穿:男神別總惹我無彈窗

全文閱讀:超級仙學院全文閱讀不是善茬兒全文閱讀醉紅樓全文閱讀妻心似刀全文閱讀龍魂當世全文閱讀惹愛成婚:總裁的寶貝新妻全文閱讀嫡女翻身記全文閱讀一夜強寵:誤惹天價老公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最新章節- 陰陽雜貨鋪全文閱讀- 陰陽雜貨鋪txt下載- 陰陽雜貨鋪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其他類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七十四章:南山村來客(4)】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陰陽雜貨鋪】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陰陽雜貨鋪》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