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仁堂小說網> 好看的歷史軍事小說> 大夏王侯最新章節列表> 第六百二十一章 紅鸞王室
《大夏王侯》最佳推薦: 凌霄之上 一念永恒 永夜君王 參天 圣墟 牧神記 元尊 絕色毒醫王妃 魔帝嗜寵:奈何妖妃有點萌 庶女為凰:嗜寵逆天小狂妃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逆天嬌妻:邪王誘寵小狂妃 大夏王侯 穿越之超強農家女 穿越女的嫡妻之路

    上一章提要:...讓人欣喜的事情” 寧辰冷聲回了一句,手中太始劍凝煉八方火元,再度掠出。 朱雀同樣揮動羽劍,吸納火元之力,硬撼太始。 “鳳凰,你的進步,讓吾失望” 朱雀揮劍震開眼前之人,冷聲嘲諷道。 “口舌之利,不能改變你即將下地獄的事實” 寧辰凝元煉極陽,周圍火海奔騰入空,形成焚天之恐,駭人景象,天地悲鳴。 眼見來招震撼,朱雀翻掌聚氣,劃過劍鋒,剎那間,一道道紅色劍光升起,輝耀如繁星,威勢驚神。 雙極碰撞,整個火海劇烈翻騰起來,火浪沖天,驚世駭俗。 余波之......


    上二章提要:...當刮目相看” 牧長歌看了一眼前者,眸中驚訝絲毫不加掩飾,道。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知命的實力竟已進步至此,當真讓人震驚。 魔身沒有多言,凝元壓下傷勢,邁步走上虛空,看著前方玄羅,平靜道,“再來” 玄羅冷聲一哼,道,“空有王族之力,沒有王族修煉之法,再來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今日,你必敗無疑!” “天泣” 知命神色無動于,赤練揮轉,眾生怨力蔓延而出,浩瀚無際,融入太上禁陣中。 “六道同墜,魔劫萬千,太上禁劍” 一招落,一招再起,驚駭人間的禁式再現,太始融入天際太極圖,九天風云變,天地沉淪。 “魔凰天劫” 禁式出,魔凰嘯天,一身黑色火焰升騰,焚世煉海,下一刻,一道漆黑如墨的劍光自魔凰體內化出,一化二,二化三,三化無窮,頃刻間,數以千萬計的黑色劍光從天而降,毀滅無盡,墜入人間。 再現的太上禁劍,氣勢磅礴無匹,禁陣有感,力量盡數融入其中,黑白日月脫離太極陣圖,直接化為兩口劍光落下,斬向下方王族天魔。 滅世之劍,魔凰之威,降臨人間,玄羅望著天際,眸子瞇起,百丈魔軀之上,魔氣翻滾,最強一式,同樣逆天而起。 “真魔變,弒天”......


    上三章提要:...,中央天庭,磅礴的紫氣內,元皇聽過使者稟告,片刻后,開口道,“誅魔護生,吾朝義不容辭” “元皇深明大義,在下佩服”使者躬身一禮,道了一聲別,轉身離去。 “父皇!”易軒渺開口,面露沉色道。 “不必再說,軒渺,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還有,你三位兄弟的仇,也是時候該報了”紫氣之中,元皇冷聲道。 與此同時,東行路上,一波又一波大教強者攔路,知命手中的劍,再不曾收起,血水不斷淌落,染遍東行之路。 為阻知命,諸教巨擘不惜傷亡,一批又一批聯軍攔路,為誅魔最終之役爭取時間。 “......


    上四章提要:...主,平靜道,“紫天宮,我護下的神州,你也敢竊取其本源,今日,拿命還吧” “猖狂” 紫天宮神色一冷,腳下一跺,身影掠出,翻掌映向前者。 寧辰抬手,不閃不避,砰然一掌,迎上前者之招。 雙掌對碰,功體直接交鋒,浩蕩氣流狂亂涌動,瞬毀百里大地。 一聲巨響,兩人分開,紫天宮退出數步,凌立至尊頂峰的神宮之主,竟是難占上風。 論劍,知命侯凌立頂峰,卻非唯一,但,若論根基,知命侯從古至今,天下無雙。 一掌落盡,素衣身后,魔身受到氣流震蕩,身影一個踉蹌,再度嘔出一口鮮血......


    上五章提要:...府劍尊,得來這些神料,也非輕易之事。 人間有禁地,危機重重,神料難尋,唯有這些絕地,才有可能殘存下來。 “天相,動身吧” 寧辰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蕭別離,開口道。 “恩” 蕭別離點頭,東巡,天都,太玄,真央四位尊者亦走了出來,隨時準備動身。 “音兒,走了” 寧辰牽過一旁小丫頭,旋即腳下一動,踏空而去。 后方,五尊跟隨,直直朝著星空掠去。 星空路,無邊無際,寧辰連同五位人間至尊,與天爭時,極速掠向遠方星空中飛來的生命大星。 六道光華劃過星空......


    上六章提要:...表現出心機和實力,當真讓人忌憚啊。 “各位,你們說,這一箭要射向誰呢?” 趙流蘇走上前,揮手現陰月,神弓滿弓,淡淡道。 眾尊聞言,你看我,我看你,誰都沒有說一句話。 遠方,戰局中,知命一人獨對兩位頂峰至尊,數招之后,首度負傷,鮮血染紅太始劍,劍身顫動,悲鳴不斷。 鳳元急劇消耗,魔氣越發難以壓制,知命雙眸深處,黑色的氣息縈繞,魔化之兆,若隱若現。 “魔,不可再戰,否則你的身份便無法再掩飾”四十九男男女女開口,道。 寧辰目光掃了一眼遠方袖手旁觀的聯盟眾尊,眸中的殺機洶涌澎湃,身影掠出,帶過重傷垂死的天府星尊,迅速退去。 “你們,走不了” 妖佛雙手開合,耀眼金光擴散開來,強行封印方圓十里空間。 “知命侯,放下天府星尊,吾留你全尸”紫天宮上前一步,冷聲道。 “就憑你們,可笑之極啊” 再無退路,寧辰心念把定,凝最后余力,腳下一踏,縱身入空,涅槃之招,再現人間。 縱橫瑰麗的劍光,在天地間匯聚,劍招未出,周身虛空片片崩裂。 無窮無盡之劍,劃破天空,兩人不敢大意,凝元聚氣,準備擋招。 然而,匯聚的劍,方向突變,......


    上七章提要:...寧辰輕笑道。 “你們聊,我去某人出力,交友不慎,悔恨莫及”落星辰起身,感慨道。 “星辰兄的恩情,知命會牢記在心”寧辰微笑道。 落星辰揮了揮手,沒有再多言,邁步朝著不遠處的客房走去。 “知命,我們很久沒有切磋了”落星辰走后,劍二開口,平靜道。 沐千殤聞言,神色也正經下來,他們的劍,都已快要到達極限,證得唯一之劍,方才能更上一層樓。 寧辰看著杯中漂浮的茶葉,強行壓下魔者本能的戰意,許久,淡淡一笑,輕聲道,“刀劍無眼,此事日后再說吧” 劍二沉默,知命侯善戰卻......


    上八章提要:...道” 音兒搖了搖頭,道,“自從這一次寧大哥把我帶出鑄劍山莊后就這樣了,反正我也沒有事做,帶上就帶上唄,其實,寧大哥對我挺好的” “呵” 席飄絮淡淡一笑,真看不出來,這個不管傳說還是現實都滿手血腥的知命侯,還是一個憐香惜玉之人。 “音兒,你們是怎么認識的?”席飄絮再次問道。 音兒想了想,道,“四年前,赤練魔把我從鑄劍山莊掠走,是寧大哥和白姐姐救的我,我們就這么認識了” 席飄絮聞言,眸子微微瞇起,四年前,赤練魔憑空現于中州,但是同一時間出現的,還有另一個魔,最后......


    上九章提要:...,紅色翎羽匯聚,化作一口通體血紅的劍,一劍揮斬,擋下離火白扇。 劍光激蕩,宛如鏡像的兩人,再次啟戰,一招一式,同處一源,卻又不盡相同。 同一時間,樊星紅腳下一跺,刀隨身行,極快的刀,迅速掠過,宛如風中飄柳,難以明辨。 刀,劍,扇鏗然交鋒,砰然一聲,余波四蕩,三人同退半步,寧辰心知自身功體難以穩定,絲毫不戀戰,腳踏水光,抽身便退。 “想走,癡妄”朱雀身影閃過,劍鋒一轉,封鎖水光殘影,招招如若先知,困鎖敵身。 交鋒三招,寧辰便感身上壓力倍增,招式施展間,處處受制。 ......


    上十章提要:...是亂上添亂,而且,寧辰這一具分身,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兩人碰在一起,非打起來不可。 就在兩人交談時,文軒宮外,一位侍衛快步走來,半跪于前,恭敬道,“啟稟軍師,盟尊有請” “知道了,先下去吧” “是” 不多時,寧辰走出行宮,朝著另一邊的議事殿走去。 身后,音兒像小尾巴一般跟在后面,雖然嘴上說不想和某人在一起,但是,還在跟來了。 議事殿內,趙流蘇靜候,看著寧辰身后的小姑娘,眉頭先是一皺,很快又掩飾下去。 “軍師,戰況有了進展,另外,其他三域派了新的頂峰強者過來,這兩天應該就會到達”趙流蘇開口道。 寧辰拿起東線送來的戰報,一封又一封看過,旋即抬起頭,問道,“派來的強者都是什么人?” “三域各來了一位人間至尊,不過” 說到這里,趙流蘇話鋒一轉,猶豫了一下,繼續道,“西佛故土來的至尊,剛邁入圓滿境不久,然而,此人性格似乎有些問題,如今是五域聯盟的關鍵時期,若是這些人有什么冒犯之處,還請軍師能多擔待” 寧辰聞言,眸子微微瞇起,一位新晉至尊,竟能讓身為五域盟尊的趙流蘇特意叮囑,看起來,西佛故土來的這位,著實不是易于之輩。 與此同......


展開+

    星域霧海,西仙界,六百載后再現人間,一道道身影掠至,步入其中。

    浩瀚異常的仙界,入眼,一片蒼涼和廣漠,歲月的氣息,撲面而來,讓人心生感慨。

    來自不同大星的強者們現身,旋即默契地避開,暫時沒有直接利益沖突時,沒有人想彼此樹敵。

    齊桓四人也來了,墨門四子方一出現,便引得不少人的注意,墨主的強大,眾多周知,墨門自然也就成為眾多強者關注的對象。

    “分頭去尋,有發現秘法示警”四人之中,黃衣的男子開口道。

    “是”

    齊桓與另外兩人點頭應下。

    四人分開,各自朝著一個方向掠去。

    “墨門四子,趣味”

    帶著小男孩的麻衣老者現身,看著分頭而行的四人,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看懂的笑容。

    不多時,遠方鸞駕隆隆,霞光遮日,強大的威壓,降臨仙域。

    入眼,五位氣質不凡的女子立身鸞駕中,每一位都有大圓滿以上的修為,其中兩人,甚至已入踏仙。

    驚人的景象,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面露震撼。

    “這不是紅鸞星域的傳承”

    陌生的氣息,陌生的面孔,前所未見,亦從未聽說,眾人強壓心中的震驚,尋找仙緣的腳步,更快數分。

    連他域的傳承都派人前來,此次西仙界開啟,恐怕將會引起一場可怕的腥風血雨。

    半日后,虛空卷動,綾羅真和寧辰現身,再次引起不少人注意,墨門六子一同出現,當真是極為少見的情況。

    “六子齊至,看來,墨星之主對于仙劍是志在必得”一位至尊境男子看著遠方的兩人,開口道。

    “沒有那么容易,先不說仙劍是否能尋到,就算尋到,有這么多頂上強者存在,墨門想要奪取仙劍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旁邊,另一位人間至尊應道。

    “至少,墨門是最有希望的傳承,墨門老八、老三、老五都是踏仙境的強者,加上其他三人,幾乎不可阻擋”先前說話之人繼續道。

    “靜觀其變吧,我有感覺,此次仙劍之爭,將會前所未有的慘烈”

    轟!

    就在兩人交談時,遠方天地隆隆震動,大戰之聲傳來,余波震蕩,片片虛空塌陷,不斷蔓延。

    仙源!

    難以掩飾的靈氣波動,如此濃郁,離得最近的一批人面露震驚,立刻趕了過去。

    正要朝相反方向離開的寧辰眸子一凝,停下腳步。

    沒有猶豫,寧辰牽過音兒,迅速朝著朝著仙源出世的地方掠去。

    “九師弟”

    綾羅真一驚,喚道。

    疾馳的黑衣,沒有停下,身形一閃而過,速度之快,數息間超過所有人,疾速掠向大戰中心。

    戰局,一位霞衣女子和一位老嫗激烈交手,老嫗氣息,已臻大圓滿境界,而霞衣的女子同樣不弱,身舞宛如飛仙,嬌媚的容顏,更是惹人注意。

    兩人不遠處,沉浮的石陣轉動,其中,小山一般的仙源散發著驚人的靈氣,足有數千枚之多,隱約間,法則之力震蕩,逼人成狂。

    石陣外,仙源之爭,越趨白熱,余波所至,空間不斷塌落,消弭無形。

    驚見這一刻,黑衣過,一劍破石陣,翻掌收向仙源。

    “放肆!”

    老嫗和霞衣女子神色都是一變,掌凝浩元,攔向前者。

    然而,黑衣如幻,奇步踏轉,瞬息閃過兩人攻勢,揮手收過所有仙源。

    突來的變數,老嫗和霞衣女子心中怒氣難抑,二話不說,出手攻向眼前黑衣年輕人。

    鏗然劇震,劍鋒擋雙強,身影借勢退出數丈,絲毫不戀戰,踏步欲退。

    突然,后方一道雄渾掌力拍來,擋去后路。

    寧辰回首,揮劍震散掌勁,看著現身的戰局綠衣女子,深邃的雙眸不見絲毫變化。

    “交回仙源,饒你不死”綠衣女子冷聲道。

    “來”

    三人包圍,寧辰橫劍于前,淡淡道,“仙源便在我手中,有本事便來奪”

    猖狂的言語,冷酷而又囂張,在這弱肉強食的仙界,唯有勝者為王,沒有規則,魔亦無需再掩飾自己的本性。

    音兒雙手抱著前者左手,退后半步,躲在其身后,乖巧的不言一語。

    面對挑釁,三人怒火更盛,踏步縱身,聯手攻上。

    三人招至,寧辰手中太始揮轉,首先太陽真經武學,頃刻間,極陽之力極轉激發,浩蕩陽力,蘊劍而出。

    轟然一聲,三人同退,極陽入體,氣血一陣翻涌。

    “太弱”

    不動如山的魔,眸中嘲諷絲毫不掩飾,劍鋒冷然,宣示魔者之狂。

    短暫的對峙,一位位強者趕至,靜觀戰局。

    清晰的局勢,三對一,無需猜測,便能明白立場之別。

    戰局再開之際,遠方,一道氣息極為強大的白衣倩影邁步走來,數步后,掠至戰局,看到兩位同門,平靜道,“怎么回事”

    “師姐,仙源被他奪走了”霞衣女子美麗的容顏上怒色難掩,道。

    白衣女子柳眉輕皺,看向眼前黑衣年輕人,一語未言,身影閃過,纖手化天羅,扣向后者琵琶骨。

    “靈虛星域之人,你們越界了”

    就在這一刻,銀發飄舞,現身戰局,太陰撼天羅,砰然一掌,擋下白衣女子。

    “墨門第八子,名不虛傳”白衣女子身退,淡淡道。

    “過譽”綾羅真平靜道。

    “彩凝,碧瑤,走了”白衣女子開口吩咐了一句,轉身離去。

    兩位女子聞言,不甘地看了一眼前方黑衣年輕人,旋即邁步跟了上去。

    不遠處,圍觀的眾位強者再見到綾羅真插手,心中都是一嘆,雖不愿,也只能離去。

    一位踏仙虛境后期的強者,在這仙界中,幾乎無人可敵,為了幾塊仙源得罪這樣的強者,得不償失。

    “師弟,我們也走吧”綾羅真開口道。

    寧辰點頭,揮手收起劍鋒,牽著小丫頭跟了上去。

    “寧辰,剛才那個姐姐,你現在打得過嗎?”行路上,音兒搖了搖大手,小聲道。

    “打不過”寧辰誠實道。

    “那綾羅姐姐來不及出手怎么辦,你的身份,不能被別人知道的”音兒有些小生氣,道。

    “跑”

    寧辰理所當然道。

    “……”

    音兒一聽,差別沒被噎死,想了想,掙脫大手,跑到前面,牽過銀發女子,嬌聲道,“綾羅姐姐,這里的人都好兇,寧辰他修為太低,打不過他們,你保護我們好不好?”

    綾羅真神色怔了一下,有些不習慣,不過,還是輕輕點了點頭,應下。

    音兒見狀,展顏一笑,漂亮的小臉,更顯可愛。

    看到小丫頭純真的笑容,綾羅真略顯清冷的臉色也緩和許多。

    陪著女子走了一段路程,音兒不露聲色地又跑到后面,重新牽過大手。

    “這回不怕了”音兒抬頭,嘻嘻一笑,小聲道。

    寧辰揉了揉小丫頭的頭發,神色平靜,什么也沒說。

    這丫頭,越學越鬼精了。

    就在三人尋找仙劍蹤跡時,相反的方向,兩道身影并肩而行,廣寒裙的女子和紅衣的男子,郎才女貌,看上去如此登對。

    突然,前方大地一陣隆動,一道道箭光從地下沖出,掠向兩人。

    紅衣男子凝眸,右手一揮,一口墨黑的劍顯化,一劍揮斬,千百箭光應聲崩碎。

    箭光碎,大地隆動仍不止,轉瞬后,又是數以千百計的箭光破空而出,逼魂奪命。

    危機之刻,紅衣男子帶過身邊女子,極速退出,避開劍光,旋即一劍入地,劍流縱橫,千丈大地崩潰陷落。

    塵浪中,一架銹跡斑駁的古老戰車顯化而出,龐大的金屬車身,散發著森森寒意,讓人直感背后發涼。

    戰車極為高大,長寬足有數丈,通體青銹,小山一般的車身上,刻有無數符文,幽幽光華若隱若現,不斷吸收著周圍天地之力。

    “青銅戰車”紅鸞王女眸子瞇起,緩緩道。

    “呵呵,此物不錯,吾老人家要了”

    這一刻,虛空之中,蒼老的笑聲響起,一位麻衣老者帶著一位小男孩走出,伸手探向青龍戰車。

    “殘紅”

    一聲輕語,紅衣瞬動,極快的劍,極快的影,一劍染朱紅。

    刺啦一聲,衣帛裂開,老者伸出的手臂,鮮血涌出,灑落大地之上。

    “哦?吾倒是小看你們了”

    麻衣老者神色沉下,身影動,干枯的手掌攜萬鈞之力砰然拍出。

    紅衣揮劍,砰然一聲,硬撼萬鈞之掌。

    掌劍相碰,各退半步,紅衣手中劍勢再轉,身后鳳凰顯化,劍動,風云亂。

    鳳凰極速,無影無跡,劍劍催命。

    麻衣老者擋一劍,中一劍,掌勢沉如山墜,再度拍落。

    然而,紅衣瞬時抽劍退出,避開掌力。

    “難纏的小子”

    眼見對手不凡,麻衣老者冷聲一笑,掌勢突然一轉,拍向不遠處的女子。

    女子傾危,紅衣男子神色卻是不見絲毫慌亂,嘴角的嘲諷,清晰可見。

    “鬼奴,逃出紅鸞王境后,就不記得主人的模樣了嗎?”

    掌力臨身,紅鸞王女淡淡說了一句,抬手定風云,旋即一掌拍向老者胸口,映出滿目血花。

    “紅鸞王室”

    麻衣老者悶哼一聲,眸中盡是驚駭,不敢再多留,帶過身邊的小男孩迅速退去。


我當然知道您好書看過太多啦《大夏王侯》之 第六百二十一章 紅鸞王室如果讓您打分您覺得以您閱讀無數的經驗來看這能打到幾分呢 《大夏王侯》之 第六百二十一章 紅鸞王室這入木三分的人物刻畫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咱們小有名氣的寫手一夕煙雨是不是應該好好支持一下人家呢當然別忘記支持正版嘿嘿!



    下一章預覽:...可以想象,此人生前是何等的強大,方才能以殘魂之軀撐持至今。 此外,鳳身的變化同樣著實奇怪之人,先前在曉月長安酒樓中,他便從紅鸞臉上的劍傷感覺到了一絲不對之處,以鳳身性格,絕不會對一個無辜的女子下此毒手。 思考間,戰局外,一位身著麻布衣衫的年輕人牽著小男孩出現,靜觀戰局,陰鷙的面孔上不時閃過點點冷意。 眾強至,王座之前,戰局越趨激烈,數十位大圓滿之上的強者聯手,逆行伐仙,雄渾氣勁,浩蕩整個仙宮。 銀甲將軍,戰戟在手,一人當關,萬夫莫開,強如踏仙,難越天關。 就在大戰......


    下二章預覽:...半個時辰后,竹林小屋中,寧辰從第三峰采來大藥,用真元化開藥力,為小丫頭調理身體。 音兒坐在床上,大眼巴巴地看著眼前之人,道,“寧辰,我的劍斷了” 床邊,寧辰靜坐,將藥汁一勺勺喂入前者口中,聽到小丫頭的話,平靜道,“斷了便斷了,再鑄一把便是” “哦” 音兒應了一聲,想了想,道,“剛才你不在的時候,那個紫衣侯又來了,和墨主打了一架” 寧辰聞言,拿勺子的手頓住,抬頭問道,“他竟然沒死?最后結果怎樣”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我去后山了,沒有看到”音兒回答道。 寧辰頷首,沒有再問,繼續給小丫頭喂藥。 紫衣侯沒有死在西仙界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不過,墨主的實力明顯要高出前者不少,這一次的結果,和百年前不會有太大差別。 寄語峰上,墨主閉目沉思,就在這時,虛空卷動,一尊白色紗幔的轎子出現,強大的氣息,壓的周圍空間都劇烈震顫起來。 墨主睜開雙眼,看著轎中的身影,緩緩道,“是你” “許久不見,墨主,別來無恙”轎中,女子開口,平靜道。 “你來,何事?”墨主道。 “紅鸞即將大婚,吾來,是為了給墨主送上請帖”女子揮手,一道紅色流光掠出,飛......


    下三章預覽:...一些氣度,我想,這個差距,此生都很難彌補了” 莫少哀笑了笑,沒有多做評論,轉換話題,道,“不再說這些,對了,有一件事,吾一直很感興趣,就是不知該不該問” “樓主盡言無妨”寧辰應道。 莫少哀拿起酒杯,朝前者敬酒道,“在本樓主的認知中,魔,都是殺戮的象征,能像寧兄一般努力克制本性的魔,著實見所未見,吾能問,為什么嗎?” “樓主的認識并沒有錯,我與其他的魔沒有絲毫不同,在樓主不知道地方,我所造下的殺業也許比任何人都多,只是,我有一件必須做完之事,所以,不得不按照人類定下的規則......


    下四章預覽:...,同立頂峰,最后一劍,唯一相見。 “平手” 觀戰眾人眼中閃過凝色,道。 “承讓了” 魔身平靜地說了一句,旋即轉身離去。 戰局之外,音兒見狀,小手從紅鸞手中松開,小跑跟了上去。 “真是一場讓人嘆為觀止的劍上之爭”眼見戰斗結束,金曦皇主感慨道。 “可惜,未分是勝負” 曉月樓主面露微笑,道。 “再戰下去便分生死,氣氛不對了”金曦皇主開口應道。 曉月樓主淡淡一笑,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道,“紅鸞,我們也走吧” “恩” 紅鸞頷首道。 ......


    下五章預覽:...“只有這樣的本事也敢狂言,紅鸞王境盡是你這等虛偽之人嗎?” 紅鸞四祖臉色陰沉,一步踏出,浩掌索命而至。 就在這一刻,高坐之前,紅鸞二祖身子突然一震,回過神,喝道,“老四,神境出事了,不要在此糾纏,立刻回去” 說完,座錢四人身影閃過,從大殿之中消失。 紅鸞四祖聞言,神色一凝,收招踏步,沒有猶豫,迅速跟了上去。 “音兒,在這等著,不要亂跑” 話聲落,知命身動,同樣從大殿消失不見。 “追” 紅鸞境王沉聲一喝,縱身掠出大殿,追逐前者氣息而去。 王宮......


    下六章預覽:...白琴頷首,想了想,道,“還有一事,同樣不太尋常” “何事?”金熙皇主道。 “墨門第九子似乎與那位魔是舊識,尤其在提起當初戰死的那位女子時,墨門第九子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氣,非是作偽”白琴回稟道。 “哦?” 金熙皇主聞言,臉上升起一抹異色,這倒是一件值得注意之事。 思考片刻,金熙皇主看向下方之人,開口道,“朕會留意,你先回去休息,誅魔一事,暫且不用掛心” “是” 白琴恭敬領命,轉身退去。 白琴離開,金熙皇主雙目看向殿外,眸中光華閃過,墨門派來了最不該來的人,不過,他倒是想看看,這位讓紅鸞王境吃了大虧的墨門第九子究竟還有多少能為。 金熙皇城,街道之上,寧辰帶著音兒走來,錯身而過的行人,誰都沒有在意這再普通不過的兩人。 “寧辰,你是懷疑金熙皇主嗎?”音兒不解道。 “懷疑還說不上” 寧辰搖頭,道,“金熙皇主這是既是消息的源頭,不論此事是否與其有關,都需要驗證一番,另外,想必再過不久,子衣便會來了” “為什么” 音兒面露疑惑,道,“這里是金熙皇城啊,有金熙皇主在,他過來不是送死嗎?” “魔性” 寧辰輕輕......


    下七章預覽:... 凜冽的寒風,刺骨異常,金熙皇朝幅員遼闊,春秋鼎盛,或許也只有白雪皚皚的極北之地,才是皇朝盡頭。 “師姐,逃不掉了,出手吧” 看著來自四方的追兵,紫衣侯神色沉重道。 “不可以,我們一出手,金熙皇主立刻就能認出我們的身份,一旦金熙皇主也出手,就真的麻煩了”綠蘿否決道。 寧辰停步,眸光靜默,將背上的子衣交給了前者,平靜道,“我來吧,四師姐和七師兄先帶子衣和音兒走” “不行,你的傷勢還沒好,獨自留下等于找死”綠蘿直接否決道。 “現在只有這個辦法,師姐和師兄的身份......


    下八章預覽:...走去。 “嗯” 綠蘿頷首,將還沒有來得及全部打開的藥草一一收好,準備離開。 項淵看向綠蘿,道,“為兄去辦一件事,你們先走,很快吾便會去與你們匯合” 綠蘿聞言,眸子微凝,道,“小心一點” “放心” 說完,項淵腳步一踏,邁步虛空中,消失不見。 綠蘿收拾完藥草,起身看了一眼旁邊的紫川,道,“走了” 紫衣侯點頭,邁步跟了上去。 “寧辰,我們要去哪里”路上,音兒疑惑道。 “離開金熙星,東王能這么快尋到我們,我們再換其他地方也是徒然,離開此星才是......


    下九章預覽:...劍光沖天而起。 “本王不只有一口劍” 青紅現鋒,沙劍盤繞,三劍同天,寰宇變色。 “三劍齊天,生死同契” 三劍盤旋,化為巨大的劍流風暴,不斷擴散,撞上世間完美之劍。 但聞一聲驚天動地的大碰撞,雙極急劇吞噬,恐怖的余波蕩開,整個天府圣地上空瞬間化為黑色虛無,吞沒一切光華。 三劍落下,回歸劍架,另一邊,聽天闕也從天而落,鏗然插在了大地之上。 “平手?” 戰局外,席木槿眸子瞇起,道。 “不” 輪椅上,朝天曦緩緩起身,看著戰局,道,“勝負已分”......


    下十章預覽:...見絲毫懼色,纖手起落,天驚地顫。 灑落的血花,是敵人戰敗的鮮紅印記,火焰領域大片大片崩塌,天語之能,人間莫敵。 “四象天引” 戰至關鍵,天語翻手凝神印,借相為力,四象神明威嚴現世,咆哮聲中,龍騰出海,朱雀焚天,襲向金熙帝王。 另一邊,墨主周身同現神明,白虎銳爪裂天,玄武沉山斷海,無與倫比的威勢,壓向前者。 四象出現,戰局立刻再度發生變化,避無可避,雙強再度染紅。 “仙術,日月凌天” 余波沖擊,墨主退出數步,穩住身形,抬手,黑月白日顯化天際,一股亙古太初的法則之力降臨,凌駕九天。 “天生日月,日月何以凌天” 話聲中,天語者翻掌震散日月,纖手落紅,卻如若不知,蓮步踏過,瞬息來至前者身前。 怦然一掌,鮮血溢流,墨主身子滑出,連退十數步。 這一瞬間,后方,金熙皇主掌力來至,雄渾霸道,威勢驚人。 “退下” 天語者眸子一冷,輕喝一聲,周身真氣震蕩,怦然震飛身后之人。 再受重創,金熙皇主踉蹌數步,口嘔朱紅。 難以置信的存在,同為實境巔峰,卻是無可匹敵的強大。 立身天地,何以對抗天地,開眼的人間天語者,一......


    本章精要    星域霧海,西仙界,六百載后再現人間,一道道身影掠至,步入其中。

        浩瀚異常的仙界,入眼,一片蒼涼和廣漠,歲月的氣息,撲面而來,讓人心生感慨。

        來自不同大星的強者們現身,旋即默契地避開,暫時沒有直接利益沖突時,沒有人想彼此樹敵。

        齊桓四人也來了,墨門四子方一出現,便引得不少人的注意,墨主的強大,眾多周知,墨門自然也就成為眾多強者關注的對象。

        “分頭去尋,有發現秘法示警”四人之中,黃衣的男子開口道。

        “是”

        齊桓與另外兩人點頭應下。

        四人分開,各自朝著一個方向掠去。

        “墨門四子,趣味”

        帶著小男孩的麻衣老者現身,看著分頭而行的四人,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看懂的笑容。

        不多時,遠方鸞駕隆隆,霞光遮日,強大的威壓,降臨仙域。

        入眼,五位氣質不凡的女子立身鸞駕中,每一位都有大圓滿以上的修為,其中兩人,甚至已入踏仙。

        驚人的景象,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面露震撼。

        “這不是紅鸞星域的傳承”

        陌生的氣息,陌生的面孔,前所未見,亦從未聽說,眾人強壓心中的震驚,尋找仙緣的腳步,更快數分。

        連他域的傳承都派人前來,此次西仙界開啟,恐怕將會引起一場可怕的腥風血雨。

        半日后,虛空卷動,綾羅真和寧辰現身,再次引起不少人注意,墨門六子一同出現,當真是極為少見的情況。

        “六子齊至,看來,墨星之主對于仙劍是志在必得”一位至尊境男子看著遠方的兩人,開口道。

        “沒有那么容易,先不說仙劍是否能尋到,就算尋到,有這么多頂上強者存在,墨門想要奪取仙劍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旁邊,另一位人間至尊應道。

        “至少,墨門是最有希望的傳承,墨門老八、老三、老五都是踏仙境的強者,加上其他三人,幾乎不可阻擋”先前說話之人繼續道。

        “靜觀其變吧,我有感覺,此次仙劍之爭,將會前所未有的慘烈”

        轟!

        就在兩人交談時,遠方天地隆隆震動,大戰之聲傳來,余波震蕩,片片虛空塌陷,不斷蔓延。

        仙源!

        難以掩飾的靈氣波動,如此濃郁,離得最近的一批人面露震驚,立刻趕了過去。

        正要朝相反方向離開的寧辰眸子一凝,停下腳步。

        沒有猶豫,寧辰牽過音兒,迅速朝著朝著仙源出世的地方掠去。

        “九師弟”

        綾羅真一驚,喚道。

        疾馳的黑衣,沒有停下,身形一閃而過,速度之快,數息間超過所有人,疾速掠向大戰中心。

        戰局,一位霞衣女子和一位老嫗激烈交手,老嫗氣息,已臻大圓滿境界,而霞衣的女子同樣不弱,身舞宛如飛仙


展開+
展開+
  • 劍修行錄

    劍修行錄最新章節

        現代凡女被仙劍劫持到異界,卷入仙魔紛爭,浮世洪流。結緣、結怨、結宿命悲歡。行路迢迢,唯愿凌層云一渺,俯仰寰宇:劍道、人間道、我心之道!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劍修行錄》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您要是覺得《<strong>劍修行錄</strong>》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微信里的朋友推薦哦!

  • 逆世盛寵:鬼王的特工毒妃

    逆世盛寵:鬼王的特工毒妃最新章節

        一朝重生,華夏醫學天才秒變廢柴無鹽女,玄獸靈寶在手,逆天醫學絕學,人人鄙夷不屑的廢柴,亮瞎你們的眼睛,可任她聰明絕頂,卻無法擺脫邪魅俊美,殺伐果決的他,萬人敬仰的鬼王。

  • 仙侶養成計劃

    仙侶養成計劃最新章節

        【選型之作,三卷之后找到屬于自己真正的仙俠風,屬于洽洽的定型之作!】————————————————————————————————————
        —這是一個現代世界毀滅,輪回的傳奇,這是一個從洪荒遠古走出,回歸現實的故事!
        一這是一場滅世輪回的奇幻修真,一段旖旎撲火的傾世之戀!
        —秦風行事風格:”為什么這么做?沒有為什么,只因為我覺得,我應該這么做!“————————————————————————————————————
        內容簡要:前三卷屬于都市情節,三卷之后開始奇幻修真,扣人心弦的故事,將越來越精彩!
        —————非后宮、非種馬,重情重義!

  • 都市之最強重生

    都市之最強重生最新章節

        一代天尊重回都市,這次他要活出不一樣的人生,打臉裝逼踩小人。

  • 惡魔總裁霸道妻

    惡魔總裁霸道妻最新章節

        夜家豪門,錢財無數。夜亦墨和夜一這對兄妹是夜家奶奶的掌上明珠,然而在美國的一次意外車禍中,夜一不幸喪生。妹妹的突然離去讓夜氏繼承人夜亦墨悲痛萬分,同時更擔心的是年邁的奶奶承受不住最愛的小孫女已經不在的事實。為了不讓老人最后的時光在悲痛中度過,夜亦墨決定在美國找一個酷似夜一的華裔女孩,瞞天過海。

  • 盛世謀臣:帝女無雙

    盛世謀臣:帝女無雙最新章節

        一個從小被保護在離宮的嬌養公主,不懂經濟,更加不懂政治,就別說帝王術了,死了一個小宮女也要哭哭啼啼十萬個為什么,為嘛非要這樣的她成為一代女帝?一個貴族之后,天生一副前男友的暖男臉,有修養有才能,還是別人的好哥哥,進一步造反做皇帝,退一步逍遙桃花源,為嘛非要幫助這個扶不起來的小阿斗?起初是為了責任,后來才知道,愛是塵土,卻在滄海桑田之后變成了山。

  • 傲嬌帝少,寵翻天!

    傲嬌帝少,寵翻天!最新章節

        容錦初有一個秘密,即便相隔千里,他都能聽到米酥的聲音。

  • 丑顏傾城:皇上,寵上身

    丑顏傾城:皇上,寵上身最新章節

        前世她潛心醫學,少年名動天下。而今,她出身微賤,謹小慎微。為了保護生身母親,六歲不得已自毀容顏,從此相貌丑陋。原以為此生注定蹉跎,然而,卻遇到了他,那個默默寵愛她的男人。卸下偽裝,他和她青梅竹馬,同窗共讀,攜手君臨天下

  • 三無丫鬟上位記

    三無丫鬟上位記最新章節

        身為現代高企主管的丹珠,一朝穿了不知名的年代,從此過上了倒霉悲催的穿越生活。穿在一個有仇家的小孤女身上就算了,被仇家奪命連環殺也算了,可是被恩人要挾李代桃僵替嫁給一個快進棺材的老頭子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逃出了這個火坑,轉眼她又掉入了另外一個水坑。而那個腹黑的大尾巴狼葉瑾,正是這個水坑,還是個深不見底的。

  • 職場獵手

    職場獵手最新章節

        職場上,要么成為獵手,要么成為獵物。笙歌日暮能留客,醉殺長安輕薄兒。公司之花、玉女碩士、冷艷大小姐、絕美女主播、火辣女上司……應接不暇卻有暇,只有劍如影,笑如故。

  • 乖嫩嬌妻吻不夠

    乖嫩嬌妻吻不夠最新章節

        他看上她的乖巧懂事才與她結婚,婚后她果然是乖透了……

  • 愛如魔咒

    愛如魔咒最新章節

        "傳說在卡納大陸上,只要發生戰爭,就會有一個異類誕生。那火紅色的身影從爆炸的火焰中沖出,將翼族納入懷中。莫名其妙的重生,來到了異世大陸,莫名的被定為異類,為了種族,開始了不斷的征途。血紅的雙眼中只有翼族的身影,就如同現在,斷翼的童離被魔王溫柔的擁著,仿佛世間只有深擁的兩人,眼中的光輝只會留給凝視著的彼此。"rn

  • 刺客皇后,皇上你別躲

    刺客皇后,皇上你別躲最新章節

        一個是心懷天下的王爺,一個是只想浪跡江湖的敵國武器,她不愿變為怪物,世人卻都要將她逼為怪物,一次次的欺騙,終于將她逼入死地,她們兵刃相見,帶著你死我亡的信念,卻在天下安定以后,死死拉住她,死也要將她扣在身邊。

  • 夫君還是舊的好

    夫君還是舊的好最新章節

        秦荇做了六年吃不飽飯的端王世子妃,臨死她才知道自己引以為傲的孝悌恭順不過是場笑話,所有虛情假意原都只為她父兄的赫赫戰功而已。她提劍殺婆母,殞命于端王府門前,大雪中竟還有一人舍身護在她身前為她擋劍再睜眼回到命運轉折的年齡,她決意恣意而活,救父兄,報大仇,尋恩人。可兜兜轉轉,當恩人轉身,怎么還是舊時夫婿?秦荇有點懵

最多閱讀: 九龍天棺 麻衣鬼相 圣墟 一念永恒 凌霄之上 元尊 全職法師 牧神記 參天 修真聊天群

免費無彈窗:網游之戰靈天下無彈窗嬌妻歸來:總裁寵妻如命無彈窗霧都古鎮無彈窗毒寵萌妻:總裁良心不會痛無彈窗

全文閱讀:奇俠系統全文閱讀三國之絕世名將全文閱讀入骨囚寵:甜妻不準逃全文閱讀劍蕩風云錄全文閱讀都市至尊仙醫全文閱讀腹黑萌寶:爹地,媽咪要逃婚全文閱讀最強狂暴系統全文閱讀海晨的青春驛全文閱讀怦然心動:我的異裝男友全文閱讀修真風聞錄全文閱讀

大夏王侯最新章節- 大夏王侯全文閱讀- 大夏王侯txt下載- 大夏王侯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歷史軍事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六百二十一章 紅鸞王室】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大夏王侯】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大夏王侯》書迷評論

真人游戏集锦