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歷史軍事小說> 大夏王侯最新章節列表> 第二百零四章 暮白
《大夏王侯》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南下”之時,凡聆月對蕭皖化說了一句,旋即便回了帥帳。 蕭皖化心領神會,立刻下去安排。 夜色將要降臨時,凡聆月來到一個營帳之前,開口道,“劍二先生,還請你幫一個忙” 劍二走出,看著眼前的女子,輕笑道,“若是軍師讓我殺那位知命侯,就實在無能為力,我一個人,還做不到此事” “用不著殺他,劍二先生只要將他攔下即可,明日之戰,至關重要,我不希望今夜他還能出現在大夏營中”凡聆月說道。 “這倒是不難,不過,上一次的圍殺后,他每次出現都在不同的方位,你能推算出他從哪里出現嗎?”劍......


    上二章提要:...,驚喜?喜算不上,驚更多一些。 “寧辰,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少年”藍君含淚,道。 青檸不動聲色走到寧辰身旁,傳音問道,“認出她是你什么人了嗎?” 寧辰無奈地搖了搖頭,他哪可能知道,他那點記憶,最多也就能模模糊糊記得近兩年的一些事情。 “姑娘,我以前受過傷,撞傷了腦袋,很多事情記不得了,能不能說的更具體一些”寧辰歉意道。 “我叫寧曦,是你堂妹,你左肩上,有一處傷疤,是小時候打架時,我不小心打翻油燈燙的,你要不信,可以自己看”說話間,藍君眼中的淚水終于忍不住,啪啪地掉了下來。 青檸看了過來,寧辰苦笑一聲,道,“不用看了,確實有” 寧辰,寧曦,晨曦,名字寓意倒是不錯,這女子說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 憑空冒出一個堂妹,這種感覺,著實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你的父母呢?”寧辰問道。 “前些年去世了”藍君低聲道。 寧辰輕聲一嘆,此話算他白問,有父母的家庭,怎么允許兒女受這個苦,做一名見不得光的殺手。 親情這種東西,是一種羈絆,然而,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太過奢侈。 他把危樓扯進這次的事情,用來對付王家,卻沒想到出了這樣的變......


    上三章提要:... 凡聆月很快與各大宗派和世家接洽,言明只要各大派能助北蒙打下大夏,就盡全力支持各大門派和世家的發展,不會像大夏一般加以限制。 這個承諾,讓各大門派都動了心,這片土地,誰做皇帝他們不管,但他們需要一個寬松的發展環境。 大夏千年來,始終都在堅持打壓各大宗派和世家的壯大,曾經的事實證明,宗派是才是真正的禍亂根源,萬年前,三千大教繁盛,卻也是神州大地上爭斗和戰亂最多的時代。 面對北蒙方面的誠意,兩大宗派和兩大世家中,聲明最為狼藉的危樓反而表現的最平淡,作為以殺手組成的組織,危樓......


    上四章提要:...神教重騎退兵兩百里,閉守不出。 凡聆月起身,來到軍中的行軍圖前,仔細權衡許久,剛要下達命令,卻見一道熟悉的身影走入。 “是你” “好久不見” 相視的目光,激起最冷酷的殺意,凡聆月看著眼前身影,短暫的驚訝后,纖手探出,逼命而來。 寧辰腳下一動,劍指凝霜,同樣迎上。 沒有任何交談,沒有任何虛偽,只有冷酷的殺機。 雙招對碰,余波砰然蕩開,帥帳經不起散落的劍威,四分五裂開來。 兩人手上,誰都沒有留情,今日不同往時,對手死,這一場戰斗便再無變數。 劍......


    上五章提要:... “此人的劍,似乎能料敵于先,總是能在武君出招之前應對,匪夷所思”另一位神教戰將話語中有著不解的疑問道。 “不是料敵于先”第三位神教戰將緩緩搖了搖頭,否認道,“是準,而且很快,武君招式方起,那柄紅劍便已攻來,武君蓄力不足,招出已弱,便造成現在對手料敵于先的假象” 另外兩人凝神,觀察許久后,發現事實果然如前者所說,不禁皺起眉頭,這一戰,看起來比想象中要艱難的多。 當然,三位戰將中沒有人認為武君會輸,因為武君從來就沒有輸過,包括,面對劍城的那把劍。 至強之戰,激烈的超乎想......


    上六章提要:...,鬼女大危,就在這一刻,燕親王腳下一動,攔下青紅雙劍,揮手之間,將雙劍送回劍架。 地府之口,燕親王走來,看著輪椅上的寧辰,什么都沒問,只是平靜地說了一句,“你身上有傷,莫要亂跑” 見到前輩,寧辰心情輕松了許多,喘了一口氣,道,“有些事,已經辦完了” 燕親王微微頷首,道,“今晚跟我去一趟書院” 寧辰不解,問道,“去書院干嗎?”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燕親王答道。 寧辰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也沒有再追問下去。 “跟我過來”燕親王轉過身,朝前走去。 寧辰跟上,靜靜地走在身后。 鬼女閉關之地,兩人走進,寧辰稍一思考,便明白怎么回事,背后冷汗當時就下來了。 還好,他回來的還算及時,不然,鬼女就算能保住一條命,也定然會強行被打斷修煉,走火入魔。 “這個情,你來還!”燕親王淡淡道。 寧辰一怔,旋即苦笑道,“前輩,帳不是這么算的,您不能把責任都推給我” “晚輩替前輩還債,天經地義”燕親王平靜道。 “……”寧辰無語,還有這個說法嗎? 兩人走出石室,燕親王抽出止戈劍,插在了石室前,旋即帶著寧辰離開這個地方。 一柄......


    上七章提要:...能征善戰的名將,據險而守自然不在話下。 北蒙軍師的戰術,排兵布陣都沒有任何問題,打不下岳陽城實乃不可為,非人力可改變。 大夏在北蒙軍師手中吃了太多苦頭,所以,不管岳陽城的戰局如何,靜武公和血衣侯的策略都是死守不出,以不變應萬變。 幽冥地府中,寧辰沉默靜思,不是在想陰陽雙墳的事情,而是在想北方的戰事。 天書在陰墳中,一時半會誰也得不到,此事耐心等待即可,而北方的情況確實讓他有些想不通。 北蒙攻城,凡聆月的排兵布陣無可挑剔,在劣勢明顯的情況下,還能保持以六換四的局面。......


    上八章提要:... “是” 兩人眼中閃過一抹猶豫,卻還是點頭應下。 太理司中,有紅衣十三人,青衣六百人,藍衣八千人,寧辰當了一個月的司主,不長,也不算短。 太理司還是惜羽公的太理司,不過,總是會帶上一些知命侯的影子。 這近萬人,誰都不可能完全掌控,惜羽公也不行。 皇宮天諭殿,三公,十皇子來了,朝中臣子也陸陸續續趕了過來。 由于皇城的動亂和北蒙刺客的暗殺,諸多重臣身亡,加上三皇子一方的叛逆臣子絕大部分已被抓起,如今天諭殿中的人稀稀松松,剩下不到平日的三成。 裴老太監走到......


    上九章提要:...先天之境。 “這兩人,都將是你日后武道之上的強勁對手,你要小心”惜羽公提醒道。 “弟子明白,老師請放心”尹墨霄嘴角微彎,回答道。 戰場之中,情況急轉直下,身在山水之境中,沐千殤越戰越強,一招強過一招,一劍快過一劍,幾不可敵。 寧辰身上的傷越來越多,鮮血溢出,染紅素衣,刺眼之極。 受傷的身軀,并沒有讓寧辰招式出現任何猶豫,掌威撼天地,劍指破墨白,掌劍雙行,九分攻,一分守,雖傷不敗。 局外之人,眉頭越皺越緊,誰都看得出,知命侯已開始落入了下風,一身的風雪,也掩飾......


    上十章提要:...刻,夏明日蹲下身,探了一下柳若惜的鼻息,輕聲一嘆,道,“沒救了” 這個時候,暗中保護十皇子安全的幾個侍衛也上了船,齊齊跪地,惶恐道“屬下救駕來遲,讓殿下受驚了” “不關你們的事,起來吧”夏明日開口道。 “謝殿下”侍衛起身,旋即老實地站在一邊。 “既然十皇子無礙,臣下也該告辭了”說完,寧辰抱拳一禮,邁步離開。 “殿下,這個女子怎么辦”寧辰走后,一位侍衛看著血泊之中的柳若惜,詢問道。 “找個地方埋了”夏明日淡淡道。 “是”侍衛領命,用柳若惜身下的毯子將其裹在其中,扛起之后,帶離花船。 處理完這些小事,夏明日走到船頭,看著遠處的三皇子府,他想不通,夏彥武為何會如此心急,按道理,該心急是他才對。 知命侯府,孔羽走來,看到府中的寧辰后,跪地一禮,道“拜見司主” 孔羽的臉上,此刻還有著一抹恐懼,方才最后的時刻,他還以為自己已不能活著回來。 “做的不錯,起來吧”寧辰平靜道。 “多謝司主”孔羽起身,站在一旁。 “無垢選擇帶你去,看來是對你很信任,希望你莫要讓本侯失望”寧辰冷漠道。 “屬下不敢” 感受到寧辰話語中......


展開+

    天色亮起,兩軍對陣,旌旗搖曳,北蒙陣前,九千重騎從人到馬一身黑色玄甲,只露出一雙眼睛,殺氣騰騰,逼人之極。

    重騎之后,便是黑壓壓如潮水一般的北蒙鐵騎,七萬鐵騎,一旦沖鋒起來,足以踏平一切障礙,難以阻攔。

    北蒙王庭是馬背上的國度,民風彪悍,人人能騎善射,是最善于戰斗的民族。

    三軍前,蕭皖化手持長戟坐在馬背之上,看著遠方的血衣身影,神色冷漠異常。

    大夏軍前,血衣侯眸子冷中含怒,大夏千年,恥于北武。

    兩位曾經同殿為臣的武侯,今日相逢戰場之上,再無任何話說,唯有鮮血,才能洗刷心中的恨意。

    “殺”

    一聲令下,兩軍沖鋒,洪濤奔涌,旋即迅速撞在了一起。

    無敵的重騎依舊銳不可當,像一把利刃插入大夏的陣營之中,下一刻,神風營最精銳的三萬禁軍上前,阻擋重騎腳步。

    剩余八萬禁軍勇抗北蒙七萬鐵騎,普一交鋒,便是血流成河。

    激烈的交鋒,一波接一波的沖擊,北蒙鐵騎與大夏禁軍全面交戰,戰斗瞬至白熱。

    嚴謹的陣法布置,多重的兵種分布,是最好的遏止騎兵的辦法,大夏禁軍雖然戰的辛苦,但總算將北蒙鐵騎的腳步緩了下來。

    另一邊,血衣侯和蕭皖化戰至一起,武侯生死戰,一出手,便再無余地。

    崩裂的大地不斷蔓延,大夏武侯的強大,毋庸置疑,若非殺業太深,早已踏入先天之中。

    兩人的周圍,真氣震蕩,形成一塊無人可以靠近的真空地帶。

    兵對兵,將對將,鋒芒相對,迫人心神。

    靜武公和凡聆月遙遙相望,各自盤算,這是最為關鍵的一戰,容不得失敗。

    “噌”

    一位神風營將士,手中長矛刺入一位北蒙重騎的胸膛之中,鮮血噴涌間,引起諸多目光的驚愕。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重騎將士被長矛刺穿,北蒙重騎死傷開始增多。

    “鏗”

    不遠處,一柄長戈刺在奔馳的重騎身上,卻是被硬生生沖斷,不能傷及半分。

    截然相反的兩種情況,讓神風營的將士們有些懵了,三位統領開始意識到不對勁,然而,已經晚了。

    下一刻,遠處,八千身著黑色玄甲的騎兵出現,避開神風營的鋒芒,沖入另一邊的大夏禁軍陣中。

    恐怖的破壞力,立刻將大夏禁軍的陣型沖的亂七八糟,北蒙鐵騎趁機跟上,七萬洪流踏過,轉眼淹沒大夏的陣營。

    瞬息的形勢變化,大夏一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深陷鐵水洪流之中。

    半日之后,戰斗結束,被神風營困住的北蒙將士全部戰死,被作為誘餌的一千重騎也不例外。

    但是,這一場戰爭,北蒙勝了。

    平原之上,陣型大亂的步兵永遠不可能敵得過兇悍的鐵騎,一役之后,大夏禁軍戰死四萬,元氣大傷。

    北蒙一方,同樣有著不小的傷亡,不過,比起大夏一方,已是難得的大勝。

    八千重騎,六萬鐵騎,五萬步兵,再度南下,將近十二萬的大軍,比起來時,已損耗過半,可是,大夏的防線同樣也所剩無幾。

    重騎難敵,大夏孤注一擲,以神風營相阻,卻也讓凡聆月抓到了突破的出口。

    神風營困住的九千重騎,只有一千是真的,作為誘餌迷惑了神風營。

    北蒙馬匹資源豐富,一人兩匹馬,戰時和平常所用絕不相混,只是,這一次作為誘餌跟著一千重騎沖出去的八千步兵騎的馬全都是副馬。

    北蒙之人,能騎善射,即便是步兵也有很強的馬上作戰能力,不過,面對大夏神風營,這些將士還是毫無疑問的全部戰死。

    夜色之下,寧辰到來后,看著滿目的瘡痍,心中一陣陣刺痛。

    “如何,現在你還認為大夏不會亡嗎?”蕭皖化出現,看著月下的身影,淡淡道。

    “為什么,凡聆月到底承諾了你什么?”寧辰抬起頭,十分不解地問道,他一直想不明白北武侯背叛的原因,沒有任何可以說通的理由。

    “沒有為什么,自始至終,我的心從未背離北蒙”蕭皖化冷聲道。

    “你不是大夏之人”寧辰眸子一寒,道。

    “意外嗎,早該想到了不是嗎?”蕭皖化冷冷一笑,回答道。

    “你在這等我,就是為了說這些?”寧辰壓下心中殺意,緩緩道。

    “當然不是,軍師讓我告訴你,現在的你,已經毫無威脅,一個見不得光,而是還修為盡毀的廢人,怎能斗得過她,剩下的日子,你會眼睜睜地看著大夏走向滅亡,卻絲毫無能為力”

    說完,蕭皖化轉身離去,幾步之后,消失不見。

    寧辰雙拳攥地慘白,乘著鬼轎東去。

    他知道,凡聆月是在激他,不過,這些話也是事實,現在的他,確實無法幫助大夏逆轉劣勢。

    最后的機會,他要去極東之地的盡頭走一趟。

    傳說,極東之地的盡頭,也是天地的盡頭,這一次,他需要賭一把。

    他一生很少做自己沒把握的事情,但這一次,他沒有選擇。

    極東之地,在神州最東邊,相距大夏何止萬里,鬼轎疾馳,再無猶豫。

    一夜過半后,鬼轎還在向東走,沒有任何返回的意思。

    神州越靠近東邊,越是荒涼,人煙也隨之越來越少,又是將近一個時辰后,千里之內再無人跡。

    天地靈氣越發稀薄,大地也十分貧瘠,傳說中的極東之地更像是一片死地。

    寧辰不敢耽擱,甚至沒有仔細尋找弱水的蹤跡,一路繼續向東走,朝著天地盡頭掠去。

    東邊天際,漸現曙光,最后的一刻,鬼轎終于沖入混沌霧海之中。

    天地盡頭,天火果然如想象一般沒有降下,寧辰走出鬼轎,看著周圍奇異的景象,雙眼閃過道道驚嘆的光芒。

    無邊無際的混沌霧海,不斷翻騰,日初而漲,日落而降,萬萬年不變。

    如今,正處于漲潮之時,霧海幾乎接近大陸的高度,奇異之極。

    寧辰收回鬼轎,走在霧海之上,心中難言的震撼。

    天地有盡頭,多么讓人難以置信的事實。

    來到這個世間后,他已見過諸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看到這浩瀚的混沌霧海,還是難免震驚。

    突然,寧辰神色一怔,但見,遠方一抹白衣身影坐在天地盡頭,一動不動,仿佛在等待什么。

    三十余歲的年紀,面容普通,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甚至感覺不到一絲武者該有的氣息,然而,寧辰還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整整一天,寧辰都沒敢靠近,他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不過,他肯定,就算一百個他加起來,也打不過此人。

    白衣身影也沒有理會寧辰,依然靜靜地坐在那里,等待什么。

    日落將臨后,霧海開始下沉,寧辰拔出墨劍,插在崖壁之上,然后繼續等著黑夜到來。

    這一刻,白衣身影看了一眼墨劍,又看了看寧辰,眸中閃過一抹失望。

    “枉費了一口好劍”

    暮白輕輕呢喃了一聲,話語很輕,遠在數千丈之外的寧辰,卻聽得清清楚楚。

    寧辰心情不好,很想回一句,關你屁事,不過,沒敢說出口。

    過了沒多久,天色終于黑了下來,寧辰接助墨劍,一點點從崖壁爬了上去,重回陸地之上。

    下方的混沌霧海早已不知道降到哪里去了,灰蒙蒙地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寧辰乘著鬼轎離開,開始在這廣闊無垠的極東之地尋找弱水的蹤跡。

    第一夜,平平靜靜地過去,寧辰什么也沒有找到,東方天際亮起之時,回到升起的霧海之中。

    白天的時候,寧辰沒有事情做,只好站在霧海之上練練劍,等待日落。

    殊不知,遠方的暮白,看到這拙劣的劍,眉頭不斷皺起。

    “莫要再侮辱你手中的劍,否則,我怕會忍不住殺了你”暮白開口,冷聲道。

    寧辰一怔,壓制許久的怒火終于爆發出來,“我練我的,關你屁事”

    作為一個后世之人,這些日子以來,寧辰每一天都在壓制自己的本性,盡力幫助大夏渡過這場劫難。

    然而,壓制的越久,反彈便越厲害,要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人時刻保持絕對的冷靜,這本來就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

    寧辰罵完,心中一陣舒爽,同時也微微有些后悔,他似乎太沖動了。

    果然,遠方的暮白眉頭輕皺,眼中光芒一閃,霧海翻騰,一道劍氣憑空出現,瞬至寧辰身前。

    這一瞬間,寧辰心頭升起強烈的危機感,身子下意識閃過,劍氣擦著右胸而過,劃出一道可怕的血痕。

    “劍上修為一塌糊涂,反應倒是不差”暮白沒有再出劍,客觀地評價了一句。

    寧辰也不敢再挑釁,客氣朝著暮白拱手一禮,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來,方才的一劍,并沒有多少殺機,否則,他也不能安安穩穩地站在這里。

    “暮成雪怎么樣,可曾憶起過去?”暮白開口,淡淡道。

    聽到問話,寧辰一楞,旋即神色猛地一變。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大夏王侯》之 第二百零四章 暮白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大夏王侯》之 第二百零四章 暮白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一夕煙雨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無猶豫地一掌拍出。 “神之子” “知命侯” 同時被震開的兩人,先是詫異,然后無窮的戰意爆發。 “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緣分”君少卿輕聲感嘆道。 無論如何他都沒有想到,昔日被他一掌打下山崖的年輕人,后來會引起如此大的動靜。 “神之子風采,在下同樣一生難忘”寧辰平靜道。 可以說,神之子第一次讓他見識到了武道強者的強大,在那之后,他也拜其所賜,在輪椅上一坐,就是幾個月。 “你也來尋邊彼岸花?”君少卿開口問道。 “恩”寧辰點頭道。 石巖之上,彼岸......


    下二章預覽:...寧辰的氣息,纖細的雙手攥地直發白,剛要忍不住時,卻聽到一聲寒冷刺骨的冷哼聲,驚的立刻收起身上的殺機,強行忍下恨意。 凡聆月這才收回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身邊的寧辰,平靜道,“所有的事,今夜日后再說。” 寧辰點頭,他也察覺到了紅蓋頭之下的女子是誰,不過,今日是明月大婚的日子,一切都要放在以后再行處理。 禮儀開始,明月和素非煙要向長輩敬酒,本來這第一杯酒,要敬的是父皇母后,不過,明月剛出生時,老皇帝和皇后就已死去,這一杯酒,就只能敬給其他的長輩。 皇室宗親還有很多,輩分極高的也不少,可是,明月的第一杯酒,還是敬給了凡聆月。 長姐如母,在明月眼中,凡聆月既是長姐,也是母親,這一杯酒,理所當然。 在場眾臣沒有一個人說什么,就連皇室幾位宗老也沉默不言,陛下的第一杯酒,他們確實都不敢接,這個天下,也唯有凡聆月受得起。 凡聆月接過酒,一飲而盡,眸中的溫和這一刻濃郁的化不開,從今天起,小女孩就算長大了,她也終于可以放心地離開。 第二杯酒,明月依然沒有敬給皇室的幾位宗老,而是走到寧辰身前,俏生生地將酒杯遞了過去。 老尚書令一驚,剛要開口,卻被阻止。 ......


    下三章預覽:...其留在身邊。 …… 黑石嶙峋之地,一座奇異的宮殿矗立,周圍陰雨沉沉,給人一種沉重之極的感覺。 長生殿,世間最可怕的地方之一,亙古長存。 殿中,一人跪著,已經數月之久。 突然,一股如山崩般的恐怖氣息出現,天地變色,大殿之內的空間劇烈扭曲起來。 殿中跪著之人身子匍匐的更低,整個腦袋都已磕在地上。 “不要告訴我,你沒有拿到” “禍王,饒命” 地上之人全身不斷顫抖,求饒道。 “廢物!” 虛空攪動,一道身著流光戰衣的身影走出,大手一揮,殿......


    下四章預覽:...不怠慢。 寧辰倒是也不急著回去,就是每次面對忘憂的時候,心中有些怪異。 惜花宮主明顯也不知道此事,否則,怎么也不可能讓一個連先天強者都不愿意面對的道體過來招待他。 忘憂倒是很自然,前后沒有任何的不同之處,依舊如往常一般很安靜,說話時,也總是給人一種溫柔恬靜的感覺。 寧辰適應了兩天,心中的怪異感覺減少一些,面對忘憂時,總算能平靜下來。 忘語也會不時過來溜達,不過,忘語這個名字起的顯然名不符其實,相比忘憂安靜的性子,忘語就屬于那種一熟絡就嘰嘰喳喳說個沒完的人。 ......


    下五章預覽:...劫以上的強者。 “哦?好年輕的小娃” 離老頭也注意到地匠身旁的寧辰,不到二十歲的先天強者,這著實有些驚人。 “拜見離老前輩” 寧辰抱拳一禮,心中驚訝,能以如此嚴重的殘疾之身,修到先天第三劫之上,這份堅持和定力,令人敬佩。 不過,寧辰還是留了一個心眼,一直以天地靈氣護住周身,掩去修為,以防被人懷疑。 “呵”離老頭沙啞一笑,旋即看了一眼旁邊的地匠,說道“地老頭,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找我有什么事” 地匠臉色正經下來,認真道,“我來借離火一用” 離老頭......


    下六章預覽:...都有著怪癖,不愿現身,算不得什么。 這些小事,他不在乎,他需要確認的是,真有這么一位強者存在,而且足夠強大。 旁邊的老者,暗中傳音說了幾句話,李炎方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超越先天第二劫,接近第三劫的存在,這樣的強者,已經足夠了。 天下間,大多數先天強者一般都停留在先天第一劫的階段,第二劫已經不多,三劫往上,更是少之又少。 堂中,三人交談了整整一個下午,最后,李炎帶著李幼薇還有老者滿意地離去。 皇帝走后,小童子終于忍不住,風箱也不拉了,跑回前堂之中,沒心沒肺地笑了起來。 虛空卷動,寧辰走出,看著快笑抽的小家伙,無奈上前揉了揉后者的腦袋。 “寧大哥,你答應要教我兩招的”小童子好不容易止住笑,眼巴巴地說道。 “你想學什么?”寧辰問道。 “劍” 小童子大眼睛一轉,興奮道。 寧辰輕聲一笑,這小家伙還挺聰明,見他過來求劍,便要求學劍。 “地匠前輩,再借您一把劍”寧辰走出前堂,看著正在做最后淬劍的地匠老頭,說道。 “自己拿”地匠不耐煩地揮了揮手,道。 寧辰掃視了一遍堂中的一排兵器,手一揮,一口三尺青鋒飛出,劍無......


    下七章預覽:...境光芒照下,寧辰身子迅速折回,避開這恐怖的鏡光,他在古籍中看到過有關這面鏡子的描述,很清楚被照到后會有怎樣的悲慘下場。 寒夜風凜風,劍光,鏡光,火光交錯,劍與掌的爭鋒,在天地劃出一道道燦爛的光華。 寧辰借助雙鳳的掩護,以止戈為器,勉強到了禍王交手的程度,卻依然十分吃力。 止戈劍上,金光閃耀,綻放著最后的劍意,與三災對抗,消耗何其劇烈,不多時,劍中力量便已所剩無幾。 鳳鳴一聲接一聲,火焰遮天蔽日,將整個戰局都化為火海,雙鳳攜數萬年的怒火,不斷撞擊著眼前人類。 只是,......


    下八章預覽:...。 將家地牢,寧辰走來,看守之人還未上前,便被氣浪震飛出去。 鐵索連扣上,將心雙手被縛,周身血跡斑駁,一身殘破的白色衣衫,滿是鞭痕和干涸的血跡。 “師父” 看到來人,將心沙啞地喊了一聲,久久撐持的內心終于軟弱下來,淚如雨下。 “沒事了,師父來了” 寧辰眸子狠狠一縮,轉瞬恢復如初,輕聲應了一句,揮手震斷所有的鐵索,旋即背起將心,一步步朝著外邊走去。 沉穩的步伐,一步又一步,寧辰的平靜如此的異常,然而,走過之后,地上半躺的地牢守護卻瑟瑟發抖起來,就如同看到......


    下九章預覽:...火王朝應該有什么大的動作,不想被圣地知曉。 他和李幼薇交情還過得去,這個女人也還算可信,他在想,是否有必要過去提醒一句。 或許,他可以趁此機會請地匠前輩幫他修補一下手中的刀劍,順便看一眼將心的修煉情況。 離火王朝,皇城北方的離火峽谷中,鑄兵已經開始十數日,李炎,李幼薇,離老,還有一位皇室供奉全都神色凝重地看著鑄兵臺的地匠。 汗水混雜著火光,在一聲又一聲落錘中濺飛,地匠神色前所未有的專注,每一錘都絲毫不差,精準到極致。 這都是日復一日練習的結果,沒有任何捷徑,不管是......


    下十章預覽:...,刀身入地,右掌向下嘭地一拍,一身功體牽引刀中龍氣,再現天書武學。 “地之卷,地毀山摧” 如逆流沖天的刀光,無窮無盡,自大地而出,直沖上空。 駭然之勢,驚天動地,升騰的大地頓時崩塌摧毀,狂沙怒揚,再無一處完好。 沙塵之中,紫氣又一次掠過,瞬至禍王身前,砰然巨響,刀掌交鋒,雄渾之力,再毀百丈方圓。 戰至巔峰的兩人,舉手投足,皆是殺機滿盈,超脫五劫之力,讓月夜都失了顏色。 長生殿中,兩位先天感受到了遠處的大戰余波,剛要動身前往支援,身子卻突然動彈不得。 虛空中隱現的倩影,模糊不清,看不清面容,只是抬起了一指,便定住了天地,讓兩位先天如陷牢籠。 他說,這一戰,他要全無旁貸的專心去戰,所以,不能有任何人打擾。 她欠他一個人情,今日還了。 長生殿百里外,寧辰嘴角已開始溢出鮮血,然而,戰意依舊無匹,紫氣如爐,騰騰閃耀。 至強之刻,即便暫時失了劍,失了左臂,憑借一身修為,一身氣運,今日,孤身一人戰禍源。 禍王身前,戰甲現出三道恐怖刀痕,地匠一生最巔峰之作,鋒銳直逼鎏金羽鎩,流光戰衣亦不能阻擋。 血光凜凜,映照寒月,三卷加......


    本章精要    天色亮起,兩軍對陣,旌旗搖曳,北蒙陣前,九千重騎從人到馬一身黑色玄甲,只露出一雙眼睛,殺氣騰騰,逼人之極。

        重騎之后,便是黑壓壓如潮水一般的北蒙鐵騎,七萬鐵騎,一旦沖鋒起來,足以踏平一切障礙,難以阻攔。

        北蒙王庭是馬背上的國度,民風彪悍,人人能騎善射,是最善于戰斗的民族。

        三軍前,蕭皖化手持長戟坐在馬背之上,看著遠方的血衣身影,神色冷漠異常。

        大夏軍前,血衣侯眸子冷中含怒,大夏千年,恥于北武。

        兩位曾經同殿為臣的武侯,今日相逢戰場之上,再無任何話說,唯有鮮血,才能洗刷心中的恨意。

        “殺”

        一聲令下,兩軍沖鋒,洪濤奔涌,旋即迅速撞在了一起。

        無敵的重騎依舊銳不可當,像一把利刃插入大夏的陣營之中,下一刻,神風營最精銳的三萬禁軍上前,阻擋重騎腳步。

        剩余八萬禁軍勇抗北蒙七萬鐵騎,普一交鋒,便是血流成河。

        激烈的交鋒,一波接一波的沖擊,北蒙鐵騎與大夏禁軍全面交戰,戰斗瞬至白熱。

        嚴謹的陣法布置,多重的兵種分布,是最好的遏止騎兵的辦法,大夏禁軍雖然戰的辛苦,但總算將北蒙鐵騎的腳步緩了下來。

        另一邊,血衣侯和蕭皖化戰至一起,武侯生死戰,一出手,便再無余地。

        崩裂的大地不斷蔓延,大夏武侯的強大,毋庸置疑,若非殺業太深,早已踏入先天之中。

        兩人的周圍,真氣震蕩,形成一塊無人可以靠近的真空地帶。

        兵對兵,將對將,鋒芒相對,迫人心神。

        靜武公和凡聆月遙遙相望,各自盤算,這是最為關鍵的一戰,容不得失敗。

        “噌”

        一位神風營將士,手中長矛刺入一位北蒙重騎的胸膛之中,鮮血噴涌間,引起諸多目光的驚愕。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重騎將士被長矛刺穿,北蒙重騎死傷開始增多。

        “鏗”

        不遠處,一柄長戈刺在奔馳的重騎身上,卻是被硬生生沖斷,不能傷及半分。

        截然相反的兩種情況,讓神風營的將士們有些懵了,三位統領開始意識到不對勁,然而,已經晚了。

        下一刻,遠處,八千身著黑色玄甲的騎兵出現,避開神風營的鋒芒,沖入另一邊的大夏禁軍陣中。

        恐怖的破壞力,立刻將大夏禁軍的陣型沖的亂七八糟,北蒙鐵騎趁機跟上,七萬洪流踏過,轉眼淹沒大夏的陣營。

        瞬息的形勢變化,大夏一方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深陷鐵水洪流之中。

        半日之后,戰斗結束,被神風營困住的北蒙將士全部戰死,被作為誘餌的一千重騎也不例外。

        但是,這一場戰爭,北蒙勝了。

        平原之上,陣型大亂的步兵永遠不可能敵得過兇悍的鐵騎


展開+
展開+
  • 心魔

    心魔最新章節

        或許在某個冬日寒夜,你聽到一墻之外有人輕聲曼唱:
        玄門羽衣白云心,一琴一劍一丹青。
        淺雪紅爐黃芽酒,夜讀紫薇洞庭經。
        余音裊裊,宛若天籟。你便踏雪循聲而去,忽見遠方燈火幽微。
        復行一刻鐘,直入竹林,眼前豁然開朗、暖意撲面。
        便看到一只白鶴翩然起舞,一紅衣龍女撫琴唱和。
        你心中驚詫,便揉了揉眼。
        再定睛看去,只發現自己站在自家門外,街上草木蕭瑟。
        世人皆談神仙,卻不知或許他們,就在你身邊。

  • 尋找天使的惡魔

    尋找天使的惡魔最新章節

        義父的一個命令讓夜月人生有三百六十度的大改變
        內容是:我要你去風羽學園,找尋你的未婚妻天使─梅丹佐的繼承人
        天殺的!我一點都不想結婚阿───
        連個照片都沒有找個頭啊!

  •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最新章節

        滿臉麻子,胖的如豬的葉曉菡,幾經販賣最后因為偷吃一個包子差點被打死。再次醒來,身體靈魂被21世紀絕頂醫術高手附身。面對一貧如洗的家庭,她帶著一家人脫貧致富。豈料這一向對她寵愛無度,不怨她窮丑的山里漢子一點都不簡單。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穿越之超強農家女》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您要是覺得《<strong>穿越之超強農家女</strong>》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薦哦!

  • 點墓

    點墓最新章節

        一等先生觀星斗,二等先生尋龍口,三等先生隨山走.....
        這是三種尋龍點穴的方法,知道了摸金校尉和發丘郎,知道了尋山開棺,但你可知道點墓觀斗?
        帶你翻開歷史,揭開文職墓官,點墓天師,帶你揭開地下世界的秘密,無脈之龍穴,破解紅崖天書,尋臥龍諸葛之墓,中國國內金字塔國葬古墓,還有....
        下面的世界,到底有什么?

  • 全能小神醫

    全能小神醫最新章節

        農民工江昊,遭女友背叛,被富二代重傷,意外得到修真傳承,從此咸魚大翻身。行醫救人,開掛種田,藥膳美食,掌摑紈绔富二代,腳踩霸道黑老大,完虐西醫,為國爭光。

  • 妃常難馴:魔帝要追妻

    妃常難馴:魔帝要追妻最新章節

        她,代號K,是特工界的無冕之王,卻因背叛而死。她,將軍府唯一的嫡七小姐,卻花癡草包,膽小懦弱任人欺凌。一朝穿越,當她變成她,一切都在發生著改變。他,東臨國尊貴的晉王殿下,世人皆知他的冷酷無情,腹黑狡詐,殺伐果斷,卻不知在對她時的溫柔體貼,疼寵入骨。風云涌動,且看他們如何強強聯手,攜手與共,傲視天下,逆轉乾坤!

  • 對我來說命運與戀愛就是個冷笑話

    對我來說命運與戀愛就是個冷笑話最新章節

        是的,命運與戀愛就像冷笑話一般存在。身為一個高中生,我僅有的一個目標就是成為微博大V,為此必須不擇手段的運用各種方式。我不相信什么命運,因為人生是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偏信命運的人最終的結局只能是失敗。我更不相信什么戀愛,當然我也承認愛情的偉大,但對正以成為大V為目標的我來說,戀愛只是個阻礙,說白了就是——浪費時間。

  • 我比死神更愛你

    我比死神更愛你最新章節

        "結婚前夕,未婚夫車禍身亡。rn她去見他最后一面,卻親眼目睹他的消失。rn據說打開那個盒子,就能讓時光倒流,換來他的重生。rn她四處探險,尋找那古老的法術。rn希望可以,讓時間回到最初的那一天。rn他騙她簽下結婚協議書,像個無賴霸王那樣,糾纏不休。rn喜歡他的女子,是人非人,像個幽靈一樣干擾自己的人生。rn動了心,忘了情,等他歸來,感情該何去何從。"

  • 陰陽委托人

    陰陽委托人最新章節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嗎?我相信,因為我不光親眼看到過,而且也跟張天師后人捉過那些鬼,只是人心,比惡鬼更可怕,尤其是潛伏在我們周圍,看不清內心的那些人……

  • 霸道總裁快來撩

    霸道總裁快來撩最新章節

        一場盜竊案改變了她的命運,一把尖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你不要叫,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不會殺了你!”那雙黑曜石般眼眸給她留下深刻印象,盜賊逃走后,蕭家報警,她驚訝的發現他的眼眸和那個賊如此相似,“你究竟是不是那個盜賊?”“我說我不是,你會相信嗎?”他邪笑著將她摟入懷,她掙扎,用粉拳砸他“放開我,你這個衣冠禽獸!”“你竟然罵我是衣冠禽獸,那讓你嘗一下禽獸的滋味!”她立馬慫了,舉手投降,卻想方設法的逃跑……

  • 農門嬌妻:撿個夫君去種田

    農門嬌妻:撿個夫君去種田最新章節

        她,摸爬打滾,二十年寒窗苦爬到研究生,嘚瑟的日子才感到就被害隕落,靈魂穿越……當她再次睜眼,一個是頂級聰明的頭腦,配上一個窮苦的命……林初夏咬牙微笑,擼起袖子:“窮怕什么,從現在開始,我就是雜交水稻之母!感謝袁大大的貢獻!”斗極品、種稻田、養家禽、辦餐廳,賺錢養活一群小崽子。小日子過得那個美!只是,某天遇到的這個男人,你為什么突然性情大變了?論小奶狗變成大狼狗的心情,林初夏一臉黑……

  • 惡魔來襲,我的校草大人

    惡魔來襲,我的校草大人最新章節

        被告知自己是百家集團的大小姐并且要隱瞞身份,走在路上又莫名其妙地被一個惡魔給奪走了初吻!本是想逃離惡魔的魔掌卻又愈陷愈深,同一屋檐下的兩人漸漸知道了對方的秘密后又會如何相處?

  • 寵妻無度

    寵妻無度最新章節

        安念念將金奕年當兄弟,當哥們,但是她做夢也想不到的是,那個在她身上瘋狂肆掠的人,竟然就是他!

  • 蜜寵甜妻,羞羞噠!

    蜜寵甜妻,羞羞噠!最新章節

        被頂頭太子爺抓去開家長會,不但要被罵被罰,一個不小心還差點侍寢太子爺的爹?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透視神醫在校園無彈窗傅少的億萬甜妻無彈窗無敵修魔無彈窗棺嫁無彈窗最強地府升級系統無彈窗

全文閱讀:吞天武帝全文閱讀這個巫師不太冷全文閱讀仙道云煙全文閱讀相門嫡妃全文閱讀我的賭石生涯全文閱讀墟無塬全文閱讀美女們的私人醫生全文閱讀末世重生之抱大腿全文閱讀美女老板的妖孽保鏢全文閱讀

大夏王侯最新章節- 大夏王侯全文閱讀- 大夏王侯txt下載- 大夏王侯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歷史軍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二百零四章 暮白】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大夏王侯】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大夏王侯》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